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4-18 06:46   阅读:44   评论:0

往事,不堪回首(散文)

一直以来,我都执拗地认为,柳老师和胡老师的死,与我是有着某种内在关联的。尤其是成年后,这种负疚感更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总是想:如果当初不是因为我,或许今天,他们应该各自过着另外一种生活吧?然而,过去了的毕竟已经过去,无论你有千般的悔意,万般的无奈,逝去的生命是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那一年我十二岁,读小学四年级。我的班主任胡志刚老师,是我们大队三队人。他二十刚出头,高高的个子,人很精瘦,一张有些黝黑的脸上,时常挂着微笑。他很腼腆,一说话,脸上总会现出红晕。胡老师既是班主任,又是语文老师。说实话,我们全班同学都很喜欢听他的讲课。每次上课,他都讲得绘声绘色,有条不紊。同学们都听得聚精会神,目不转睛。

一直以来,我的语文成绩在班级都是名列前茅,尤其是我写的作文,每次胡老师都要在班上作为范文念给大家听。胡老师对我很器重,为此我有些沾沾自喜,心里也对胡老师有一种感激之情。

一天下午,下第一节语文课的时候,同学们都鸭子浮水似的,纷纷跑出教室,唯独我一个人坐在课桌前看娃娃书。胡老师突然来到我的身边,把一个白色的信封放在我的桌子上,轻声对我说:“林子,帮我把这东西交给柳老师一下,别跟其他同学讲。”我听话地点了点头。二话没说拿起信封,往二年级跑去。我见柳老师正站在教室门口,望着操场上几个踢毽子的女同学在出神。我什么也没有说,把信封往她怀里一塞,没等她回过神来,就跑回了教室。

柳老师是二年级的数学老师,十八九岁的样子。人生得漂亮极了:一张瓜子脸,白皙晳的。一双杏仁眼,总是含着微微的笑意。乌黑亮丽的头发上,总是别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穿着一身得体好看的白底带蓝的运动服。走起路来,步履轻盈,像是一只快乐的蝴蝶儿在忽闪忽闪着。我们班的同学,不管男生还是女生,私下里都称柳老师是“红蝴蝶”。

到了下第三节课的时候,我刚一出教室门,柳老师就向我轻轻地招了一下手,我心领神会,连厕所也没去,就跑到柳老师身边。柳老师从怀里掏出一张用白纸折叠成的呈长方形、四角方正的纸笺来,递给我,说道:“给胡老师!”我猜想,一定是柳老师给胡老师的回信吧?我一转身,跑进了教室。胡老师接过我递给他的信笺,脍上露出一片欣喜来。他急不可待地打开,在教室角边站立,看了起来。随后,他便把信笺折叠起来,放进了口袋。

一连几天,我都承担着胡老师和柳老师之间的信使职责,为他们鸿雁传书。但是心里始终有一个疑惑,我弄不明白:胡老师和柳老师都在同一个办公室办公,他们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清呢?还非要我这个局外人来掺和?虽然说胡老师是个腼腆的人,但也不至于要这样吧!

大约一个礼拜后,胡老师和柳老师便没有再让我传递书信了。我也歇了口气。若无其事地和以往一样,照常上课,下课,看娃娃书,上厕所,上学,放学,回家……

但胡老师和柳老师在一起说话的时间明显多了。放学后,我还经常看到胡老师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老远后,送柳老师到她住的地方去。


柳老师名叫柳桃红,是武汉市人。两年前,她和十多名男女知识青年一起,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到了我们大队。为此,大队专门在位于一队段面的通顺河的河堤上,建了一排十五六间青砖红瓦、玻璃门窗的知青房。这排房子独自坐落在堤面上,坐北朝南,四周是茂密的竹林,郁郁葱葱。风一吹,飒飒作响。房子的北边是贯穿全县的通顺河,放眼望去,一汪清澈见底的河水,缥缥缈缈,向东缓缓流淌。房子前面,是一个几百亩大的水塘。这个水塘是清朝光绪年间通顺河决堤时被洪水冲击而成。水塘四周长满了水杉、杨树和柳树,一片浓荫。这个水塘里养着许多优质渔。知青们来后,又开始用河蚌在水塘养殖珍珠了。

柳桃红是高中生,在知青点和大家一起养渔养珍珠,很是得心应手,深受大队干部的喜爱。九月份学校开学的时候,二年级的吴琴老师出嫁了,大队便把柳桃红安排到了学校,做了一名老师。虽然在学校教书,但柳老师却依然住在知青房。自从胡老师和她相好后,无论晴天下雨,胡老师总是要把她送到知青点后才回到自己的家。可以看出,一对年轻人,对彼此都充满了一种纯真和美好的情愫。

那时候学校有个规定,每逢星期四的下午都要放半天假。放假后,同学们都纷纷往家里跑,但也有同学回家吃过饭后,又跑到学校操场上,在砖砌的乒乓球桌上打乒乓球。有的则在打篮球。玩得很惬意。我是一个乒乓球迷,吃过午饭后早早地跑来了。我看到胡老师推着自行车,车后衣架上用一条小麻绳绑着一叠被子和衣服,柳老师肩上挎着一个军绿色的挎包。看样子,胡老师是帮柳老师搬行李了,柳老师要住到学校里了。

