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8-04-25 10:15   阅读:49   评论:0

兔唇女孩(散文)

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三四的样子;她,头发乌黑颀长,柔柔顺顺地披在脑后;她,脸庞白晳瘦削,双眼显得总是有些木纳、自悲自怜的样子;她,上嘴唇上有一道很深的疤痕——那是几年前,父亲带她到广州整形医院做整形手术时留下的。尽管她上唇的一个大豁口被填平了,但人们依然能十分清晰地看出,她是一个兔唇女孩。而且,她说话的声音极细小,吐词含混不清。每每说话时,她就显得底气不足,声音几乎打颤。

记得她第一天到这个只有二十来人的小五金厂应聘的时候,身穿一件红色的夹克。她低着头,毕恭毕敬地,像个小学生一样,站在工厂的一台模具旁,接受文员阿美的询问。

阿美问她:“你多大了?”她红着脸,怯怯地说:“二十了。”阿美又问:“你以前在哪里做工?”她如实地回答:“在一家塑胶玩具厂做喷油工。”她的心跳加快,口齿不清。“为什么不做了?”阿美睥着眼,斜视着她,“好好的,为啥不做了呢?”阿美是个广西少妇,三十上下的样子,说话时把“为啥不做了呢”几个字拖得老长。她一时语塞,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停顿了约摸二十秒钟后,她才缓过神来,有些结巴地说:“那里,那里每天,上班十,十三个小时,累,累人。工资每月,才,才一千块。我就,不干了……”她像是被人在掏心窝子一样,惶恐到了极点,脸也憋得通红。虽然是二月的天气,窗外飘进来的风还有些凉意,但她的额头上却渗满了一粒一粒晶滢的汗珠。

她被工厂聘用了。用那台模具,手工打生耳,就是专门制作表带的那种原件。一天十一个半小时的上班时间,工资二千元。

她很高兴。干活的时候,她总是低着头,眼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台模具,左手将制作生耳的钉头、通管和弹簧,小心翼翼地拿好,然后根据操作程序,慢慢地将这些部件放入模具的模子内,右手抬起模具的操纵杆,力道均匀地,一上一下压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个合格的生耳就做成了。

她很少说话,平素很难看到她开一次口。更难看到她笑一回。在跟她共事的近半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听到她跟同事主动说过一句话。除非是文员或老板有公事找她,她才会问一句答一句。

吃饭的时候,她也从不在餐桌旁就座。她总是等其他工人,将餐盘里的菜都夹到碗里后,才拿起公筷,往自己碗里夹一点菜。然后,独自来到饭堂外面的屋檐下,站在那里,一边扒着碗里的饭,一边用脚尖轻轻地在地面上捻着。无论晴天还是下雨,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站在那里,吃完后,再洗干净碗筷,跑到楼上,低头在她的那台模具前工作起来。

有一天,大约是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她怀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赶紧掏出来,走到阳台上,呜里哇拉地说了起来。三分钟后,她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哭得好伤心。“怎么了?阿梅?”女老板秀云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问道。“我阿爹,我阿爹得了脑出血……”阿梅泪眼婆娑,抬起右胳膊直擦眼泪。“那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女老板秀云神情有些紧张,怜恤地问道。“我想结完工资,回去看阿爹。能行吗?”阿梅又是怯怯地说。“当然可以了。如果你需要,我还可以预支一个月的工资给你。”女老板又关切地说道。“真的吗?老板,您不会骗我吧?”阿梅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老板娘口里说出来的。阿梅清楚地记得,她原先所在的那家玩具厂的老板,是个五大三粗、肠肥脑满的中年男人。工人们在干活的时候,他总是把双手拢在胸前,高仰着头,在工厂里的每一个工位前转来转去。还不时用他那双幽灵般的三角眼,左右睃巡着。有时候,谁上了厕所,如果三五分钟还没出来的话,他就不停地抬起左手捥,盯着那块进口雷达表看着,眉头也皱得像座小山似的,脚下的皮鞋也上下跌得水泥地板咚咚直响。阿梅忘不了,有一回,自己的肚子痛得要命,便跑到厕所去蹲了会。大约七八分钟后,她听到厕所的门被拍得啪啪响。那个胖老板在门外大声吼着:“杨梅!你是在生娃吧?都像你这样,我的工厂只有不开了!”无奈,阿梅只得捂着肚子急匆匆地跑了出来。那月发工资时,胖子老板对自己说:“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一个残疾儿的份上,我早就让你打包走人了。”还为此扣了自己五十块钱的工资。想不到,这个五金厂的老板娘却对自己这样关心体恤,她连声说:“谢谢您!老板娘!真的谢谢您了!”说完便给老板娘鞠了一个躬。

