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9-27 10:57   阅读:338   评论:0

云‖胥通振


    三月,淫雨霏霏,和煦的春风带着些许寒意!

    在南下打工的列车上,我认识了云。

    云很漂亮,高挑的身材,站在那里,就像一枝出水芙蓉。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上嵌着两颗黑宝石般闪闪发亮的眼睛,顾盼生辉。两道乌黑的柳叶眉挂在眸子上面,像两弯新月。一头漆黑的头发如瀑布般一泻而下。真的是“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如弱柳扶风”。那妩媚动人的笑靥,那柔柔的气息,令人心生爱怜。我一下子被他迷住了。

    她坐在我的前排,偶尔和同伴聊着天。中途的时候,旁边的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突然喊肚子疼,又哭又闹,看来疼的不轻。年轻的母亲被弄的手足无措。那个小男孩喊着要解大便,车在高速路上,怎能停下。有人拿了方便袋给母亲,小孩就在方便袋子里解了大便。母亲似乎对同车的人抱有歉意,羞红着脸。她在到处找卫生纸,可没找到。。这时云从包里拿出了一卷卫生纸,递给了母亲,柔柔的说:给你,大概拉肚子了吧?年轻的母亲很感激,报之一笑,说:估计是拉肚子了,刚才吃了香蕉,又喝了牛奶,不拉肚子才怪。谢谢你了。说完,伸手接过了纸巾。等母亲处理完了,云从车前面的饮水机里倒了一杯纯净水,从包里拿出一版萑香蒸汽胶囊,说,让孩子吃了吧,这是管拉肚的药。母亲很感动,说:这怎么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了,像这样吧,我马上给钱给你。母亲接过药和水,服侍儿子吃下,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二十元钱,硬要塞给云,可云说什么也不要。云面带微笑轻轻的说:这算什么啊!人在外面总归会遇到难处的,人与人之间要相互帮助嘛!年轻的母亲没办法,只好作罢。听了她的话,我很感动,觉得她是一个细心周到富有同情心而又乐于助人的人。我用敬佩的目光看着她,她说完也向我看了一眼。四目相对,一朵红晕立刻飞上了她的娇媚的双颊。

    这是我和她的初次接触,她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越过遥远的时空,这平凡而又动人的场景,一直留着我的记忆深处,熠熠生辉。

第二天到厂里上班的时候,我发现她竟然和我在一个厂。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惊喜。当她看到我的时候,似乎也很惊奇。这次算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神交,第二次我们互相问了个好,寒暄了几句,就各忙各的事了。晚上休息的时候,我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云的黑宝石般的眼睛,飘逸的秀发……。我几乎不能控制我去想到她。

    过了几天,我又碰到了她。她面带笑容主动给我问好。我心池荡漾,向她竖了竖大姆指:你那天在汽车上做的太好了,我要向你学习。她轻柔的说:那是应该的,没什么,人与人之间就要相互帮助,这是做人的社会责任。她说的真好,没想到,一个纤纤弱女子,竟一点不输伟丈夫。在她小小的心里,竟有了社会责任感。我对她更加敬重了。

    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加,我们渐渐的熟悉了。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经常和她坐在一起吃,边吃边聊,什么都谈,和她聊天,那简直是一种享受。工作中间休息的时候,我也会找机会到她的车间和她聊聊天。,久而久之,虽然她不是我的什么,但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我一天也不能见不到她。如果哪天见不到她,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会油然而生,我会找各种借口到她的车间去找她,找不到,我会到处打听。我真的怕她离开这里,怕她和别的男孩约会……

    一天下午,下班比较早。正好在厂门口我们相遇了。她面含春风的跟我打招呼。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大胆的邀请她今晚吃饭。说完以后,自己才觉得是不是太唐突了,假如她要拒绝,我岂不是自找难看,心里不免忐忑不安起来。没想到她竟用脆脆的声音爽快的答应了,并笑吟吟的问我:今晚请我吃什么好吃的呢?我吊在嗓门眼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兴高采烈的回答:我要请你到苏州最好的饭店吃饭,吃你最爱吃的菜。于是我把云带到了一家设计高雅别致,富有情调的饭店,点了她最爱吃的啤酒烧龙虾,西红柿会牛肉,糖醋排骨,蒜香鱼头四个菜,要了瓶她喜爱的椰子汁给她,我要了瓶半斤装二锅头,两人边吃边聊,相谈甚欢。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不知不觉,饭店的客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了我们两人,我们还在尽情的聊。我真想和她聊到天明,我真想和他聊到天荒地老……

