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4-21 14:36   阅读:41   评论:0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长篇连载·第三章)

第三章

  李仁寿的家住在粤西一个小山村里,这里重峦叠障,山高坡陡。连绵不绝的青山一座连着一座,山间长满了青翠欲滴的各类林木和果树。这里的山民们,大都以种植甘蔗、果树和谷物为生。

  李仁寿是一个很聪明能干的人,他骨子里有一种反叛的冲动,他没有循着父辈和乡亲们的足迹,固守在几分田地和山野之间,过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而是和村里另外几名年轻人做起了买卖。而且收入所得远比耕田犁地要容易得多。因此,在山村里,他是人们普遍认为的能人那一类。

  粤西山区有许多土特产,香蕉、龙眼、橙子、荔枝是这里最著名的特产。然而由于交通不便,这里的村民们都是以极低的价值,贱卖给那些上门来收购的外地商贩们,“种菜的不如贩菜的。”过去人们都如此形容耕田种地的农民。李仁寿看到了这一点,便邀约了村里几名不安分的小伙子,干起了收购销售土特产的行当。这一次到云阳市,就是与几家商户进行了联系和沟通。

  公共汽车在山路上七弯八拐的。车窗外,青翠的山峰连绵不绝,山峰时而陡峭险峻,时而孤自兀立,山上松树和杉木高高地站立。在一些地势稍稍平缓的坡地,则随处闪过几蓬翠绿的茘枝树和龙眼树,几间青砖布瓦的农舍便掩映其间。

  燕子紧靠在车窗边,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李仁寿的怀里。她知道,从此以后,她将是他的女人了,她要把她的一生,她的一切,全部寄托在这个陌生而又让她有些痴迷的男人的身上了。

  经过一天的奔波,客车终于驶进了小县城的汽车站,燕子和李仁寿又转了一辆出租车,一个多小时后,便来到了李仁寿的家。

  这个家在这一隅小山村里,可说是鹤立鸡群。这是一个二间小楼房,红墙青瓦,窗明几净,房子座北朝南,屋后是一片苍茫茫的群山峻岭,房子前面不远处,则是一条深深的山涧,绿茵茵的溪水,哗哗地流个不停。门前,几棵枝叶硕大的荔枝树,在风中摇来摇去,象是在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

  “阿枝,来客人了。”李仁寿对着房间喊了起来,没有人应声。他推开房门,屋子里空无一人,“阿枝到哪去了?”他想着,几天不见人,她又死到哪去了呢?李仁寿心里不悦地说。

  “阿枝?就是你老婆吧?”燕子脑子有些茫然,她弱弱地问。

  阿枝就是李仁寿的结发妻子。结婚十年了,却一直没有生育,这是李仁寿的一块心病。父亲在世时,也常常跟他唠叨这事,每每父母问起时,李仁寿总是敷衍着说:“快了,快了。”可他自己却比老人们更着急。

  李仁寿略一思忖,对燕子说:“燕子,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有老婆么?那是我家婆娘呢。正在办离婚呢!”李仁寿直言不讳。他等着燕子的反应:即便是劈头盖脸的怒骂或者是发泄,他也一样能够接受。

  然而,此时的燕子,却一脸平静。她似乎压根儿感觉这个叫作阿枝的人,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呃。”燕子毫无反应地应了声,“她到哪去了?”

  “谁知道呢?好了,不管她了。”李仁寿这会根本不想知道阿枝的去处了,甚至希望她从此永远不再回来。

  李仁寿家里来了一个十五岁的小妹子,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在小山村传开了。

  他们这个村子,仅二十来户人家,而且本家族人占了近一半。见李仁寿家里有这等好事,大家不约而同地聚到了李家。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的光景。四月的山村,空气中弥漫着各种花儿的清香,荔枝花,龙眼花都一团一团地开得旺盛,各家各户房前屋后的小鸡、小鸭,也摇摆着身体,在四处转悠。

  李仁寿掏出香烟,一根一根地奉给前来玩耍凑热闹的乡邻们。这时候,不远处一间小瓦屋里蹒跚着走出来一位老妇人,她径直来到了李仁寿旁边,老人坐了下来。

  “寿儿,听说你带回来了一个小阿妹,是吗?快让阿妈看看。”老人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

  “燕子,快出来见我阿妈。”李仁寿叫着,赶紧跟阿妈往屋里走。燕子哪见过这世面?她一个人躲在房间,哪里敢出来?

  阿妈来到房间,见正在门边羞答答的燕子,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黄毛丫头,一脸不悦地对儿子说:“寿,你给我出来,我问你。”老人顿了顿,一下子板起脸来,认真地说:“你跟阿妈说实话,寿,你从哪弄来的这个黄毛丫头?是不是?”阿妈话没说完,就停下来,她盯着燕子看了好久,顿了一会,语气严肃地对李仁寿说,“寿!你要跟阿妈说实话啊!”

  李仁寿“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说道:“阿妈,您老放心,儿子象那玩世不恭的人吗?燕子,燕子她可是真心实意,心甘情愿的啊!”

  “孩子!”老母亲又定定地看了燕子足足有两分钟,燕子那娇羞的脸上稚气未脱,乌黑的马尾头发,散发着一种青春女子的气味。一身合体的粉红色的连衣裙,显出女性的美丽。老人看着看着,忽然一下子眼泪涌了出来,自己的孙女二妞不也才这样大吗?她还在镇上的中学读书啊!

  二妞是老人的大儿子李仁福的大女儿,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今年读初三,马上就要考高中了,仁福两口子对她可是很有指望啊!

  “作孽啊!这是谁家的孩子?”老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轻轻地把燕子拥入怀里。“妮子啊,让寿儿送你回家,好吗?”

  “不!阿妈,这儿就是我的家。我,我哪儿也不去!”燕子的泪倏忽掉了下来。她生怕阿妈把她赶走,自己又像一叶飘摇不定的小舟,居无定所。

  阿妈摇摇头,又不自由主地点点头。她心里,实在不忍燕子被蹧塌啊。可燕子,却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了,她是离不开李仁寿,离不开这个家了。

  不知是哪家的媳妇儿已经帮着煮好了饭菜,大伙儿把桌子抬到门口,香喷喷的饭菜、米酒摆满了一桌。这个晚餐,大伙儿喝得很尽兴,只有燕子无语地吞咽着,她的脸上似乎没有太多的兴奋,只有一丝不易觉察的苦闷和无奈。

  天完全黑下来了,小山村里,星星点点地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灯火。山风在窗外呼呼地作响,山间时不时传来几声山雀的忽哨,啘啭而又好听,屋子前面的涧溪里,潺潺的流水声,象温柔的少女在唱着一曲动听的歌。

  燕子坐在床沿,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李仁寿走过来,一把搂住燕子的右肩,燕子温柔地挣扎着,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渴望和冲动,也有一丝惊恐和害怕。她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从怀里摸出来一样东西。

  “这是啥?燕子?”李仁寿也跟了过来,好奇地问。

  燕子不作声,轻轻地把手绢打开,一个淡红的梳子出现在她面前。

  • 罗银湖说

  • 期待读友们关注支持、本作品……

加载下一章


打赏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