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7-07 22:13   阅读:351   评论:0

胥通振‖缘尽了便是心碎

明神情恍惚的站在河边,嘴里喃喃的说:婷婷,你真的嫁人了吗?那个新娘子是你吗?你能不能亲自来告诉我,你真的不爱我了!看起来他很痛苦,他已经站在河边几个小时了,脸色苍白,阴郁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他手里拿着一块象征着他和婷婷爱情的戒指。几次做出欲抛向水中的动作,但动作做出之后,又收了回来,似有不舍之意。但是,最后,他还是把这枚戒指使劲的向静静流淌的河中央抛去,带着他的依依不舍的恋情和失望。戒指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似乎在空中犹豫了一会,便无奈的落入水中。戒指落水时溅起的水花如同破碎的珍珠,亦如他那颗失望至极的破碎的心……

明和婷婷相识于一个偶然的机会。那是一个冬天的深夜,天色晦暗,冷风习习。

那天加班,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明箭打一样快的骑着自行车,他要早点回家休息。明早七点钟还要上班,这段时间公司里特别忙。寒风在耳边呼呼的刮,有点刺骨的痛。他顾不得这些,他要多挣钱补贴家用,他拼命的赶路……在路过一个阴暗的巷口的时候,他似乎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求救的呼喊声,但听得不清楚。他急刹车。细细听,确有人呼救,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来自小巷的深处。一种正义感和责任感从他心胸里油然升起。他顾不得赶路,把自行车放在路边,向求救的方向走去。

小巷深处,阴暗的旮旯。嘴里发出淫笑声的三个小混混,把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围住,又是亲又是摸……,这女子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嘴里不停的求饶,可一点用也没有。明怒从心头起,上去三下两下把这几人推到了一边,用自己强壮的体魄护住了衣襟已经被扯烂的弱小的女子。这三个混混岂能善罢甘休,说搅了老子的好事,你欠揍啊。几个人便一拥而上,与明撕打成一团。明虽然身材高大,力气过人,但好汉打不过双拳。终因势单力薄,被打的遍体鳞伤。但他继续负伤与歹徒搏斗。那个被吓作一团的小姑娘乘他们打斗之时,打了报警电话。不一会,警车来了。警车呼啸而来,那三个小混混被吓得一哄而散。

借着远处射过来的微弱昏暗的灯光,他看到那个小姑娘仍在瑟瑟发抖,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衣不蔽体,她不停的用手往胸前扯衣服,可总是盖不住。况且,深夜,天很冷。明脱下外套,披在了小姑娘身上。

这个女孩就是婷婷。明把婷婷送回了家。从婷婷的嘴里得知,婷婷在附近的一家厂里打工,这几天加班,所以回来迟了。不想就遇上了这三个不怀好意的混混……。到了婷婷的家,婷婷的父母千恩万谢,感激不尽。婷婷乘他们说话的时候,进屋换了衣服,把明的衣服还给了明。灯光下,一头乌发散乱的披在婷婷那浑圆的双肩上,白晰娇嫩的脸上镶嵌着两颗黑宝石般的眼睛,眉宇间闪动着青春的光彩。明的内心一阵躁动……

