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10-04 16:36   阅读:391   评论:0

胥通振‖大伊山游记

    暑假的一天,我游览了被誉为“淮北第一神山”的大伊山。“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传说,古代大贤人伊尹曾隐居于此,大伊山因此而名闻遐迩,也因此得名。大伊山位于连云港市灌云县境内,诞生于太古代,属泰山支脉,距今已有二十亿年的历史。她由十二座山峰组成,最高峰226.3米,占地五平方公里,自古就有“十里青山半入城”的美誉。

    那天,万里无云,天空一碧如洗,烈日肆无忌惮的炙烤着大地。

    我从东门进入景区。顺着曲曲折折的小路向山上走。路两旁的苍松翠柏,郁郁葱葱,整齐的排列在路的两侧,似端庄秀气的迎宾女郎,在欢迎游人的到来。到了一座墙壁斑驳陆离的老石屋子处,我顺着石屋门前的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向南拐。小路的尽头,路东边贴着路边由南至北,整齐的排列着三株形体巨大的香樟树,香樟树枝繁叶茂,树下一片浓荫。香樟树形状奇特,三棵香樟树都从根部开始一分为四,然后略微向四面倾斜着,努力地向天穹伸展。不仔细看,你还以为就是四棵香樟树。树叶,有婴儿的手掌那么大,翠绿翠绿的,在微风中摇曳。金色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罅隙在地上洒下一片碎银。几株香樟蓊蓊郁郁,像一个画着浓妆,身材窈窕的美少女,静静的伫立在路边,等候你的到来。微风过处,香樟树树木的香味四处飘逸,沁人心脾。香樟树的西边有一口古井,旁边围满了前来汲水的人,我踏着青石板路,来到井边。圆形的井沿由一块整的花岗岩凿就而成,坚硬而古朴,直径有一米左右。井沿的内壁光滑,估计是人们打水所致。站在井口向下望,下有一泓深水,井里的凉气往外冒,使我感到一阵凉爽。水明净清澈,倒映着蓝天白云,打水人的脸及周围的树木,似乎,那里也别有一番洞天。一个老者以为我口渴想喝水,用水瓢舀水递给我,我一饮而尽。井水纯正,清凉甘冽,甚为解渴,难怪有那么多人前来取水。

    我从水井折回,返回到石屋处,继续向西行进,路过一个大型游乐场,山路开始变陡。我抬头向山上望去。伊山,像一幅巨大的水墨丹青展现在我的眼前。山上树木葱茏,蓊蓊郁郁,烟雾缭绕;远山影影绰绰,若有若无;翠绿的树木掩映着山上的亭台水榭,远望缥缈如仙山楼阁。我继续向前走,半山腰处,一条青石板小路曲折折向北方延伸。我顺着小路向北走,路左边野草丛生,野花遍地,散发着阵阵幽香。路右边种着茶叶,茶叶被整饬的井井有条。越往北走越幽静,游人越少,此时,我想起了唐人的诗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但此处没有禅房,却有一个别致的亭子。亭内也有一口井,但已经枯竭,井口已经被一块五角形钢板封死。走过八角亭,继续向山上爬,山上林深叶茂,乱石横卧。前面一条山涧,没有淙淙的流水,已经枯竭。山涧的正中间平卧着一块巨石。这就是被称为“神秘的东方无字天书”的星相石,星相石形似龟鼋,似动非动的平卧在涧沟之上,脊背上刻凿着很多圆窝,形似日月星辰,故名星相石。站在这块班班驳驳的,古老而又暗黑的星相石上,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段心酸的往事。几年前,我与女友为躲避她的父母的逼迫曾来此休憇。我与女友小丽相识于网络。小丽温柔体贴,善良大方,和我相处的非常融洽。若不是她的父母的阻挠,本来我们可以顺利的走进结婚礼堂。她父母要求我一定要在灌云县城买房,不买房不许结婚。当时我刚在灌南县城买了房,再加上本人经济确实不宽裕,实在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无奈之下,最后我与相恋三年多的女友只好分手。当时在我的印象当中,她的父母就像生生拆散许仙和白娘子的法海一样狠毒。在他们对女友施加压力的情况下,女友下班后不敢把我带她家里去,只好把我带到山上休憇。有好几次,累了,困了,我们只好在这块星相石上铺上衣服,小睡一会。那种无处言说的窘况,内心的愤闷不平实在难以言表。我感谢当时女友对我的那一片真心,是她在我孤单寂寞,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收留了我那颗漂泊的心。现在,越过遥远的时空,我真诚的问一句,小丽,你过得还好吗?你能听到吗?我也真诚的祝愿你能够幸福安康,一切顺意。现在,每当夜深人静,我想起与女友的这段往事时,内心仍然隐隐作痛。

