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20-05-25 15:16   阅读:14   评论:0

十六.失踪‖胥通振(小说《孽缘》连载)

    

一天晚饭后,孟文龙对兰兰说:“你的户口还在娘家,爸爸说,最好把你的户口迁过来,以后儿子上学,买房,都方便,不嗦。”兰兰幸福的笑着说:“好的,等过段时间有空的,我就回去把户口迁来。”孟文龙说:“行。”

     又过了一段时间,兰兰所在的厂因为原料未供应上,放假一星期。兰兰想,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回去把户口迁来,再说,自己也好久没回去了,好想回去看看。和文龙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就回去。但孟文龙因为没时间,只好让兰兰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去。
    兰兰带着孩子回到家,在家玩了一天,第二天才去公安部门办理了迁户口手续。一切顺利,只等假期结束回苏州。在家瞎玩了两天,甚觉无聊,不由生出去县城转转的想法。自从几年前离开县城后,她还从来没回去过,说起来真有点怀念这个小县城。新亚酒店也不知开不开了,那几个当时朝夕相处的小姐妹现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她好想回去看看自己曾经工作了几年的酒店,也很想找那几个小姐妹叙叙旧。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抱着儿子,上了前往县城的公交车。几年的时间,小县城已经旧貌换新颜。一排排楼房拔地而起,街道宽敞明亮,路两边绿树成荫,鲜花簇拥,幽香阵阵。商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任顾客挑选。兰兰下了车,搀着儿子,向原新亚酒店的方向走去。其时,新亚酒店已经不开了,代之的是一家服装店。兰兰站在服装店前,回忆着它作为一家酒店时的兴隆与繁华,回忆着自己曾在此勤勤垦垦工作了几年,虽然工资微薄,但那却是她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一次次的帮她的母亲渡过了难关……不知为什么,她的鼻子里酸酸的,有一和想哭的感觉……
    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一个瘦瘦的弱不禁风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狞笑着向兰兰走来。兰兰一怔,定晴一看,原来是张建国,若不认真看,真还认不出来。兰兰赶紧抱起儿子,回头就走。张建国小跑上前,一把抓住了兰兰的胳膊:“这下我看你往哪里跑?我找了你好几年,你找的我好苦啊!”兰兰一巴掌打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张建国快步向前,拦住了兰兰的去路:“兰兰,以前我对你那样,是因为我真心喜欢你,怕失去你。真的,谁骗你不是人。”兰兰站下来,板着脸冷冷的说:“请你放尊重一点,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了小孩,你以后就忘了我吧。我们以后就当不认识好了。”“不行,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真的就那么没良心吗?”说着话,他又用手来拉兰兰,兰兰就左右躲闪,儿子被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张建国见抓不住兰兰,就向车子里招手,立刻从车中跳下三个人,一起把兰兰推进轿车里。儿子嚎哭得更利害了,兰兰也急得哭了起来,她向张建国哀求到:“你放我下去吧,有话好好说!欠你的钱,我会还你的。”张建国歇斯底里的吼道:“下去?太便宜你了,从今往后,你就别想走了,你就跟着我玩吧!”“你……你……怎么能这样……”旁边一小混混嬉笑着插话道:“跟着我们张哥混不好吗?吃香的喝辣的,天堂一样的生活,你真的太傻了。”“可是……可是……他有老婆……”“有老婆关你屁事,你就安心做他的二奶得了,别人想做,张哥还看不上呢!”众人哈哈哈的笑起来,那种笑声特别的刺耳,充满着愚弄,讽刺。张建国用两根手指托着兰兰的下巴,乜斜着眼说:“几年不见,越发的水淋了,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这次你就别想走了,就安心做老子的二奶呢!”说完轻蔑的一笑。这时,兰兰的手机响起,兰兰从包里拿出手机,正准备接听,张建国一把抢过了手机,重重的把手机扔出了车窗外,“啪”的一声,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兰兰气愤到了极点,“啪”的一声,也重重的给了张建国一记耳光。张建国用手摸着被打得通红的脸,用两只因生气而变得通红的眼睛怒视着兰兰:“好你个小婊子,竟敢打老子!”他像疯了一般“啪,啪”给了兰兰几个耳光,兰兰脸上顿时暴起了五个紫色的手指头印,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兰兰无力招架,毕竟是一介女流,只得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轿车在一个院子旁停了下来,张建国的几个手下把兰兰从车上拖了下来。兰兰一下车就大喊:“救命啊……”还未喊出第二声,有人早捂住了她的嘴。他们把兰兰拖进一间屋内,关上防盗门和内门,张建国狞笑着说:“喊啊!这下喊谁也听不到的!听到了又如何,在我这块地盘上,谁能奈何得了我。”说完,从喉咙里奸笑了两声。
    ……
    那天上午,孟文龙打兰兰的电话,电话明明接通了,可是马上又说电话关机了。孟文龙感到疑惑不解。再打,电话里仍然说关机了,连上打了几遍都是如此。孟文龙心里就觉得狐疑不定。是信号不好呢,还是手机没电了?总之,孟文龙觉得不太正常。过一会再打,兰兰的电话还是关机,一直打到晚上,兰兰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下他真的感觉到大事不好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悄然袭上心头。难道兰兰出事了……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