第二天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棂,静静的撒在卧室的地板上。窗外,几只鸟儿卖弄清脆的喉咙,唱着婉转的曲子。明静静的躺在床上,昨夜与歹徒搏斗的场面和婷婷那娟秀的面容不时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乱了明的思绪,明的父母都去上班了,他只好自己下床的去开门。门一开,门口站着的竟是婷婷全家,明很是惊诧。明把他们让进屋里,沏茶倒水,寒暄一番。婷婷的爸爸说:昨晚幸亏你搭救,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我们全家都感谢你。婷婷的妈妈说:昨晚真的很感谢你,幸亏没打出什么问题来,昨晚我看见你衣服都被那帮畜牲撕破了,我今天一吃完早饭就上街上给你买了一身新衣服,希望你不要嫌孬。明说:叔叔阿姨,你们真太讲究了,要你们买什么衣服,我衣服多的是,你们还是拿回去退了吧?至于昨晚的事,我肯定要去救她的,你说那种情况下,我不去施救,还是人吗?做人要讲良心的。我看你们还是把衣服拿回去吧?这时婷婷把衣服拿了过来,拆开包装,剪掉商标,想给明试一下看看。明本想推迟,但看包装已经被拆开了,推迟了一番,便穿在身上试了,真的很合身。他们临走的时候,硬是塞给明一千块钱,说是给明买药治伤。明三番五次退给他们,他们坚决不要。明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走下去很远的时候,婷婷向明回眸一笑,看到明也正看着她,娇美的面容立刻飞起了两朵红霞。此时,晴空万里,阳光朗照。门旁的菊花灿若云霞,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过了几天,明的身体康复的差不多了,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上看小说。突然敲门声响起,明迅速穿好衣服,下床开门。婷婷羞红着脸站在门前,向明微微的笑。

你好,帅哥,身体好了吗?

好了,都是皮肉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就好,那天真是感谢你,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

没什么,不用谢,其实没有我,别人也会救你的,世界上必竟是好人多。

明哥,反正是你救了我,我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的!

婷婷进了明的卧室,坐在明的床边,和明天南海北的聊天。不经意间,婷婷游移的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堆书上,惊诧的问:原来你也喜欢看书啊?和我的爱好一样!我们两人真是有缘!你都看些什么书呢?让我看看!于是她就一本一本的翻看床头的书。书的种类很多有《普希金诗集》《海子诗集》《舒婷诗集》等,也有小说类的如《绿野仙踪》《鲁滨逊漂流记》《红楼梦》《红高粱》等。哇,那么多好看的书啊,今天要借我几本看看哦?明爽快的答道。没问题,随你挑吧,你看好哪本拿哪本。婷婷高兴极了,左选右选,选了本《舒婷诗集》,一本贾平凹的《白夜》。临走的时候她约明今晚到摩登经典茶楼喝茶,明高兴的答应了。

下午,阳光明媚,天空一碧如洗。明到一家有名的理发室,理了发,又换上自己最拿手,平时舍不得穿的藏青色西服,向摩登经典茶楼走去。婷婷早已到了。她满面春风的把明迎了进来。茶楼装修的古色古香,高雅别致,富有情调。音箱里飘来杨玉莹那甜美的歌声一一《爱你一万年》。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盆鲜艳夺目的玫瑰花,散发着迷人的芳香。婷婷点了一壸碧螺春茶,美丽的服务员彬彬有礼的把茶壶放在茶几上,说声请慢用,便轻轻的走了。茶叶在开水里慢慢的膨胀开来,碧绿碧绿的,青翠欲滴,如一颗巨大的翡翠。茶叶的香味也向四周弥漫开来,令人心旷神怡。明和婷婷都陶醉了。陶醉在美妙的旋律,玫瑰花的馨香,茶叶的清香中。婷婷小心翼翼的先给明倒了一杯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来,今天我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眸子里盛满了感激,面容生动鲜活起来。明笑着说:举手之劳,不必挂在心上,说不上以后还要请你帮忙呢!婷婷笑着说:行,只要我能帮上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就这样两个人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聊的非常投缘……。临别的时候,婷婷小心翼翼的把上午刚从明那里借的《舒婷诗集》还给了明,羞红着脸,轻柔的说:“这本书真好看,你回去要好好看看哦!我先看那本吧,等看完了再看这本。”

明回到家,觉得婷婷临别还书时说的话似乎意味深长。他小心翼翼的打开《舒婷诗集》,果然,一封信从书中如蝴蝶般翩翩地落了下来。明赶紧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信封上娟秀的字体赫然映入眼帘:王明(亲启)。明迫不及待的打开封口,抽出了一张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用梅花作底纹的信纸,信上这样写道:

明,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奋不顾身置生死于不顾的救了我,我非常感谢你!后来几次接触,觉得你不但英俊帅气,而且豁达大度,富有涵养,品德高尚。我发现我真的是喜欢上了你,这几天我的脑海里满是你的影子……,冒昧的问一句,你喜欢我吗?