    站在星相石上向山上望去,山上乱石林立,形状奇特。有的像鳄鱼,在静静的等侯猎物的出现;有的像愤怒的奔马,怒目圆睁,四蹄凌空;有的像一个沉思的圣人,默默不语,但内心有着强大的思想力量;有的则像一个含羞的美少女,掩面而立……山石峥嵘,变化万千,给人丰富的想像。我从星相石折回到原来的主干道上,继续向山上攀登。不一会,我便来了观瀑亭。观瀑亭立于悬崖峭壁之上,下临老龙涧,造型奇特,呈三角形。这是我平生当中看过的亭榭当中第一个三角形的亭子。估计是因势而建。红色的廊柱上雕刻着一副对联:“鸟鸣顿觉青山静,泉响翻腾白练飞。”三伏的时节,本就暑热难当,再加上登山,我已经大汗淋漓。习习的山风吹来,无比的凉爽,使我感到一阵惬意。站在观瀑亭,那段伤心的往事又涌上心头。当初的女友在父母的威逼下终于决定与我分手。我割舍不掉这段恋情,曾数次来灌云找她,期望她能回心转意。数次拨通她的电话,她都没接。夜暮降临的时候,我无处栖身,只得来到观瀑亭,默默的守候她的回音,只至夜阑人静。那时,山上已经没有了游人,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在亭内徘徊。黑暗和寂寞包围着我。但我却舍不得离去,因为我在守候着一份真情,一丝微弱的希望。

    观瀑亭的下面是老龙涧。老龙涧四面青峰环涧而列,树木茂盛葱郁,山花烂漫,岩壁藤蔓青翠欲滴,蒙络摇缀。碧绿色的涧水倒映着蓝天白云,花草树木,天空的飞鸟和观瀑亭。每逢雨季,上游的水汇注到老龙涧,形成瀑布。瀑布腾空而下,水花四溅,如无数银花在空中绽放。近听轰轰作响,似万马奔腾,又如机械轰鸣;遥望如无数白练悬挂在悬崖峭壁之上,随风飘逸。观瀑亭蔚为壮观,堪称一绝。

    老龙涧的上面是一条山沟,我顺着山沟旁的小路向上攀登。山沟里乱石林立,乱石奇形怪状,让你产生无尽的遐想。一条小溪流在无声无息的流淌,由上而下,时宽时窄,时急时缓,静静的流淌,如音乐家演奏的一首旋律舒缓的美妙的音乐,使人的心也沉静下来。山沟旁的石壁上有山泉渗出,如丝如缕,无声无息的汇入小溪。小溪旁林深叶茂,野花遍地,幽香阵阵。溪水中,岸边长满了绿色的青苔。鸟儿在高高的枝头啁啾个不停,声音清脆,婉转,悠扬。“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里没有一点噪音,只有婵儿和鸟儿在纵情歌唱。溪水清冽,我手掬一抷溪水,洗去脸上的污垢。溪水凉爽,一阵惬意传遍全身。我小心翼翼地踏着乱石继续向上走,小溪旁边略微平整的地方摆放着两张石桌,石桌旁各有四个石凳。石桌和石凳古朴而雅致,但都不是正方形和正圆形,而是奇形怪状,只是桌面和凳面还算平整。有很多游人在此打牌或者就餐。我在默默地孤寂地等侯女友的日子里就曾在此休息,就餐。女友来的时侯会带来面包,牛奶等食物,我和她就坐在石桌旁享用。

