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6-05 16:53   阅读:418   评论:0

胥通振‖误食熊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苏北某县抽派六名乡镇干部赴上海学习企业改制经验,县政府任命王成为队长,李兵,张小龙为副队长。六个人都喜不自胜,一方面学习就是镀金,是以后提拨重用的资本; 另一方面,上海作为中国最大最为繁华的都市,他们几个人还没去过。这次正好借出差的东风去见识一下。

几个人来到上海,找了一家价格实惠包吃包住的旅馆住了下来。上海是世界经济,贸易,金融中心。街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商铺林立。店铺里的商品琳琅满目,夜晚的上海灯火辉煌……。在几个人看来,上海,简直就是人间天堂。他们深深的被上海的繁华所慑服。学习之余,他们都要到街上转转,探奇揽胜,一饱眼福。

 一天,李兵对众人说:这旅馆的伙食差死了,再在这里吃几天就能吃死人。街上有那么多饭店,我们能不能到饭店吃一回看看,开开荤。听说上海的板鸭是非常有名的,外国领导人来中国访问,只要到上海,中国领导人肯定会用板鸭来招待外国人。我们难得来一回上海,何不也品尝一下,看到底如何好吃,也不枉来上海一回。众人都深有同感,都愿意下饭店打打牙祭。于是众人商定,每人拿100元钱给李兵用作下饭店的费用,多退少补。明晚学习结束以后一起下饭店。

第二天学习结束以后,几个人找了一家饭店坐了下来。服务员让他们到厨房点菜,服务员拿着笔记录。张小龙问服务员: 请问板鸭多少钱一份? 服务员: 三百六十元一份。几个人一听说三百六元一份被吓得张着的嘴都合不起来,半天没人敢吱声。最后,李兵说:弟兄们来上海一趟不容易,板鸭虽贵,但板鸭是上海的名吃,是一个品牌。它已经不单纯是一种食物,而是上海的一种文化。今天我们就豁出去买一份吃看看,也不过是每个人拿出一个月的工资来,回去也不让人看笑话,说白来上海一趟。张小龙立即表示赞同李兵的说法。有两个人心里有点不太同意,但又不好意思否决。  毕竟,三百六十元钱只买一份板鸭,对于他们来说,是太奢侈了。你要知道,他们当时的工资才七八十元一月。几个人意见不太统一,僵持不下。最后,队长王成说,我看还是买一份吧!  我们吃了上海的板鸭,就证明我们来过了上海。吃过了上海的板鸭,我们再把上海经济发展的经验带回去,回去一心一意谋发展,同心同德搞建设,说不上,过几年我们也会把我那里建设成一个像上海一样发达的城市。到那时,这区区几百元钱算什么。众人都沉浸在王成队长描绘的美好前景里,觉得王队长说的太好了,原来不太同意买板鸭的两个同志也同意买一份。于是,张小龙龙如释重负的对服务员说: 板鸭,来一份。王成指着一个像豆腐干的菜说:其他的点素菜吧! 来服务员,这个来一份。又指着像粉丝一样的菜说:这个,来一份。其他几个人又点了几个素菜。就进了包间,准备美滋滋的品偿一下上海的板鸭了。

    大概等了有半个时辰,菜已经基本上齐,几个人又要了两瓶最便宜的白酒,开始推杯换盏,  喝起酒来。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几个人都做乡镇干部,共同的话题太多了。小酒几杯下肚话便多了起来。话题是越聊越多,人是越聊越开心。不知不觉,众人都有了醉意。桌上的菜也快要吃光了。李兵对众人说: 菜不够吃的了,看看是不是再上两个菜? 众人说:  能。其中一个说: 我看像豆腐干的这个菜就好吃,让他们再给我们烧一个吧。众人说:  行。另一个说: 这个像山芋粉做的不会贵,  也再来一个吧!  众人说:  行。于是李兵就吩咐服务员让把这两道菜再各烧一碟来。不一会,菜已烧好。几个人又觥筹交错了一番,个个喝得酣畅淋漓,心满意足。

