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19-07-16 17:29   阅读:7   评论:0

十.欺骗(小说《孽缘》连载)

   

 一天下班后,兰兰正在往宿舍去的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旁边“嘎”的一声停了下来。只见张建国满脸堆笑地从车上下来,拦住了她的去路。她睥睨了他一眼,回头就走。他赶紧带小跑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兰兰的手不放,兰兰不停的甩,可惜,他抓地太紧,无论她如何使劲的挣脱也无济于事。张建国死皮赖脸的说:“兰兰,你听我说,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是真心喜欢你。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对你的心,天日可鉴!我马上回去和她离婚,那个臭女人,我早就看她发够了。我马上和她离婚,还不行吗?”兰兰一阵恶心,食物在胃子里上下翻滚。“真心,真心的我打胎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来?”“那几天我特别忙,忙的连觉都没睡好,而且又去了趟上海。真的,不骗你。”说着,伸出了小姆指,在空中晃了晃,意思是谁骗你,就是小姆指,是孬种。兰兰说:“你骗人,你是个大骗子,你欺骗了我的感情!”兰兰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张建国装着痛苦的样子说:“你流产,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也想来陪伴你,可是,我们家公司太忙,那天我要去上海开会,真的,谁要骗你,不是人!”兰兰只顾哭,不想听他的胡言乱语。过了一会,兰兰抬起头来,泪眼婆娑,恨恨地对张建国说:“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俩到此为止,以后我们俩井水不犯河水就当不认识。”说完,她用手把散乱的头发拢了拢,擦干脸上的泪痕,迅速的逃离。
    张建国慌忙上车,启动,在兰兰后面追了上来。在兰兰的前面停了下来,他下车,一把抱住了兰兰的腰,死命的将兰兰往车上拖,兰兰不停的挣扎,可毕竟势单力薄。她想大声呼救,又怕别人看笑话。无奈之下,最终,她上了他的车。他开动轿车,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驶。她无话可说,她的心已冷。只听他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兰兰,我对你是真心的,真的,谁骗你,天打五雷轰……”“兰兰,你想想看,我不是真心爱你,我能借那么多钱给吗?那些钱我也不会往你要的……”兰兰表情漠然,眼睛直直的望着远方,眼神空洞。
    忽然,兰兰的电话响起。铃声,仿佛把她从梦中拽回到现实中来。她拿出电话,用低沉的声音说:“喂,妈妈,有事吗?”妈妈似乎很焦急地说:“兰兰,妈妈有事找你商量一下?”“什么事?”“你弟弟考上了灌南中学,要交一万五择校费,你知道,我们家没什么钱了,都被我上次看病花了,另外还欠一屁股债呢?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向别人借点?”兰兰心里一紧,一阵沉默之后说:“一万五?”心想,上次妈妈生病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借张建国的钱还没还呢,这几个月,自己也就聚了一两千块钱。借,往哪借,她同宿舍的那几个姐妹,都来自农村,家里都很穷,挣的钱,也都交给家里用了。但是弟弟考上了灌中,不念怎么能行,很多人想考,还考不上呢?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支持弟弟读书。妈妈那边焦急的催促着说:“兰兰,能不能想到办法呀?”兰兰犹豫了一下,说:“没问题的,但要给我几天时间。”“行,正好他们学校要七月十号之前交钱,还有几天呢!你慢慢想办法。”“好的。”兰兰挂了电话,犯起了惆怅,心里琢磨着,上哪去  借钱呢?
    这些话全被张建国听在耳朵里,他得意地笑着说:“不就一万五千块钱吗!宝贝,别急,明天我就去提给你。亲爱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兰兰一怔,却未置可否。这个令她伤心的男人,这个欺骗了她的感情的男人,他的帮助还能接受吗?对于他主动向她伸出的橄榄枝,她未置可否。
    最后,他把车开到了他们租的房门前停了下来。她敏捷地推开车门,下了车,脚尖一点地,就快速的逃离。她要离开这个令她伤痛欲绝的地方,就在这个地方,她把她的贞操给了他,给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屑小之徒,一个有妇之夫。想起这些,她就觉得脸红。但是他,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此时,她仿佛是他的猎物,既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捕获,他怎么能轻易放走即将成为盘中美餐的她逃离。他赶紧追上她,把她抱了起来,就像抱着即将成为盘中美味的羔羊,向卧室走去,任她在他的怀中挣扎,捶打着他的胸口。
    他腾出一只手来,掏出钥匙,开了门,进来,又把门“轰”地一声关上,立即用嘴睹在了她的嘴上,她左右晃动脑袋,避让,用力的推他的胸。她不能容忍一个有妇之夫,一个曾经亲吻过别的女人的男人再去亲近她。但是,她实在挣脱不了。毕竟他正值壮年,而她仅是一个柔弱女子……
    他把她放在床上,然后去脱她的裙子。她用手去阻挡,“嗤”的一声,裙子被撕裂,露出白皙的大腿。他把裙子用力的扔向墙角。又去脱她的裤衩,她一边带着哭腔喊:“不要……不要……”一边用手拽住裤衩,“嗤”的一声,裤衩又被撕裂,他把它用力的扔向一边。她知道,她已经落入他的魔掌,无法逃避,而且她已经很疲惫了。她只好任她脱去她的上衣,乳罩,一具白嫩娇美的少女的胴体展现在他的眼前。他在她身上如饿虎般疯狂地抚摸着,如饥似渴地吮吸着。她无力反抗,浑身像棉花一样松软无力。她想,眼前的这个虚伪的男人之于她,只是觊觎她的美色和肉体,把她当着掌中的玩物而已,哪有什么真情可言……
    事毕,他心满意足的倒在一边,闭着眼睛,如死了一般,畅美无比。而她,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明媚的阳光已经投过窗棂投射到卧室的地板上。阳光掩盖了多少黑夜里的罪恶,而它却以光明示人。

张建国把刚提来的一万五千元钱交给她。她豪不犹豫的接过钱,放在枕边。你从我的肉体上得到快乐,我的损失,你必须用金钱来偿还。现在我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也不欠谁的。所以她接钱的时候,理直气壮,而一点也不感到脸红。然后接过张建国刚给她买的新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用手理了理散乱的头发,提上钱,出了门,去酒店上班去了。下午,她请了假,回家把钱如数的交给了妈妈。妈妈接钱的时候,感动的说,这一段时间多亏了兰兰,要不是兰兰,她简直活不下去了。听着妈妈的话,兰兰神情凄然。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现供职于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张湾实验学校。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饮批评指正1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