    回来的路上,我们肩并肩的向厂里的宿舍走去。无意中,她的手碰到了我的手。我慌乱中一把扣住了她的纤细的娇嫩的手。她竟没有反抗。我心里一阵惊喜。握住了她的手,我就再也没有松开,只到我把她送到宿舍。那只纤纤玉手,我真想握住它一辈子,永不松开。

就这样,我们开始恋爱了。像所有热恋中的人一样,没事时,我们就会到一起聊天,逛街,买东西。我给她买她爱吃的零食,她喜欢的衣服。她也会给我买衣服。两个人相互关心,相互照顾。我们相处的非常融洽。

    火红的六月,骄阳似火。在几个哥们的帮助下,我不惜一切代价,跑遍附近所有花店,购买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我用这些玫瑰花在我们厂门口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字。我要给云一个惊喜,我要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我对她浓浓的爱。那天,当着众人的面,我牵着她的手,把她领到用玫瑰花摆成散发着浓郁芳香的“心”字中间。她起初莫名其妙,不知所措。当我单膝跪地,把一束美丽的玫瑰花送给她的时候,她才若有所悟,两朵红霞飞上了她慧美的脸上。我鼓起勇气大声的说:云,我爱你,我发誓我今生只爱你一人!你愿意嫁给我吗?四周掌声雷动,欢呼声雀起,为我的勇气,为我们的爱情。云胀红着脸,羞涩而又饱含深情的看着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的心里便心花怒放了。我像拿到了爱情的入场券般开心,从此我就可以拿着这张入场券,登常入室,进入美妙而又圣洁的爱情世界了。我们各自拿出了一把铜心锁(她那把是刚来时一个哥们塞给她的),我们把两把锁牢牢的锁在了一起,然后把钥匙扔到了碧波荡漾的河水里,让它沉到河底,埋没在淤泥里,永远找不到它。我要用这两把锁,锁住我们的青春,锁住我们的爱情,让我们的爱情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辉!

    那年国庆节,我牵着她的手走进了装点着鲜花,花香飘逸的结婚礼堂。

    其实我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起初云的父母并不同意云和我做亲。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了她的父母。为了谋生,我和云张罗着开了个电脑销售公司。为了把公司开起来,云四处借钱,她父母仅有的十万元钱也被她借来了,还向她的亲戚和闺蜜借了几万元。在做生意这件事情上,云付出了很多努力,我很感激她。我们的生意,正好赶上了信息化时代的大潮流,我们的生意做的有声有色,风生水起。不到二年功夫,我们便把本钱挣起来了,还清了外债。此时云也为我生了可爱的儿子。我觉都我们真的好幸福。再过一年,我们全款买了一辆价值十五万的轿车,用于拿货送货及家用。再过一年我们全款在县城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方的商品房。云很满足,夸我会做生意。我也夸她善于理家,是我的贤内助。我们的生活一天好似一天,村里的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我们。

    因为生意需要,我们公司聘用了七八个员工,以年轻女性为主。因为人手多了,云也就不肯到公司来了,基本上做了全职太太,只是偶尔到公司来玩玩。

    但是,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一切。她使我深陷泥淖,不能自拔。

    霞是我们公司刚聘用的员工,二十二岁。她年轻漂亮,充满青春的活力。一见到她,我便被她深深的吸引。她身上散发的那种女人的馨香,令我意乱情迷。我开始找机会接近她,她好像也不反感。我外出进货时也会有意带上她,她每次好像都很高兴。这样一来二去,我们就特别的亲近起来。一次我到无锡进货时,她也去了。等一切正事处理好了,我找机会买了一条价格不菲的金项链送给了她,她不但没有拒绝,而且眼睛流光溢彩,面容生动。我迫不及待的亲了她一口,她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回来,而是在一家高档宾馆开房住了下来……

