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4-23 07:37   阅读:44   评论:0

童年的歌谣(散文)

在我记忆的深处,最难忘的是母亲教给我的那些童年的歌谣。她教会了我牙牙学语,她搀扶着我蹒跚学步,她陪伴着我度过了欢乐的童年,她携着我一路走来,跨过了人生的青葱岁月,直至白发苍苍,容颜衰老。

儿时的我,总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享受着那温馨而又祥和的母爱。当我撇嘴欲哭的时候,母亲便轻轻地拢着我的两只胳膊,把我的一双柔嫩细小的手指对着一起,一会将手指合拢在一起,一会又将手指轻轻地分开,一边逗着我,一边甜甜地唱着:“虫虫飞,虫虫走,虫虫不咬娃儿的手,娃儿躲到灶门口。”母亲的歌声虽不是很美,却一下子将趴在我身上的哭虫赶得无影无踪。我在母亲的怀里蹦跶起来,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双手也快乐地乱舞起来。而此时的母亲,也因为我的开心和快乐而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到了开始学走路的时候,我却反倒有些耍赖和调皮了。走上两步,就想往母亲怀里钻,甚至有些撒娇的样子。如果母亲不抱我,我便不假思索地往地上一扑,准备打滚了。这时,母亲便轻轻地扶起倒在地上的我,不怒不恼,她坐在一条不高不矮的小长板凳上,把我的身子夹在她的双腿间,两只手把我的一双小手又拉在一起,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翩翩舞动起来。口里也唱了起来:“咔咔板凳歪,菊花开,我是妈妈的小乖乖。乖乖要看小狗狗,妈妈送个兔兔来。”母亲唱完了,又把我的两只小手捏成拳头,两只大拇指则并在一起,弄成一个小兔子的模样,一上一下摆动着。母亲含着笑,凑近我的脸问道:“小兔兔乖不乖?好玩不好玩?”

我被母亲逗乐了,离开母亲的怀抱,又摇摇摆摆地向前面走去。母亲则紧跟在后,注视着我,准备扶起随时可能摔跤的我。

五月初,菜地里的豌豆花己经谢了,豆荚已长得圆圆鼓鼓。这时候,也是乡下开始忙碌的季节了。母亲早早起床,做了我们爱吃的豌豆焖饭,等候着我们兄弟们起床吃饭,然后带我们到田里去。因为我家房子就住在河边,母亲不放心我和弟弟在家,所以每次下地都要把我们带在身边。

我撅着小屁股睡得正香,就听母亲叫道:“四伢子,快起来吃豌豆八果。”可我还是睡意矇眬,哪想起来?母亲忙跑过来,把我头上的被子掀起来,说道:“你听,外面树上的八角子鸟都在唱歌了,你还不起来?小心它把你的豌豆八果吃了,你就没饭吃了。”我忙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侧起耳朵,门外还真有八角鸟在婉转唱歌呢。“它唱的什么呀?妈妈,你也教给我唱啊。”我娇嗔地说。母亲便有板有眼地唱起来了:“豌豆八角,哥哥烧火,姐姐捡柴,我拿碗来。”一曲下来,母子俩都哈哈笑了起来。我想:八角子鸟还会在豌豆成熟的时候,唱着歌来跟我们抢豌豆饭吃,真不要脸。

父亲在离家二十里外的公社农科所工作,每月只有一两次回家和我们母子团聚,而且还是下班后步行回家,因为父亲不会骑自行车。

这天,父亲回家的时候,己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母亲早己将两块大门缷下来,用长板凳架好,铺上草席,我和弟弟便在这张“凉床”上蹦上蹦下了。

哥哥和姐姐们则缠着久违的父亲,要父亲给他们捉萤火虫。父亲拗不过他们,只得带着他们到河边去捉萤火虫了。

弟弟一会在母亲背上翻上翻下,一会在我的胳膊肘挠几下,嘻嘻嘻地傻笑着。我则死缠烂打地要母亲教我唱童谣。母亲白天在地里打了一天农药,累得腰酸背痛,很疲惫的样子,见我硬要唱,便也来了精神。母亲一边让我抬头看天上白花花的月亮,一边拍着弟弟的屁股,柔声说:“别闹了,五儿,跟你四哥一起唱童谣。”弟弟停止了嘻闹,和我一起,静静地听母亲唱了起来。

“月亮哥,跟我走,走到南山卖笆篓。笆篓笆,卖坯笆。坯笆软,卖竹片。竹片尖,柱上天。天又高,搭把刀。刀又快,好切菜。菜又甜,好过年。菜有苦,好过十五,菜又辣,好过十八。”

一曲下来,我和弟弟都听得入了迷,弟弟直拍手,我也高声喊起来:“妈妈,再来一遍,今晚你要教会我们才能去睡。”母亲见我们两个如此痴迷,便一遍又一遍地教我们,直到把我们俩兄弟都教会。这时候,夜已深,父亲和哥哥姐姐们也捉了满满一瓶子萤火虫凯旋归来。

最让我难忘的是,母亲教我唱《三岁的娃会放牛》这首童谣的情景。“三岁的娃,会放牛,放的什么牛?花牛。什么花?菜子花。什么菜?辣嘠菜。什么辣?胡椒辣。什么湖?洞庭湖。什么洞?老虎洞。什么老?角老。什么角?水牛角。什么水?糖水。什么糖?麻糖。什么麻?线麻。什么线?索线。什么索?鞋底索。什么鞋?缎子鞋。什么缎?鸡蛋。什么鸡?雄鸡。什么雄?狗熊。什么狗?豺狗。什么豺?劈柴。什么劈?斧头劈。什么斧?豆腐。什么豆?黄豆。什么黄?蚂蟥。什么蚂?客马。什么客?一条蛇是你姑爷,一条龙是你祖宗。”每次母亲教我唱的时候,都要把童谣里面所描绘的事物跟我作详细地讲解。唱到什么线索线的时候,母亲便把纳鞋用的针线拿出来,示范给我看。唱到什么豆黄豆的时候,母亲便抓出一把黄豆来,告诉我这就是黄豆。

其实,母亲教给我们唱的童谣,远远不止这些。长大后,我问母亲,您又不识字,怎样懂这么多的童谣俚语。母亲笑笑说,我也没啥能耐,这些都是你外公外婆教给我的。

童年的歌谣,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是滋润我们幼小心灵的阳光雨露。她承载着母亲对我们深切的挚爱,殷实的呵护。她带给了我们无尽的欢乐,让我感念至深,终身难忘。


打赏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