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20-05-25 14:49   阅读:117   评论:0

十四.无理纠缠‖胥通振(小说《孽缘》连载)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张建国打兰兰的电话,听筒里传来了客服的回服:“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再打还是如此,反复数次,皆如此。张建国疑惑兰兰是不是把他的电话拉进黑名单了。他很是恼怒,一个乡下来的小姑娘,土里巴机的,用了他那么多钱,凭什么敢不接他的电话。他立即怒气冲冲的开车前往新亚饭店。
    酒店里,灯红酒绿,客人们正在觥筹交错,服务员们正在来回穿梭的忙碌着。张建国气横横的走进酒店,眼睛在到处搜索着兰兰的踪影。透过一扇半掩着的门,他看到兰兰正在一个包间里收拾碗筷,客人已经散尽。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目光如炬,大喝一声:“兰兰!……”兰兰刚好拿起一只碟子,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哆嗦,碟子从手中滑落,“哐当”一声脆响,碟子落在地上,碎成了一朵洁白的水莲花。兰兰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她只看见张建国面露凶光,怒气冲冲的向她走来,她的心里好不紧张。但她没有逃避,即使想逃,又能往哪里逃呢?该来的总归要来,逃避也没有用,只怪自己当初不该遇到这个人……张建国推开半掩的门,怒视着兰兰。兰兰低着头,不吱声,继续收拾碗筷,打扫跌碎的碟子。张建国本想大发雷霆一番,但他的目光却渐渐的柔和起来,转而涎着脸,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兰兰,你怎么把我的电话拉黑名单里了,你看,我不是对你很好吗?你要什么,我没给你啊?”兰兰不回答,继续擦拭着桌子,两颗晶莹的泪珠就挂在了因生气而变得红红的双颊上。“兰兰,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说啊!”兰兰乜斜了他一眼,喃喃地说:“你到底哪里得罪我了,你自己清楚!”张建国装着一本正经的说:“兰兰,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是真心爱你,对你可是忠贞不二。”“忠贞不二?”兰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轻蔑的笑了一下:“忠贞不二,你骗谁呢?那天晚上在河边你干什么了?”张建国一阵惊愕,脸色突然阴暗下来,就像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过一大块乌云。过了好一会,他狡辩道:“那天晚上,客人要货,我在忙着装车呢!”“还在骗,你以为我傻啊!装车,装宾馆里去了吧。”张建国显然没有了底气,用低低的声音辩解道:“真的呢,不信我什么时候把订货单,装货单拿给你看看。”兰兰轻蔑的一笑,摆摆手道:“不用看了,不用看了,都是假的,有什么看头。现在什么都假,连离婚证都能办张假的下来。”张建国一怔,脸上就青一阵白一阵,半天说不出话来。
兰兰把收拾到盆里的碗筷端出了包间,轻轻的放到水池里,一个一个的刷了起来。张建国尾随而至,假意笑着说:“兰兰,我对你是真心的,别听人家胡说八道,这次,我一定离婚,我要把你堂堂正正的娶回家,你要相信我。”兰兰浅浅一笑,说:“不必了,我不会嫁给你这种人的。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俩,从今往后,路归路,桥归桥,各走各的路。你别瞎想心思了。”张建国愠怒的喊了一声:“兰兰……”下面说不出话来。他沉默了好一会,然后近乎哀求的说:“兰兰,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以后一定会娶你的,真的我没骗你……”对他的话,兰兰似乎一句也听不进去,只顾埋头刷碗。不久,他自知没趣,便悻悻的踱到饭店门口,蹬在下水道边,掏出一包烟,一根接一根的抽。
    十点钟的时候,客人已散尽,服务员们也已打扫收拾完毕,饭店到了关门打烊的时候。兰兰和几个小姐妹准备回去休息。张建国用手抓住兰兰的胳膊说:“兰兰,你别走,我有话对你说。”兰兰一把打开他的手,说:“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我们只当不认识好了,你不要来纠缠我了。”“难道我对你还不好吗?你要什么我没给你哦!再说你用我那些钱,我还从没要过。”兰兰愣了一下,说:“用你的钱,我会还你的,放心。”说完,加快脚步,想追上几个姐妹。张建国疾步上前,使劲抓住兰兰不放。兰兰拼命挣扎,可总是挣不脱。几个姐妹也都停下来,向他们看。兰兰气喘吁吁的说:“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要喊人了。”几个姐妹也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让他放开,可他就是不放,一定要兰兰跟他走。他把兰兰搂得紧紧的,把兰兰向他的轿车那里拖,兰兰拼命的把身子向回缩,可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兰兰大喊:“救命啊!救命啊!……”一些路人前来围观。新亚饭店刚刚关上的大门“哗啦”一声又打开了,吴老板从屋里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向张建国说:“张老板,你还是松开手,放开她吧,有话好好说!”“不,我不会放开的,除非她答应跟我回去。”“我跟你回去干什么,你有老婆有孩子,你是个十足的骗子。”“不行,你今晚得一定跟我回去。”说着,他抓兰兰的手更用力了,生怕兰兰跑了一般。吴老板说:“是的,你有老婆有孩子,还和人家小姑娘嗦。我要不看你是熟人,我也不会让你到饭店里来找她的。张老板,听我一句忠告,放开她,以后也别来纠缠她了,让你老婆知道了,怎么得了。再说影响也不好。”张建国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像充了血一般,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吴老板,吼道:“少你妈嗦,你算什么东西!今晚她不跟我去,也得跟,跟我去也得跟。”吴老板睥睨了他一眼,大着声说:“这话就是你说的?”“是的,就是我说的,你有办法想去。”“哟,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想在我家门前为非作歹!你眼瞎了没有?”张建国见吴老板要动真格的了,吃了一惊,放低了音量说道:“吴老板,这事跟你一点关系没有,请你不要多管闲事。”“我怎么叫多管闲事呢?你看看,你在我家饭店正门口和本店服务员拉拉扯扯,这影响多不好,我们饭店还想不想挣钱了。今天我也告诉你,这人,今晚你得给我放下,不放也得放,要不然你也不要走,看我有没有这个能耐。”说完,掏出手机,在上面翻找着号码,不知是要报警,还是要喊人来。张建国无奈,只得不情愿的放开兰兰,说:“便宜你了!”说完狠狠的瞪了兰兰一眼。气横横的向吴老板甩出一句话:“走着瞧!”说完,爬上轿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几个小姐妹这时才围拢过来,有的帮兰兰整理一下衣服,有的安慰兰兰,有的则轻声责怪兰兰不该和这种无赖来往……
    一夜无话,第二天兰兰继续上班。她不能停止工作,她弟弟上学的生活费还指望她呢!
