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20-05-18 10:21   阅读:124   评论:0

十三.露馅


岁月如水,从指缝间一天天的溜走。一晃又过去了一年!

一天晚上下班后,回到出租屋内,待她洗漱完毕,张建国也回来了。她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正色说道:“我有一件事情,早想和你商量商量。”他一怔,说道:“什么事?”“你看我们也来往好几年了,我也二十多岁了,我们也应该结婚了,你是什么意见?”他一阵错愕,嘴里嘟嘟囔囔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吱吱吾吾的说等过几天再说。兰兰很失望,她冷冷的对他说:“如果不打算结婚,我们就不要来往了。”他似乎很紧张,说:“我没说不娶你,只是想等过一段时间再说,我这段时间忙。”声音细如蚊吟,虚虚的。兰兰吼道:“你忙?你忙什么,我还不知道,整天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在一起鬼混。”他提高了音量说:“你别胡说,我们家公司就指望我了,没有我,我爸忙不过来的!”兰兰鄙夷的望了他一眼:“吹什么吹,我还不知道你有多大本事,也就是能瞎捣鼓捣鼓而已,正经事是一样干不来。还吹!哼!”张建国见兰兰说中要害,明显有点急,脸胀得通红,气急败坏地说:“我再差,还不比你强!那你看看我家的那些产业将来给谁继承!”说完,又放缓语气,说:“行了,行了,不说了,我们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兰兰见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不理了他,脸朝墙睡去了。这一夜,无论张建国如何去挑逗她,她都没有理他。
     第二天晚上天气闷热,下班后,几个姐妹就合计着去盐河边凉快凉快。兰兰见张建国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也不想早早回去,也想去散散闷,就随着她们几个人来到了盐河边。月光下,盐河像一条银白色的玉带,从南至北,铺展在小县城的中间,盐河水静静的流淌,像在演奏一曲节奏舒缓轻松的乐曲。微风吹过,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在月光下莹莹闪光,像谁在湖面上撒下无数碎银。河边垂柳依依,在微风中挠首弄姿,卖弄风情。她们几个人沿着河畔的林间小道散步,一路上叽叽喳喳,说着闲话。灯光昏黄而暧昧。忽然几个人都发现,前面模模糊糊的灯影中,有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如胶似漆,呢喃细语。其他几个人都捂着眼,笑着绕道走开了。兰兰本也想避开的,但兰兰猛然发现,那个男的的背影似曾相识,那种身材,那种气息怎么有点像张建国。她心里一阵紧张。于是她停下来,屏住呼吸,仔细的看,仔细的听,感觉越来越像张建国。她惊愕不已,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的味儿都有。她不由自主的向那两个人走去,她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她感觉快要跳出了胸膛。她用手捂住脸,故意走得离他们很近很近,同时也放慢了脚步。他们没有发现她,似乎仍沉浸在柔情密意之中。她仔细的打量着那个男的,灯光虽然暗淡,但她看得清清楚楚,那个男人,分明就是张建国。等她明白了一切的时候,她快步离开,泪水模糊了她的明亮的眸子。她浑身燥热,脸上火辣辣的,她实在忍受不了了……等她略微平静下来的时候,她想,她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她不能容忍他去和另外一个女人乱搞,虽然她并不一定要嫁给他。她拿出电话,拨通了他的电话,不远处,电话铃声响起。她抑制住抽泣,低声说:“喂,你在哪呢?”“兰兰啦!我在公司里忙呢,有人现在要货,我正在装车呢!”兰兰吼道:“放你妈狗屁!你这个骗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吗?你在河边呢。你向你南边看看,谁站在这里呢?”兰兰只看到朦胧模糊的月色中,张建国似乎一怔,然后四处张望,当看到南边不远处,有一个女人正在打电话的时候,他立刻拉着那个女人慌忙逃之夭夭了。
    凄美的月光下,她站在盐河边,嚎啕大哭……
    那天晚上,她没有从出租房内搬走,她要等他回来,她要他当面责问他,然后与他一刀两断。
    她坐在沙发上,无声地抽泣着。黑暗中,闹钟在滴滴答答的一分一秒的向前走着。直到第二天,金色的阳光铺满大地的时候,他也没有回来。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放进旅行包,出门打了的车,又回到了饭店的宿舍里。几个姐妹也刚起床,在忙着洗漱。见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就猜到了八九分。其中有一个说:“你们又闹矛盾了吧?你们到底怎么了?”几个人都拿眼睛看兰兰,兰兰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几颗泪珠就滴下来。另一个姐妹说:“你们是不是不谈了?”兰兰默默的点点头。那个姐妹追问道:“是真不谈还是假不谈了?”兰兰喃喃地说:“真不谈了,他是个骗子!”另一个姐妹正色说道:“早不谈早好,我们有些话之前不敢跟你说,看你和他打得热乎。另一方面他是个十足的流氓,说了怕惹祸上身。我听人家说,他是有名的败家子,他早就和他父母闹翻了,他家公司里的事他根本就捞不到插手。”另一个姐妹插话到:“我听说他根本就没有离婚,他那老婆巴不得早点离婚,人家早和他过够了。可是他死皮赖脸的不离,对他老婆发狠说要离婚,他就杀了她一家。他整日在外吃喝嫖赌,拈花惹草,打架斗殴,什么事干不出来,正是畏惧了这一点,他那老婆才不敢和他离婚。”兰兰一阵惊愕,如梦中惊醒一般:“假离婚的?说离婚是骗我的?”一个姐妹接过话来说:“是的呢!人家都说你傻呢!兰兰,别和他来往了,多么漂亮的一个人,要嫁给这样的人干什么,不就有两个臭钱吗?再说,他是有妇之夫,年龄也比你大十几岁的,算了吧。以后重找对象!别伤心。”听了几个姐妹的奉劝,兰兰决定从此和张建国一刀两断,再不和他来往了。她直接把他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