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4-18 07:58   阅读:82   评论:0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第一章)

第一章

  “叔叔,请你们,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没有偷……”

  燕子坐在审讯室的一角,语无伦次地辩解着。她的面前,坐着两个穿着军绿色制服的警察。他们威严的目光,像两把锋利的剑,直捣燕子的心窝。她的心“咚咚咚”跳得厉害,简直快要跳出胸膛来。她无助地啜泣起来。

  头顶和四壁都是雪一般的白,这间十来平米的审讯室里,两名警察和一名十五岁的女嫌疑犯就这样僵持着。

  “小丫头片子,没想到你这么顽固不化,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坐在审讯桌右边的那个瘦高个警察,慢慢站起来,一步歩踱到燕子面前,两眼死死地盯着燕子,那眼光,放出一道寒气,燕子的心猛地一抽,不禁打了一个冷噤。“你到底交还是不交?”瘦高个子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抓住燕子乌黑的头发,使劲把她的头猛地往身后的墙壁上撞去。燕子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她闭上了眼睛,脑子一片空白。一串串热泪,从她紧闭着的双眼里,又奔涌而出。

  “刘伟,别这样!也许,这事真的跟她无关。”坐在左边的那个身体有些发胖的警察,也站了起来,缓缓地来到燕子身边。他拉了刘伟一把,轻声对刘伟说:“刘伟,咱们可不能搞刑讯逼供啊!如果弄出人命来了,咱俩可罪责难逃啊!”

  “你是不是怕了?马杰!”刘伟耸耸肩,拍了拍马杰的右肩,“你看咱俩毕业都两年了,也没立个什么大功。今天这案子,可是为两个人大代表服务啊。办好了,咱……”刘伟诡秘地一笑,等待着马杰的应和。

  马杰皱了一下眉头说:“刘伟,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咱们还是办个取保候审了再说吧?”

  燕子压根儿没有听清他们说的是些什么,但她感觉得到,这名叫马杰的警察,还是比较仁慈和宽厚的。她急忙挪到马杰面前,扑通一声,陡地跪倒在地,脑壳如捣蒜般地给马杰连磕了三个响头,口里连声说:“叔叔,我真的是冤枉的啊!求你们高抬贵手,放了我吧!”哀求声中带着凄凉。

  马杰低头看着燕子,足足有二十秒钟,随即他两眼望着刘伟,征询着说:“刘伟,就这样算了吧?咱们跟所长请示,让小丫头片子出三千块钱的取保金,取保候审吧。”

  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当马杰和刘伟两人在商定如何处置燕子的时候,“咚、咚、咚”,审讯室的门轻轻地响了三下。

  “谁呀?进来吧!”刘伟大声喊道。

  “对不起,两位警察,打扰你们了。”进来的是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的三十岁上下的男人。他一进门,立马把门关上。随即把他夹在右胳膊下面的一个黑色公文包放在桌上,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两条精装红塔山香烟来,塞进审讯桌的抽屉里:“两位警官,不好意思,一点心意,望笑纳。”他扭头看了看一脸可怜巴巴的燕子,又看着两位警察,央求着说:“请两位高抬贵手,放了咱妹妹吧!你们要多少取保金?咱都带来了。”

  刘伟和马杰两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是谁?”

  “我叫李仁寿,燕子是我表妹。劳您二位费神了。”李仁寿愧疚地一边说,一边把燕子扶起来,“快起来,表妹,快谢过两位警察叔叔。”燕子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忙不迭地给刘伟和马杰磕头。

  刘伟面无表情地说道:“交三千块吧!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反省自己,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们报告。还有,就是派出所随叫随到,不得有误。”

  李仁寿急忙俯身,从别在腰间的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里,掏出三千块钱来,点了两遍,不多不少,然后双手托起,毕恭毕敬地放在审讯桌上。

  “可以走了吗?”他凝望着两人,征询着他们的答复。

  “还要写保证书,签字画押。”刘伟补充道。燕子赶紧写了一份保证书,按照警察的吩咐签了名,又在名字上按了手印。然后,跟在李仁寿身后,逃命似地离开了这个令她心惊肉跳,让她倍感愤怒和屈辱的审讯室。

  燕子的眼前,浮现起今天早晨的一幕来——

  七点多钟的时候,燕子跟平常一样起了床,匆匆上完卫生间,然后洗漱完毕,就到服务台办交接手续,准备上班了。

  燕子上班的这家酒店,是云阳市颇有名气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在这个南方山区城市里,能入住这样档次酒店的客人,也算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燕子在这里的工作,就是负责四楼十个客房的卫生清扫以及客房床单、被套等物品的更换工作,再就是为客人送餐送烟送酒等后勤服务工作。酒店规定,服务员必须对客人有求必应,态度热情,做事认真勤快。燕子虽然来了才一个月,却赢得了酒店很多姐姐们的赞许和客人们的喜欢。

  燕子现在正准备来到402房间,为客人清理房间卫生,换上干净的床单被罩。402房间住着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客人。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走路说话总是很有精神。一笑起来,一排黄色的牙齿让人看到总有些发怵。他喜欢抽烟,每天早晨很早就起床了,之后进餐,然后便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出去。他就是李仁寿,是燕子服务的客户之一。

  燕子进到他的房间,准备收拾桌子上的垃圾,上面有一大堆香蕉皮和蛤蚧壳子,是李仁寿昨晚霄夜吃剩的,燕子拿起垃圾筐,把垃圾往里面装。这时,酒店客房部经理王艳艳来到房间,她用身体轻轻碰了一下燕子,低声嘀咕着:“燕子,你昨晚值班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办公室来了几名警察,还有403房间的两位客人,都在办公室等你。”

  “我没做什么事啊!经理!”燕子惶恐不安地说道,然后随经理来到了办公室。

  “就是她!是她昨晚拿走了我们的钱包。”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指着燕子,十分肯定地说,“出入我们两人房间最多的就数她了。一定是她。偷走了我们五千块钱。”

  这两个人是403房间的客人,据说是平阳市的人大代表,在这里已经住了近一个礼拜的时间了。经理说这两个人可有权了,还再三叮嘱值班的姐姐们,一定要照顾好他们,要用最好的服务质量,来赢得他们的赞誉。这样,酒店的名声才会大振,酒店的生意才会更红火。姐妹们的工资待遇才能得到更大的提升!