    继续往前走,攀爬上几个陡峭的石壁,跨过一条流水淙淙的山涧。一座红墙碧瓦,飞檐挑角的古刹矗立在眼前,让你眼前一亮。这就是闻名遐迩的石佛古寺,石佛古寺在苍松翠柏的掩映下逾发巍峨森严。我揩了一把汗水,拾阶而上。大门两边黑色的柱子上写着一副对联:“深山藏古寺,观佛有缘人。”太阳已经西斜,几乎没有什么游人了,殿门已经关闭,我只好沿着前殿的墙角,顺着小路继续往上走。一座青铜铸就的五六米高的香庐伫立在路的正中央,香庐内烟雾缭绕,每逢节假日,很多善男信女来此烧香,磕头,祷愿。抬头向上看。寺庙的主殿还没有关门。我内心一阵惊喜,拾阶而上,来到大雄宝殿门口。高大的红色的廊柱上题有“莲座拥祥云,千处祈求千处应。普门施法雨,万邦有感万邦灵”的对联。主殿正门前几个和尚,尼姑席地而坐,在虔诚的诵经,声音沉静,幽远。边诵经边有节奏的敲着木鱼,声音清脆,悦耳。有两个小孩在一旁静静的聆听,似乎听得很入神。听惯了流行歌曲的我,偶然听到诵经声,顿觉耳目一新。有一种“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之感。诵经声纯净,平缓,像一首恬静美妙的音乐,静静的在山林里,在岩石间流淌,也静静的流进了我的心田,使我的心也沉静下来。慢慢的,登山的疲劳消失了,尘世的烦恼也在慢慢的消失。这时的我仿佛超然物外,遁入空门,把尘世的功名利禄,宠辱得失都抛诸九霄云外,俨然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在虔诚的诵经。我听了一会,便进入主殿,主殿内金壁辉煌,香案上烟雾缭绕,中间矗立着高大的千手观音塑像,两旁众罗汉怒目圆睁,身体都向前倾,让人担心他们会倾倒下来。我在大殿里绕了一圈,便走出殿门,顺着山路向山下走。因为天色已经慢慢的晦暗下来。两个听诵经的小孩也跟在我的后面,跳跳蹦蹦的下山来。两人是姐弟俩,非常活泼可爱。看到我拍摄照片,小男孩好奇的问,叔叔你拍照片干嘛?我说我要写文章用。姐姐说,你写文章干什么啊?我说留给人阅读。姐弟俩对我的回答很是惊讶。过一会姐姐高兴的说,要带我去仙姑洞,说他们家就住在山下,对这非常熟悉。我正好想去仙姑洞看看,便欣然应允。一路上姐弟俩叽叽喳喳,问了我许多有趣的问题。

    要去仙姑洞,需翻过一座伊山第二高的山峰。山峰的最高处有一座亭子,亭子里仍有很多人,在拍照留恋,休憇。我站在亭子旁的悬崖绝壁之上,向远方眺望,顿生山登绝顶我为峰之感。山风习习,裹挟着一股夏日少有的寒意,使人格外舒爽。我向山下俯瞰,山下楼房粼粼,街道纵横交错,马路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上行人如织。我忽然自失起来,古人云:“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此刻,我深有同感。人比之于大地万物,宇宙苍穹,是多么的渺小,就像大海里的一滴水。离开大海,转瞬即逝。而大自然又是多么的伟大,包吞寰宇,孕藏万物。人之于历史,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人生短暂,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此刻,尘世中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荣辱得失,在我看来,都如过眼烟云。想起尘世的营营苟苟,勾心斗角,明枪暗箭,真是觉得可笑之至。觉得那些人,真是无知至极。那些当官的,贪污那么多钱,买那么多房干嘛?有必要吗?瓦屋千间,只住一间。良田千顷,一日三餐。这些贪官,结果就像红楼梦里说的“因嫌乌沙小,致使枷锁扛”。虚幻的富贵之后,锒铛入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从古至今,贪官污吏的下场无不如此。人与人之间也不要去斗来斗去,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人应该抓住生命里的每一天,让每一天过得都充实,快乐,有价值。而不要去与他人明争暗斗。须知,你在害了别人的时候,内心也会不安的。如果别人反过来报复你,你则面临更大的损失。与人争斗的结果往往没有胜利的一方,而是两败俱伤。与其如此,人与人之间不如友爱相待,和睦相处,相互信任,相互帮助,这样,人间就会变成美好的天堂。