学校办公室东边不远处,有几间空房子,平时是没人住的。因为老师都是本大队的,离家不远,去来方便,所以,这几间房子,一直闲置在那里。柳老师搬来后,把房子的门窗玻璃用水擦过好几遍,洁净如新。地上的落叶杂草也打扫得干干净净。胡老师经常备课改作业到很晚,有时候干脆和柳老师一起吃晚饭。校园里有一片空地,以前一直长满了杂草。星期天的时候,胡老师从家里搬来了镢头、铁锹和钉耙,带来了几撂种子,和柳老师忙活了半天,把地整得平平整整,撒上了各类种子。胡老师还从家里背来了豌豆、大米、红薯等,送给柳老师。两人情投意合,有说有笑,人看了,都羡慕得要死。我们的数学老师刘华山总是跟胡老师开玩笑说:“胡老师,你捡了一个大漏了哦!要好好珍惜哦!”


胡老师和柳老师的爱情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了。学校的老师和大队的群众都觉得他们的爱情最完美不过的了。因为胡老师是那时候最大队红的人:他的父亲是抗美援朝退伍老战士,虽然一只眼睛失明了,但享受国家伤残军人待遇,条件比一般家庭要好得多,而且他们家世代务农,是光荣的贫下中农家庭。而柳老师的父母亲,都是城市的普通工人,思想觉悟高,当上级号召广大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指示一下,他们便积极主动地让儿子和女儿报了名,临出发前,他们还一再叮嘱女儿桃红,到了农村,要虚心向劳动人民学习,向贫下中农靠拢,做一个政治合格,思想上进的好青年,桃红都一一牢记在了心上。

可以说,胡老师和柳老师的爱情,堪称完美。在夜色朦胧的月光下,在微风吹拂的晨曦中,时常看得见他们肩并肩,手挽手的身影。甜蜜的爱情带给他们对未来无尽的憧憬……

然而,事情却并未朝他们所期待的方向发展。胡老师的家就在学校后面三四百米远的地方。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到学校来看她或者陪她说话。一天晚上,天下着小雨。胡老师从家里端着一碗鸡汤来到学校,这是他的母亲专门让他给柳老师送来的。白天柳老师告诉他,她已怀上了他的孩子,而且已经有三个月了。他很欣喜,但也很害怕。因为那时候未婚先孕是被人们所不耻的,尤其是像自己和柳老师这样的人,根子红,苗子正。如果让外人知道了,不戳穿后脊背才怪呢!

当胡老师走近柳老师住的房间时,他看到屋里的煤油灯亮着,透过玻璃窗,他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在晃动着。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他屏住呼吸,侧耳倾听起来。只听到那男子的声音:“桃红!我是真心爱你的。你一来,我就爱上你了。你难道不明白我的心?”这声音一听他就知道了,是大队书记王习兵。胡老师心里一紧。“莫非桃红和他有一腿?”他在心里问自己。只听到王习兵又说,“大队那么多知识青年,唯独你能来教书,还不是我关照的你?”王习兵说到这里,咳嗽一声,“我已经接到通知,你们知青马上就可以返城了。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别说了。”桃红叹息了一声,接着说,“我,我谢谢你的一片好心!可是我,我……”桃红说着有些哽咽了。听到这里,胡老师一紧张,手上的碗“叭”地掉在了地上。“谁?”王习兵在里面大声喊道,“桃红,你放心,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负责的!”王习兵拉开房门,对着拼命逃走的胡老师叫道,“桃红,有我,谁也不敢欺负你!”“你都说些什么呀?王书记!”桃红跟了出来,几乎是哭着说。

第二天,胡老师来到学校,他一脸阴云,也没有理柳老师。中午放学后,她把胡老师拉到房间,怔怔地望着胡老师说:“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你误会了志刚!”胡老师愤愤地说:“你和他有多久了?为什么瞞着我?”他盯着她,恨不得把她的五脏六腑看穿。“我没有。志刚。真的。”柳老师举起右手,做出发誓的样子来,“他说上面来了文件,通知知青返城,所以来告诉我!”“不会这么简单吧?”胡老师逼问道,“孩子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柳老师反问道,“不错,我们知青初到这里的时候,王习兵是打过我的主意,但都被我挡回去了。他是书记,我也不能完全跟他撕破脸皮吧?那样,他找我茬儿整我,那不是现成的?”柳老师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她又拉过胡老师的手,央求道,“志刚,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骗你不得好死!”“我也听人说过了,现在知青都在抢着往城里跑。耍个手段,不足为奇!”胡老师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看着胡老师远去的背影,柳老师心里涌起一股悲凉来。