明看着信,嘴角露出了微笑。

第二天,海西公园里,柔和的风,伴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轻轻的吹在人的脸上,使人陶醉。在五彩缤纷的花丛中,明轻轻的给婷婷戴上了用了他的全部积蓄买来的情侣戒指。婷婷绯红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眸子里盈满了爱意。然后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一个偶然的事件使两个人相识,互相倾慕使两个人成为心心相印的恋人。明英俊潇洒,富有责任感和同情心,而且勤劳勇敢。婷婷眉清目秀,细心体贴。二人看来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倘使生活如静静的河水缓缓的向前流淌下去的时候,他们会结婚生子,比翼齐飞,成为世界上最为幸福恩爱的夫妻,但是,偶然的事件使他们相识,也是偶然的因素,使他们分道扬镳,形同陌路……

热恋中的年轻人总是把对方放在自己心目中最要的位置,他们互相思念着对方,关心体贴着对方。他们演绎着所有热恋中的人们演绎的爱情故事。他们一起去看大海,一起撑着一把花伞在雨中漫步,天冷了,明会给婷婷买色彩艳丽的羊毛衫,买羽绒服,纵使他手头拮据。婷婷也会买羊毛线亲自给明织手套,织羊毛衫。天热了,明会给婷婷买漂亮的花裙子,穿上他的花裙子,他觉得婷婷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婷婷会给明买带花格子的T恤衫,明穿上她的T恤衫,婷婷觉得明是世界上最英俊潇洒的男人……。他们也曾山盟海誓,他发誓,非她不娶,她发誓,非他不嫁,要厮守到老,直到海枯石烂。两个人相亲相爱,惺惺相惜,处在柔情蜜意的热恋之中。

一次,明从朋友那借了一辆汽车,兴高采烈的要带婷婷去花果山旅游。车到中途时,婷婷让明把车给她开看看,说自己虽然没有驾照,但还是能开的,只是不太熟练。热恋中的人总是无限的信任对方。明便毫无顾虑的把车给婷婷开。在平坦笔直的柏油路上,婷婷开的也还不错。边开车,他们边柔情蜜意的聊天,不停的拥吻。祸患往往就发生在人们最松懈最幸福的时刻。在一个拐弯处,对面的一辆轿车疾驰而来。若是一个熟练的驾驶员,凭着娴熟的技术倘能避开,可是偏偏车是婷婷开的,她连驾照也没有。紧急情况下,婷婷惊慌失措,任由他们的轿车向那辆车撞去,两辆轿车上同时发出惊恐的无助的尖叫声,只听轰的一声,两辆车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起……

车祸后果严重,另外一辆车上的两个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不幸中的万幸是:明没有受一点伤,而婷婷只是受了点轻伤。

因为警方怀疑肇事元凶就是明,明当场被警方扣押。而明也向警方交代,车是他开的,他负全部责任。如果明如实交代车是婷婷开的,婷婷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明为了婷婷免受牢狱之苦,他甘愿替婷婷去受罚。他甚至为自己这样做感到高兴,因为他认为他保护了他深爱的人。热恋中的年轻人,总是为对方着想,心甘情愿的为对方奉献一切。

过了一段时间,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婷婷也出席了审判。最后的审判结果是,因在车祸中王明负主要责任,王明被判有期徒刑七年,赔偿受害人四十万元人民币。