    众人酒足饭饱后,李兵就拿着钱去吧台结帐,众人尾随。服务员拿出早已算好的帐单,众人齐刷刷的去看帐单,不看则已,一看大惊,皆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吓的面如土色,来的时候是嘴被吓得合不上,现在是被吓得张不开。帐单上赫然写着: 11000 ¥  (壹万壹仟元整)。众人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李兵说:  服务员同志,请问你们这帐是不是算错了? 服务员说: 没有,我们饭店担心把帐算错了,都是一个人算帐,一个人复核,到现在为止,  还没有一笔出错。张小龙说: 可是我们点的菜最贵的是板鸭,也不过360元,但总价怎么就有壹万壹了呢? 服务员不慌不忙拿出了详细帐单,众人看去: 熊掌3600*2=7200元;  鳗鱼丝1100*2=2200元......  众人皆急,都嚷嚷着说我们没吃熊掌和鳗鱼丝,  你们是不是把别人吃的错当成我们吃的了? 服务员说: 没有,你们说的像豆腐干的那个就是熊掌,像山芋粉做的那个是鳗鱼丝。众人愕然,皆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久,张小龙近乎哀求的说:  服务员同志...... ,  我们没带那么多钱,你看......,  像这样行不行?  .......,  我们把我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你们,你看行不行? 众人就各自往身上掏钱,  有拿出五十多的,有拿出七八十的,也有拿出一百多的.....服务点了一下,总共才一千零三七块半钱,生气的说:  不行,  这点怎么行。众人嚷嚷着说,我们身上的钱都给你了,  连路费都没留,  你总不能把我们杀了吧。  说完都往门外挤。服务员见几个人想开溜,大声喊保安拦住。十几个保安立即冲到门口,将几个人堵在门口,几个人边向外挤边说: 你们开的是黑店啊! 吃顿饭那么贵!  保安说: 我们又没请你来吃,菜是你自己点的,怪别人干什么? 我们这饭店主要是接待外国来宾。另一个保安说,看你这几个人的模样,也像做点干部,怎么也想赖账?几个人面红耳赤,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这时,外面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五六个警察,把几个人戴上手铐,关进了警车。

    经公安局审问,以王成为首的六个人即非地痞流氓,也非恶意赖账,实是误食熊掌和鳗鱼丝。经公安部门调解,饭店愿意只收九千元,但要求六个人在三天之内把欠款还上。

    六个人一筹莫展,手足无措。其中一个说到,我家到现在总共只有一千元钱积蓄,全拿出来我老婆也不会同意。另一个说我家总共财加起来也没三千元,这到底怎么办? 那时候工资低,又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其实那几家也不比那两家好到哪里去。平时喳喳呼呼,善于哗众取宠的张小龙和李兵二人此时像霜打过的茄子一样,无精打采,萎靡不振。沉默,屋子里静得可怕......

    最后,王成说,看来我们只有请县领导帮忙了,最多我们回去慢慢还。众人见队长有了主意,都异口同声的表示赞同。

王成在发给县里负责安排他们学习的王副县长的电报中说: 我等在上海学习,因误食熊掌,已经被公安局扣留,请速汇九千元来。回去细谈。

    王副县长接到电话,勃然大怒......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男,1975年2月生,1997年8月毕业于江苏省淮安师范学院中文专业,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在文学导刊上发表小说《金牛伐蜀》,《汗不敢出》,《刘邦斩白蛇起义》等和诗歌《母亲》。在灌河杂志上发表《误会》《吴老太之死》等小小说。杂文《也谈小人》在国际文摘上发表。《项羽必死乌江》在《精短小说》上发表。有多篇文章在文学公众平台上和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连云港市作家学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文学导刊签约作家。

 

通讯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新安镇中科府苑小区E03—2#—601室,邮编:222500.  电话15715129987.   QQ1072723341.  邮箱1072723341@qq.com

微信15715129987.


打赏
【编者按】:很有意思,值得一读。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