的确如她所说,王习兵是这个大队的土皇帝,住在知青点的四个女知青,人人都遭到过他的猥亵,整个大队的群众都知道,但在那个权大于法,法制被践踏的年代,人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好在柳老师能说会道,想方设法搪塞王习兵,自己才得以免遭侵害,多次躲过他的纠缠和猥亵。这是她深感幸运的。可是,胡志刚对自己的不信任又使她深感苦恼和失望,尤其是看到自己肚子里那个小生命在一天一天长大,她的忧愁和烦恼也在与日俱增。

一连几天,胡老师都没有来学校上课。柳老师心急如焚。她找到胡老师家里去,两位老人都说,不知道儿子去了哪儿。柳老师急了,她回到学校,一边上着课,一边暗自流着泪。

十月份,大队大礼堂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大红的喜报,胡老师和大队另一个叫李香儿的青年光荣入伍了。而且马上就要出发了。柳老师多想看一眼他。可是,连他的人在哪里都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她的心里有些绝望了。

胡老师来到了部队,他心里的一个结始终没有解开。他只想在部队这个大学校里好好磨炼自己,忘掉过去,一切从头开始。过完了年,部队到处都显出严肃紧张神秘的气氛来,战士们操练,训练比平时更加严格了。一天,部队召开了紧急动员大会。战士们都写了血书,写了遗言——胡老师所在的部队即将开赴前线,对越进行自卫反击战,打击侵略者的嚣张气焰。胡老师的心里一阵激动。他认为这是自己刷洗心中的耻辱的最好的机会。他要用一颗对祖国的忠诚之心来填补这些日子来的苦闷。

对于一个刚参军不久,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新兵来说,这场战争真的可以说是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那猛烈的炮火,那奋不顾身的战友,那殷红的血迹,那嘹亮的号角,让他热血沸腾。他要做一个勇敢的战士,为祖国而战,为荣誉而战!哪怕浴血战场,虽死犹荣。

战斗结束了,当战士们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往回撤的时候,一不小心,已经精疲力竭的他,双脚踏在了一块滚动的石块上,一个踉跄,他的整个身子跌落到了山崖下,失去了知觉……

 一直在苦恼和焦虑中度日的柳老师,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胡老师的来信,哪怕只有只言片语也行啊!她不相信,快两年的感情,会像通顺河的水一样,一去不复返。她一直在期待着。

忽然有一天,区里通知各大队的干部老师和党员们,到区大礼堂参加革命烈士胡志刚先进事迹报告会。乍一听到胡志刚这三个字,柳老师心头一惊,但她又很快平静了下来。她想,世界这么大,有同名同姓的人真的不足为怪!可当她来到大礼堂,看到主席台上方悬挂的烈士遗像时,她的泪一下子像断了线的珍珠滚落了下来。那分明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志刚啊。她的心碎了。她的头嗡嗡作响。一下子栽倒在了坐椅下。

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四周是雪白的墙壁,几名医生正在病床前紧张地给她做着检查!“终于醒了!”一名五十多岁的女医生说,“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两天差不多要临产了。你要稳定情绪,不能太激动,否则,对母婴都不利!”医生说完,又关切地说,“你家属怎么没来呢?告诉我,我们通知他!”柳老师的泪刷刷地流了下来,她哽咽着说:“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啊!他来不了了啊……”她说不下去了。“他怎么了?”女医生紧张地说。“他!他就是志刚啊!”“……”

孩子顺利出生了,是一名男婴。满月后,她把他送到了自己的父母身边。两个月后,柳老师在胡志刚的陵园前,栽下了一棵长青树,她在他的墓碑上用刀刻下一行字:“志刚!我的最爱。生,不能与共,死,让我来陪你!”她在志刚遗像前沉默良久,继而抚着他的脸,突然,她往后退去,弯着腰,低着头,向志刚的墓碑使劲撞去,口里大声地喊道:“志刚!我陪你来了!”她倒在血泊之中。

半年后,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衣裤,头发凌乱的年青人来到了胡志刚的陵墓前。他俯下身,抚着那棵长青树,久久地凝望着墓碑上那一行文字:“志刚!我的最爱。生,不能与共。死,让我来陪你。”他禁不住潸然泪下。无尽的悔恨和思念涌上了他的心头。“桃红,让我用我的整个生命来为你赎罪!”他就是志刚。那次跌下山崖后,他侥幸地没有死,而是做了越军的俘虏。而部队误以为他已经殉职,封了他烈士的称号。战斗结束后,敌我双方交换战俘,胡志刚被送回了家乡。所到之处,见到的是人们鄙夷的目光和怪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一切,物也非,人也非,他哪里还有活下去的勇气?他的心儿已破碎,精神已完全崩溃,他头晕目眩,双眼一闭,栽倒在陵墓边桃红栽下的那棵长青树旁……

 志刚和桃红都走了。走得不明不白。走得惨惨戚戚。他们的故事还在流传着,人们说他们俩个都不值!我无言以对。我总在想,他们的相识相知真的是一个错吗?是我的错?还是他们的错?我始终找不到答案。


打赏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