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9-07-16 17:22   阅读:158   评论:0

九.打胎(小说《孽缘》连载)

  
    过了两天,张建国到出租房等兰兰下班回来,可是他发现,兰兰的衣服鞋袜及一些生活用品不见了,起初他还以为是遭了贼,但他发现他的东西一样没动。他觉得有点不对劲。难道让她发现了吗?他赶紧开车去新亚酒店。兰兰打扫完卫生,也正准备回去,看到张建国,立马返回饭店里躲了起来,不见他。张建国去屋里到处喊:“兰兰,兰兰。”兰兰也不理他。最后,在一个包间里,他找到了她。包间里灯没有开,黑黑的,她坐在里面暗自饮泣吞声。张建国说:“兰兰,好好的,你躲着我干什么?”“好好的?你干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我没干什么对不起你的事,真的,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今生只爱你一人。”“那你告诉我,你上几天去哪里了?”“上几天我去南京开订货会呢,不是告诉你了吗?难道你怀疑吗?”兰兰怒不可遏:“你骗人,你这个骗子!”张建国慌忙向口袋里掏,掏了一张车票出来递给兰兰,信誓旦旦的说:“我真的没骗你,你看,这是我下午回来的车票,还没扔呢!”他把车票直送到兰兰的眼前让兰兰看,兰兰看也没看,一巴掌把车票打落在地。张建国怔了怔,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兰兰,我是真心喜欢你,在我心目中兰兰是最漂亮的。”兰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呸,你还是把你的这份爱给别人吧!到现在你还骗,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都有老婆了,还要为我牺牲一切。别虚情假意了!”张建国一阵错愕,脸色突然阴了下来:“兰兰,你别听别人胡说,我怎么敢背判你呢?你是我的最爱,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人,你要相信我。”兰兰嗤地冷笑了一声:“别骗我了!我全知道了!”张建国傻了眼,问她怎么知道的。兰兰就把她无意中去他家看到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张建国听了后,两眼发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末了,兰兰临走的时候冷冷的摔了一句话给他:“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从此一刀两断。明天我去县医院打胎。”“哐”地一声,摔门而去,留下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第二天,兰兰请了假,又把她妈妈喊来。妈妈喋喋不休地责备,说还不到结婚年龄,要被别人知道了,就丢死人了。兰兰阴沉着脸,无言以对。母女二人来到医院,兰兰吃了打胎药,不一会,腹中巨痛难忍,下身污血淋漓不止,约一个小时后生出一个血肉模糊的肉疙瘩出来,如扒了皮的老鼠一般。兰兰看了看那一块肉疙瘩,无声无息流下泪来。
    她本以为今天张健国会来的,她昨天已经告诉他今天来打胎的,况且怀的还是他的孩子,可一直到中午他也没有出现。她很失望,很伤心,有一种被欺骗被玩弄的感觉。
    她在医院里住了三天,都是妈妈侍候着。三天里,张建国一直没来。出院的时候,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让兰兰不要再理张建国了,以后要洁身自好,不要再做傻事了。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