    从此以后,我经常夜不归宿。我给云的解释是业务繁忙,或者说同学聚会,同学们要玩个通宵。然后我带着霞到处旅游,泰山,黄山,花果山,苏州,南京等等地方都留下了我们欢快而又浪漫的足迹。每到一处,我们疯狂购物。就连我舍不得买给云的钻石项链,也买给了霞。而我早把云抛诸脑后,甚至有时觉得她有点碍事。时间长了,云也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她曾经用怀疑的口吻问我:你现在怎么经常不回来住宿了?你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了?我说公司业务繁忙,真的走不开。可她仍然喋喋不休的追问,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说辞。我只得保证以后尽量回家住宿。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终于有一天,我和霞的事东窗事发。

    一次,云在给我洗衣服时,从我的口袋里翻出了两个避孕套。她脸色骤变,泪流满面地责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虽然我后来解释说很可能是别人恶作剧闹笑话玩的,可她哪里还能相信。她撕心裂肺的哭,摔坏了家里所有的餐具。说实话,我还从来没看到她发那么大的脾气。我只好缴械投降,对她如实相告。她听后反而平静下来,但一定要离婚。我起初不同意,因为她对我们的家庭确实有很大的贡献。但她坚持一定要离婚。我也就同意了。就这样,她走了,没带走一草一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真的有点觉得对不起她。可一切无可挽回。

    我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直接让霞搬到了我家来住。没有了云,我们玩的更开心了,到处疯狂购物,我给她买贵重物品,她从不反对。我们甚至计划去美国旅游……。

    可是,自从我和云离婚后,也许是受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也许是竞争太激烈,我们的生意越来越疲软,竞面临破产的边缘。再加上我和霞的疯狂消费,我的经济状况是入不敷出,一日不如一日。因一笔贷款长期逾期未还,我在县城的房子被法院挂在网上拍卖了。车子也因欠款未还被一家担保公司扣押了。

    就在这种情况下,霞说她要请假去远方的亲戚家有点事,过几天回来。我同意了,可过去了十几天,霞仍没有回来。对于男人来说,孤寂的生活真是难熬。于是我拨通了霞的电话,没人接。我以为是手机在充电,或者没在意。过一会再打,还是没人接。我有点着急。再打,刚接通,那头竟然挂了。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心里狐疑不定。第二天打也是如此,第三天打还是如此。我心急如焚,如坐针毡。她是不是不理我了,我心里想。于是我打的到了她的家乡打听一下她的下落。一个熟人说:那你还不知道啊?人家十几天前就和对象去苏州打工了,据说等今年春节回来结婚……。他的话像一记重重的耳光搧在了我的脸上,我的头“轰”的一声,像炸了一般的痛。他后面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见。我木讷的站在那里,一种被愚弄的失落感传遍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打湿了我的衣襟……

    因经营不善,经济亏损严重,我苦心经营七八年的电脑销售公司只好停业整顿。我也搬回了老家居住。

    长夜漫漫,我形单影只,寂寞难耐。孤单的时候,云的娇美的容颜,飘逸的秀发,温柔的气息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一次,儿子生病了,需住院三四天治疗。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就让儿子打电话给妈妈,让她来照顾一下。在儿子出院回家时,我乘没有别人的时候,我对她说,我还想和她在一起,请她愿谅我的错。她默然无语。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封信给我,就走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信封,两把铜心锁从里面滑落下来。原来,这两把锁,她竟还完好无损的保存着,而我,早把它们抛到了九霄云外,连一点影子都不记得了。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我一直在等你。我的泪如决堤的海水,奔涌而下……

    我赶紧把纸条和铜心锁放进信封,紧紧的握着,担心再一次失去。

    我把儿子送回家,然后我便去了云的家。我要把她接回家,重新给她一片爱的晴空,我要用我余下的整个生命,倾其所有,为她那颗受伤的心灵疗伤。

    ……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通讯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新安镇中科府苑小区E03—2#—601室,邮编:222500.  电话15715129987.   QQ1072723341.  邮箱1072723341@qq.com

微信15715129987.







打赏
【编者按】:欢迎评鉴。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