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9-05-27 17:16   阅读:149   评论:0

七.怀孕‖胥通振(小说《孽缘》连载)

      

年华似流水,日子在指缝间悄悄的溜走。

一天,饭店厨房里,兰兰在洗刷碗筷。有一盘剩一半的牛肉菜,兰兰想把它倒入垃圾桶,就在她端起碟子的时候,一股牛肉的腥味冲入鼻孔,她一阵恶心,胃里的食物往上涌。她赶紧撕了些卫生纸,到外面下水道边,“哇”地一声,中午吃的饭菜全呕了出来。心跳的厉害,她用手拍了拍胸口,平静了一会,然后她舀了碗水漱了口,用冷水洗了把脸。现在她略微舒服了些。她以为里受凉了,也没当回事,过一会,继续刷碗。
    可是从那一次开始,她一见荤腥就恶心,就呕吐,几天以后,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她赶紧打电话给张建国:“张哥,我可能怀孕了!现在怎么办呀?”张建国听说怀孕了,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情,而是一阵惊愕,他犹豫了一会,然后冷冷地说:“怀孕了,你确信吗?”兰兰带着哭腔说:“很可能怀孕了,你带我去查查吧?”“好的!”“张哥,假如真怀孕了怎么办呀?”张建国豪不犹豫的回答:“那就打掉吧!”兰兰惊恐万状:“打掉?……”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泪瞬间模糊了双眼。她不知道什么叫打胎,打胎疼吗?“不,我要生下来,我一定要生下来……”“啪”的一声,那边挂了电话,话筒里传来了“嘟嘟”的盲音。兰兰的似乎意犹未尽,望着手机发愣,他觉得张建国好冷酷,她真想把手机摔个稀巴烂。
    第二天,兰兰请了假,张建国把她带去医院检查。检查是偷偷摸摸的进行。没有去门诊,直接去了B超室。趁病人检查的空隙,医生给她查了一下。医生说兰兰已经怀孕快两个月了。听了医生的话,兰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她就要做妈妈了,她就要履行一个正常女人的神圣职责了。可是,她一想到张建国,她马上紧张起来,他总是让她打胎。她抬头看看张建国,张建国眉头紧锁,阴沉着脸。她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张建国把医生喊到外面,背着人悄悄的塞了三百元钱给那人,医生假意推让了一会后,最后还是收下了钱。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兰兰哭哭啼啼的说:“张哥,我不想打胎,我想把他生下来?”张建国冷冷的看了兰兰一眼,说:“打了吧,你还未成年,我们也没结婚,生下来怎么办?”兰兰哀求的看着张建国,嗲声嗲气的说:“不,我要生下来,我自己带。”张建国脸上一阵抽搐,阴着脸说:“不,一定要打掉。生下来像什么。”“那……那……我们现在结婚不就行了吗?”她羞红着脸说。他怔住了,继而几乎咆哮着说道:“结婚?休想!我不会和你结婚的。”兰兰惊愕了:“不会和我结婚?可是你以前不是说一定会娶我的吗?”张建国迟疑了一会,用低低的声音说:“我什么时候说一定娶你的?那是以前。”兰兰见他出乐尔反尔,失望的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张建国赶紧又过来哄:“好了,宝贝,我刚才说的是气话!都怪我不好,我们先去吃午饭吧。这事以后再说吧!……”在他的软磨硬泡下,兰兰只好作罢,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悻悻地回到出租房内休息。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