  “燕子,在想什么?别难过了。”李仁寿看着出神的燕子安慰道。

  燕子跟在李仁寿后面,在大街上默默行走着。以往,她和酒店里的姐姐们,闲暇时间一起上街逛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很惬意的感觉。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街道两边的各种风景树,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好看极了,她总是喜欢向酒店的姐姐们问这问那,仿佛永远感到很新奇一样。可此刻,燕子的心里却有一股莫大的悲伤和羞辱。她走在大街上,仿佛觉得满世界的人都在看着她,嘲笑她,唾弃她,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了。

  “到了,燕子。”李仁寿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会,望着神情木纳,有些发呆的燕子,轻轻地说:“燕子,你在这等下,我去店里结了帐,就送你回家好吗?”

  燕子看着李仁寿跑进了酒店,她赶紧拐到酒店旁边的一条巷子里,她怕被酒店里进进出出的熟人和姐姐们看到。

  “马局长。您辛苦了!我来接您了。”燕子忽然听到酒店门口有一个年轻人,拥着一个秃顶的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车子在前面的停车场,有劳您了。”年轻人提着一个包包,恭维地对秃顶男人说。

  这个秃顶男人不就是那个告她偷窃了他五千块钱的人大代表吗?燕子见到他,如同见到了仇敌一样,她恨不得立马跑上去死死地揪住他,去喷他,去咬他。可是想想上午在派出所的情形,她又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自己怎么是他的对手?燕子想,难怪他那么傲慢和跋扈的,原来他不但是人大代表,还是局长啊!可就是这个狗屁人大代表和局长,害得自己不但丢了工作,还在众人面前颜面失尽,差点被关进了监狱。

  燕子想起那一幕,就想吐,就想生呑活剥了眼前的这个秃顶男人——

  昨天晚上,本该休假的燕子,因为当班的阿丽有事请假,阿丽特地吩咐经理安排燕子顶班,说是可以让她见见世面,经理于是便叫了燕子。大约七八点钟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客房部的走廊里灯光暗淡,燕子按照经理的吩咐,又到每个客房去问询。当她来到403房间时,只见门半掩着,有两个人正坐在床边,在小声地嘀咕什么。见燕子到来,秃头马上走过来,很快地关上了房门。“过来,小妹妹。”他一边殷勤地招呼燕子,一边递过来一罐“椰汁”饮料,燕子没有接过他递过来的饮料。因为她知道店里的规定,员工是不能随便接受客人宴请和礼物的。所以她站在门边,热情地问:“请问两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有,有!”秃头一边笑应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来。“过来,小妹妹!”燕子以为他又要买什么了,于是很听话地走了过去。

  可怜燕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秃头一把抱住了她的腰,有几根络腮胡子的脸紧紧地往她的脸上贴!燕子感到心在“怦怦”地跳,血在往上直涌,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忽然,燕子用力掀开他的双手,扬起右手,对准秃头的脸就是一拳。她怒吼着:“你干什么?死不要脸的老东西!”当燕子说出这句愤怒的话时,她突然想起了经理跟她说的话。可她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她一把拉开房门,夺门而出。只听后面秃头吼道:“小婊子,还敢跟老子装纯。你等着去吃屎吧!”门啪地一声关上了!燕子惊魂未定地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燕子在酒店门口看着秃头和那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地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车。看着小车缓缓地启动,一会儿便消失在大街上的车流里。

  “燕子!燕子!”李仁寿从酒店里跑了出来,四下瞅着,连声叫着燕子的名字。听到李仁寿的呼喊,燕子急忙从酒店旁边的小巷里走了过来,像个小孩子似的,紧紧地跟在李仁寿身后。

  自一个月前,父亲把自己从那从未离开过的小山村,送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都市的时候起,她就认定父亲已经抛弃了她。本来,她在学校的各科成绩都还挺不错的,父亲却突然说要送她出来打工赚钱,她死活不依。可父亲却说,家里实在是负担不起她们姐弟三人的学费了,姐姐眼看要考大学了,弟弟还小,只有你能作点牺牲了。在父亲的好说歹说下,燕子跟着父亲,翻山越岭来到县城,坐上了来云阳市的班车。到达云阳后,表姐阿丽喜滋滋地把父亲和自己接到了她的出租屋。第二天,她就和表姐一起来到了这家酒店上班。

  “送你回家吧?燕子!”李仁寿一边说着,一边叹息道:“这世道,哎,他妈的真太邪门了。”

  燕子此刻真的好想大哭一场。没想到,这个满口大黄牙的男人,竟在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救了她一命,并给了她父亲一般的温暖。其实,他也不过是她认识才几天,为他服务过的一个顾客而已!燕子一把拉过李仁寿的右手,感激地说:“叔叔,谢谢您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燕子,叫我大哥吧!”李仁寿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打开,抽出一支,放到嘴里点燃,慢慢地抽了起来。


打赏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