当天下午,老板娘亲自开车把阿梅送到汽车站,为她买好了回家的车票。老板娘还送了一个一千块钱的红包给阿梅。老板娘说:“这是我送给你阿爹买点营养品的。钱不多,但是我的一个心意。你回家后,你阿爹有什么情况,你随时给我打电话来。”阿梅死活不肯接老板娘的钱。她哭着说:“老板娘啊,我长这么大,还从没碰到过像您这样好心的老板。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不忘。”

半个月后,阿梅返厂了。老板娘惊诧地问:“阿梅,你一个月的假期还没到啊?怎么就回来了?”阿梅神情激动,她流着泪说:“我阿爹让我回来的。他对我说,妮啊,人家老板娘跟你一不是亲,二不是邻,把你当人看,你要知恩图报啊!”说到这里,阿梅吁了口气,又说,“我知道厂里赶货忙,我怕影响了工厂的进度,所以叮嘱我奶奶好好照看阿爹。就过来了。”阿梅说完,老板娘吩咐文员阿美沏了一杯热茶递给了阿梅。

“你阿妈呢?怎么不让你阿妈照顾你阿爹呢?”老板娘又问道。这一问,阿梅的泪一下子又落了下来。阿梅哽咽着说,“我阿妈在我一出世的时候,看到我是个兔唇女,觉得丢人现眼,在我刚满月的时候,就离开我和阿爹,跟人跑了。”听到这里,老板娘显出十分怜悯的神情来,文员阿美也咬紧牙,恨恨地说道:“你阿妈怎么是这个样子啊?太不是人了!”阿梅哭着说,“阿美姐,请你别这样说我阿妈好吗?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我阿妈长得是什么样子。虽然她不要我和阿爹了,但她毕竟是我阿妈。”“那你阿爹怎么不再为你找一个妈妈呢?”老板娘又问。阿梅摇摇头,叹息地说,“我阿爹是为了我才放弃找后妈的。那时候,我们家里穷,阿爹为了攒钱帮我做手术,还要照顾奶奶,我奶奶是个聋哑人。就一个心眼扑在地里,累死累活干活挣钱。他说要帮我把兔唇整好,要让我堂堂正正地做人,不能让人看不起我……”“你阿爹真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好父亲啊!”老板娘感慨地说,“阿梅,你阿爹的病到底如何了?需要我帮忙吗?”“谢谢您了,老板娘。我阿爹的病现在稳定了些。”阿梅说到这里,又叹息一声,“我要好好打工,好好挣钱,帮阿爹把病治好!”听到这里,文员阿美蹙着眉头说:“靠你这样挣点钱回去帮你阿爹治病,那要等到何时啊?”“阿爹说了,现在政策好了,有合作医疗,让我挣点钱自己攒着,以后给自己做嫁妆。我怎么会出嫁呢?我要陪着我阿爹。我要挣钱养我阿爹……”阿梅说完,赶紧到模具前去打生耳了。

下班的时候,文员阿美把阿梅叫到办公室,对阿梅说:“阿梅,老板娘说了,从今天起,你的工资涨到三千!安心干吧!老板娘还说了,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跟她讲!”阿梅听到这里,又激动地哭泣起来。她连声说,“我怎么遇到这样好的老板娘啊?我该怎样感谢老板娘啊?”阿美也感动地说:“老板娘过去跟我讲过,她读大学的时候,家里贫穷,经常得到爱心人士的捐助,才顺利完成学业。她曾立誓:自己将来一旦事业有成,一定要无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这里就是我的家啊!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们!”阿梅大声说,“我一定要把阿爹的病治好。到时候,让阿爹亲自来谢谢老板娘!谢谢你们!”

自此后,每次见到阿梅,我都看到她信心满满的样子。时不时,还听见她同工厂的那些同事们主动打几声招呼。阿梅的脸,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笑容,也在她的脸上绽放着,竟是那样好看。


打赏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