面对审判结果,王明一言不发,表情木讷的坐在被告席上,因为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而婷婷则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痛苦的抽泣着。她知道,明是因为她而被判了七年徒刑,而她又怎么忍心让自己心爱的人去承受七年的牢狱之苦。可是事已至此,她又该如何是好?她的心如在烈火中炙烤那样的痛……,她感到自己太弱小了,面对灾难,她竟柔弱的如一颗小草,无能为力。她痛苦万状,不能自已。众目睽睽之下,她越过审判席,一把把明拥入怀中,抱得紧紧的,她怕失去他。她轻轻地替明抹去脸颊的泪水。抽泣着说:明,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会等你的,哪怕你坐一万年,我也会等你。明深情的望着婷婷,微微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无辜的明为了心爱的人锒铛入狱,承受着牢狱中的孤寂和思恋之苦。刚服刑的前二年,婷婷每年要到牢改农场看明三四回,天冷了,她会给明送羊毛衫和羽绒服,天热了,她要给明送汗衫和凉鞋,也会给明送很多好吃的来,明感激她。每次来,婷婷都叮嘱明,要他安心服刑,说她会等她。明心里想,有这样一个美丽贤惠的女人在外面等自己,纵使再苦再累,心里也是甜的。

时间长了,人们对于祸患和灾难所带来的痛苦会慢慢的淡漠,只至消失。婷婷前两年经常来看望明,后来的探望明的次数越来越少,明最后一年服刑的时候,婷婷竟然一次也没有来。明认为是婷婷肯定上班忙,没空来。他理解她及她所做的一切,因为他深爱着她。她相信她不会变心,因为他为她付出太多。

因明在监狱服刑期间表现良好,经司法部门研究决定,给明减刑两年,由原来的七年减至五年。接到减刑通知的明欣喜若狂,热泪盈眶。他想,不久,他就能见到他的娇美动人的婷婷了。他甚至想象,她见到他时,她一定也会激动的泪流满面;他们的婚礼肯定也会很快举行的;婚礼上肯定高朋满座,鲜花簇拥,花香阵阵;她的新娘一一婷婷,肯定是美艳非凡,光彩照人的……。想到这些,明的心里一阵激动。

不日,明刑满释放。本来他可以通知他的爸爸妈妈或者婷婷来接他回去的,但他想给婷婷一个惊喜,让她猝不及防,然后激动得热泪盈眶……

经过一天的旅途劳累,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那个生他养他的小城。本来他可以先回家见见父母的,但他太急于见到婷婷了,于是他向婷婷家的方向走去。

离婷婷的家越来越近了,越是离得近了,他的心跳得越厉害。他在想象着婷婷见到他时会如何的激动,她的父母见到他时会怎样的高兴……。越是近了,他越感到紧张……。终于,拐过一个弯,他离婷婷家只有几十米远了。可是眼前的一幕使他迟疑了,婷婷家的门口停着六辆贴着字的轿车,显然是迎亲的轿车。可是婷婷是独生子女,既无哥兄,又无姐妹,是谁结婚的呢?明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门眼,总不会是婷婷结婚吧?不是婷婷结婚,又会是谁结婚的呢?又细想一下,他认为不会是婷婷结婚的,婷婷曾经不止一次的发誓说要等他回来。但是,他心里仍然七上八下,狐疑不定。正好对面来了一个中年妇女,明熟悉,是婷婷家的邻居。她看到明先是一怔,后来说:你回来了啊!你还到她家来干什么啊?人家婷婷今天都结婚了,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老板……”听到这里,明的脑袋的一声,炸了一般的乱,那个妇女下面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清。他神情呆滞,如木头人般地站在那里,任凭泪水随风飘逝,痴了一般……

他默默地站在河边,静静地望着无声流淌的河水,任凭河水带走他的那枚情侣戒指。他要与昨天诀别……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通讯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新安镇中科府苑小区E03—2#—601室,邮编:222500.  电话15715129987.   QQ1072723341.  邮箱1072723341@qq.com

微信15715129987.

 

 

 


打赏
【编者按】:缘分本是无形之物,说聚则聚,说散则散。如雾如风,不可捉摸。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