    晚上下班的时候,兰兰怕张建国再来纠缠他,特意和几个姐妹一起回来。出了门,兰兰没看到张建国,心里轻松了许多。可是当她们要到宿舍门口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她们宿舍门口停着一辆轿车,轿车旁站着几个人,手里拿着点燃的烟,在黑暗中一明一灭的。兰兰心中一阵紧张,难道是张建国他们吗?但黑暗中实在看不太清楚,她们几个人噤了声,继续试探着向前走。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等走到足够看清轿车牌号的时候,兰兰发现,那就是张建国的轿车。她惊慌中掉头就跑。跑下去十几米远,她一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她赶紧说了声对不起,想继续往前跑。可那个人一把揪住了她,揪的死死的,用低沉的声音慢悠悠的说:“你这个婊子,那里逃。”兰兰一阵错愕。黑暗中,她定了定神,仔细打量着说话的人。她惊诧的发现,这个人正是张建国。只见张建国手里拿着烟头,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似乎对于眼前的猎物,他一点也不担心她逃脱掉。她使尽全身的力气去挣脱,可她在他的面前,真的是太弱小了。她就像一只鸡一样,在他的手里扑腾着。她实在无法摆脱掉他的魔掌,开始大声呼救:“救命啊!……救命啊……”张建国凶相毕露,狠狠的扇了兰兰两记耳光,嘴里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给人给你做,你不做,你要做鬼,你就做我张建国的二奶,我还亏待了你不成,还不是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被打了耳光的兰兰只觉得眼冒金星,脸上火辣辣的痛。她没想到张建国会打她,一阵恍惚过后,她恸哭起来,边哭边和张建国撕打起来。这时,站在轿车边的几个人也闻声围拢过来,一些邻居也开了门出来看热闹。恼羞成怒的张建国一把把兰兰摔倒在地,恶狠狠的对手下人说:“把她抬轿车上去,别让她跑了。”几个人得了命令,一人一只胳膊腿的把兰兰抬离了地,向轿车方向移动,兰兰腿蹬手撕,拼命挣扎,可无济于事。几个姐妹被吓得魂飞魄散,噤若寒蝉。有的邻居本想出来阻止,一看是张建国等几个泼皮无赖,亡命之徒,也就不敢吱声了,怕惹祸上身,把打开的门纷纷又关上了。
    就在他们抬着兰兰就要走到轿车跟前的时候,不远处,突然警笛响起,一辆警车正快速的向他们这里驶来,几个人一阵惊愕之后,慌忙丢下兰兰,爬进了轿车。启动轿车的同时,张建国把头伸出车窗,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来:“等着,你这个臭婊子,我不会放过你的。”然后驾车一溜烟的逃跑了。

黑暗中,兰兰浑身战栗着,从地上爬起来,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警车到宿舍门前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三个警察,领头的问兰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人群中就有人就给他们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有人就向东边指了指,说,刚刚就向那个方向逃跑了。领队的叹了口气,说:“张老板精明能干,遵纪守法,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败子来!”说完,上车,向那人所指的方向追去……
    那天晚上,兰兰直哭到半夜方止。她好后悔,后悔遇到了他。可是世上那有卖后悔药的。一失足成千古恨,玉身倒了难再扶。人啦!遇到了对的人,会使你笑口常开,容颜不老,遇到了错的人,会使你名誉扫地,痛苦终身!
    事已至此,兰兰觉得她在这个小县城已经呆不下去了。她觉得,她只有离开这个小城,她才能摆脱张建国的纠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目前,逃避,是她的最佳选择。她要走出生活的阴霾,去寻找新的生活。或许,明天的阳光会是灿烂的。
    第二天,她去饭店辞了职,结算了工资,回到宿舍收拾了一下衣物,便乘公交车回家去了。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