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9-07-16 17:11   阅读:18   评论:0

八.疑云重生(小说《孽缘》连载)

      

兰兰在张建国为她营造的虚假的温柔乡里渡过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她觉得幸福快乐,只等那个心宜的男人有一天把她接入洞房,然后她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过上让其他姐妹羡慕的生活。然而,昙花只有一现之惊艳,美丽的梦却容易醒……
    一天休假,兰兰和几个小姐妹去街上闲逛,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小西湖。她突然想起张建国的家就在附近,他带她来过。自从他们俩租了房子,她就再没来过。她突然产生了想去看看的感觉。她对其他小姐妹说,你们先去玩吧,我有点事,马上回头我再去找你们。她很快甩开她们,蛰进一条巷子,不一会来到了张建国家。高高的门楣上挂着两个红红的大灯笼,门旁各有一只一人高的大石狮子,大石狮子张牙舞爪,活灵活现。朱红色的大铁门虚掩着,留下能够一个人通过的缝隙。兰兰心里一惊,疑惑难道有人在家?又想万一要被撞见,其不难看。而且她突然来访会不会让他家里人觉得她没有礼貌呢?心里就惴惴不安起来,生了想回去的念头。但她转念一想,自己也就是看一眼就走,他家里人未必会碰到她。于是她像一只蝴蝶一样轻盈地飘落在门前,悄悄地把头伸进虚掩的门缝,向院里快速地扫视了一圈。院内没有人,样子还是以前的样子。然后她准备离开,她怕被她家里人撞见会搞得很尴尬。就在她迈步准备回去的时候,院内突然传出一个年轻女人嘻笑的声音。兰兰感到惊诧不已。据张建国讲,他家在县城有几套房产,他的父母这里不常来,也就张建国偶尔来住住。而且张建国就弟兄一个,没有哥哥弟弟,也没有姐姐妹妹。这女人的声音,会是谁呢?兰兰感到非常纳闷。好奇心驱使她回头看看,这到底是谁的声音。她回头,靠近大门,透过大门的缝隙向里张望,眼前的一幕令她非常震惊: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从房间里跑出来,脸上笑容绽放,嘴里发出吟吟的笑声,张建国也从屋里追出来,一把抱住那个女子,在她的脸上不停的亲吻,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大苹果,也从屋里嘻笑着追出来,嘴里不停的喊着:“爸爸,爸爸。”兰兰一阵错愕,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做梦吗?她用手掐了一下胳膊,很疼很疼。不,这不是梦。一个巨大的问号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来:难道他欺骗了她?她不能自已,泪水奇眶而出,险些哭出声来。她一把捂住嘴,小跑着离开了,心想,从此以后,与他一刀两断,再也不去理他了。跑下去不远,她又站住了,她想,她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她的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呢!她想回去,当场揭穿他的阴谋诡计,让他难堪。但她回头走几步,又迟疑了,当场揭穿他的阴谋,又能怎么样呢?再说,她也缺乏这个勇气,她不敢直面他那冷冷的眼神……但是……但是……她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抽泣着,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慌乱中,她用因气愤而瑟瑟发抖的手拨通了他的电话,她强忍住抽泣,低声说:“喂,你在哪里呢?”“我在南京开订货会呢!等散会了,我打你电话。”“你……”还没等她说完第二句话,“啪”的一声,那边挂断了电话。那挂断电话的声音,特别的刺耳,就像给了她一记重重的耳光。她痴痴的站在路边,如雕像一般,脸上泪水肆虐;习习凉风,吹散了她的一头秀发……
    过了好久好久,她才回到现实中来。

她踽踽而行,两只腿如灌了铅般的重。

她在内心暗暗发誓,她要离开他,而且,现在,就去出租房里把自己的东西拿回来……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