    两个小朋友,拉着我的手,急不可奈的要把我带到仙姑洞。在他们的引导下,我顺着木制阶梯向下走。两条疲惫不堪的腿,不像登山时那样用力,轻松了不少。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仙姑洞。原来这里不独有仙姑洞,还有一个神仙洞。神仙洞和仙姑洞连在一起,挖凿在悬崖绝壁之上,洞口朝南。神仙洞在西边,靠近路口。只有一条崎岖的狭窄的小路可供通行。我顺着小路向神仙洞走去,神仙洞不大,连在一起大概有两三个洞穴,没有门,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几个瓷质观音座像,洞穴下面平整的地面上有许多烧香剩下的灰烬。灰烬的南边还有一个供人跪拜的皮垫。显然,平时会有很多人来此祈愿。顺着小路向东走几步,便来到了仙姑洞。仙姑洞也有两三个洞穴,里面也整齐的摆放几个着观音,如来佛主的瓷质坐像。洞穴下面也有许多烧香剩下的灰烬,灰烬的南边也有一个坐垫供人跪拜。看来,现在仍有很多生病的人前来烧香为自己和亲人祈愿,希望自己或者亲人疾病消除,幸福安康。传说,解放后有一个仙姑在此修行,当时有很多病人来此求药。病人闭上眼睛烧香祈祷,一阵清风吹过,心诚者面前的白纸上便会出现药物。回去服用后,病情便会好转甚至痊愈。当时求药的人很多,庙会时曾达到两万人,跪遍整个山坡。破四旧时,仙姑被人带走,据说当时仙姑有九十多岁。我对仙姑施药救人一事,并不相信,只是人们善良的愿望和心理暗示罢了。过去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非常差,生病了没钱看。但又不能等死,只好求仙拜佛。于是,仙姑施药救人的传说便应运而生。这是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一种表现。现在,社会发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生病了都到医院里去治疗,不必去烧香拜佛了。一些人偶尔还会来烧香拜佛,只是他们的习惯做法,借此表达一下他们的善良愿望罢了。

    我从仙姑洞折回,继续向山下走。两个小朋友像完成任务似的高兴极了。但他们说天快黑了,他们要回家了,那个漂亮的小女孩邀请我春节再来玩,并礼貌的与我道了别。走下去很远,他们还在向我挥手。我被他们的单纯和真诚所打动。心想,人要永远拥有一颗童心多好,永远单纯,天真,快乐。

    快到山脚处有一块比较大的平整的地方。东边建有一个亭子,叫清风亭。我来到亭内,记忆的闸门又一次打开。那段伤心的往事又涌上心头。我和女友的绝别就是在这个地方。那天晚上九点钟左右,女友答应我就在这里见最后一面。我们相拥而泣,“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我们知道,我们俩都有不能言说的苦衷。我是不堪生活的重轭,而她却拗不过她父母的威逼。黑暗中我能感觉到她的泪水在无声的滑落。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此时此刻,我们“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激动而慌乱。我们深知,这一别,以后再无相见之日,是生死两茫茫。望着她瘦弱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我的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双眼……

    石佛寺的西边有一口井,名曰通海泉。灰白色的圆形井台班驳陆离,井水已经枯竭,井口也用钢筋封闭了。井台四周是用青石板铺就的小广场。传说过去附近居民久旱无雨的时候都来此取水做饭,因取之不尽,村民疑其直通东海。又传说是因为住在栖龙洞的东海龙王三公主白云仙子,每年的八月初八要从此井回东海看望东海龙王,故名通海泉。神话故事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让人着迷。

    站在通海泉旁向西望,一座巨大的佛像矗立在眼前,在夕阳中金壁辉煌,这尊坐像是释迦牟尼说法坐像,海拨高66米,佛体高33米,莲台高六米,通体用锻铜工艺制造。据说是亚洲最大的室外露天佛像。佛像高大巍峨,释迦牟尼坐在莲花之上,面容慈祥,庄严,两眼似睁非睁,左手放在膝盖上,右手似在向信徒示意。这尊坐像建成后,引起轰动,吸引了很多海内外游人前来观光留恋。

从通海泉继续向下走,不几分钟便到了景区的出口处。

    此时,夕阳西沉。金色的阳光洒在大伊山的花草树木上,洒在大伊山的亭台楼阁上,洒在释迦牟尼的坐像上,也洒在游人笑意盈盈的脸上……

    我回首遥望大伊山,夕阳中的大伊山俞发巍峨壮观,秀丽多姿。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通讯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新安镇中科府苑小区E03—2#—601室,邮编:222500.  电话15715129987.   QQ1072723341.  邮箱1072723341@qq.com

微信15715129987.





打赏
【编者按】:欢迎评鉴。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