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20-07-20 09:08   阅读:56   评论:0

寻寻觅觅‖胥通振(小说《孽缘》连载)


他赶紧给岳父打电话,岳父也正在狐疑不定,他见天黑兰兰还没回来,打电话都说关机了。老夫妻俩正准备发动人去县城找。现在听女婿说也一天没联系上兰兰,心里更是焦急万分。可是县城虽小,但茫茫人海,哪里去找兰兰。老夫妻俩抓耳挠腮,就是想不出好主意来。最后只得发动弟兄叔侄分头去县城找。可是,几个人找遍了县城的大街小巷,也没有找到兰兰的踪影。到夜里十一点的时候,拨打兰兰的电话,仍处于关机状态。孟文龙则不停的打电话询问这边的情况。老夫妻俩急得团团转,想不出好办法来。孟文龙见到夜里十二点仍没有兰兰的消息,只得连夜从苏州往小县城赶来。

第二天,天一亮,老夫妻俩便去县城报了案,并在广告公司印了寻人启事到处张贴。此时孟文龙也到了,风尘仆仆的。等见到了岳父岳母,两颗眼泪就滚滚的落了下来。向二老问明情况,知道母子二人仍不知下落,慌了神,不觉竟急得失声痛哭起来。二老安慰一番后,又分配弟兄叔侄仍旧在县城各处打听母子二人下落。直到中午,各路亲友回来都说没有一点音迅,打电话问派出所,派出所的人也说没消息。一大家人失去了信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可一点办法也没有。

    张建国几个人把兰兰关在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门窗关的牢牢的,风雨不透,真的是插翅难逃。纵使兰兰在屋里大声呼救,别人也听不到。房间外面是一个大大的有着高高的围墙的院落,一扇大铁门紧锁,断绝了院内的人和外面世界的联系。张建国安排一个人留下来看兰兰,另外几个人就出去吃午饭。个把小时后,几个人喝的醉熏熏的回来,也带了点吃的给兰兰母子。兰兰思忖张建国并不敢要她性命,也就和儿子将就着吃了饭。
    几个人见兰兰并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就放松了警惕,都半睡在床上,一人拿了一张铝箔纸,张建国在每个人的铝箔纸上放上一点点面粉一样的东西,然后在自己的铝箔纸上也放上一点,就都用打火机打着了在下面烤,一股青烟就从铝箔纸上升腾起来,如游龙一般在空中张牙舞爪的飘,几个人就用鼻孔追着这股烟吸。吸完后个个便瘫软在一张床上,死了一般。那种神色,感觉像做了神仙般的舒坦。几个人受活一阵后,就开始“斗牛”。直喧闹了半天,至天黑方止。几个人又留下一个人看兰兰,其他人又出去喝酒去了。
    兰兰看只剩下一个人看她,就想出去看看好不好逃走,便推说要出去解手。但她去厕所的时候,那个人始终跟着她,再说那么高的围墙,她真的无法逃走。不一会,几个人喝酒回来,照例给她母子俩带了饭。吃完饭,兰兰平静的对张建国说:“你像这样把我关在这里算什么事,你能把我关一辈子吗?再说,小孩怎么办?你养吗?”张建国用微醉的双眼暧昧的看着兰兰,说:“只要你答应跟我好,我会放了你的,到时候,这小杂种我会派人把他送回家的。”兰兰愤怒的喊到:“不可能,不可能,我有男人,怎么会再跟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张建国狠狠的瞪了兰兰一眼,阴阴的一笑,说:“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可能。”他的那种笑,转瞬即逝,让人不易察觉,但却让兰兰不寒而栗。兰兰还想向他哀求,求他放了她。可他不搭理他,又去和他们斗牛去了。
    这天晚上,兰兰就将就着和儿子在沙发上睡了一夜,那几个人有的睡床上,有的睡地板上。兰兰夜里要起来解手,张建国总派一人盯梢,实在无法脱身。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前一天中午看兰兰的那个小混混说,今天中午他要先出去吃饭,然后再回来看兰兰,剩下的人再去吃饭。张建国同意了。不一会,那个小混混酒足饭饱的回来了,其他人才出去吃饭。
那个小混混不停的打着饱嗝,嘴里喷着酒气,歪坐在沙发上,把两条腿跷得老高,边不停的抖动着一只腿,边哼着小曲,眼睛乜斜着兰兰。过了一会。那个小混混向兰兰这边喊了一声:“喂,小妹妹,到哥这边来坐坐吧?”兰兰懒得理他,把头别到一边,但转念一想,不如将计就计吧!于是她从床沿上站起来,笑盈盈的向那个小混混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来。小混混似乎也觉得很意外,慌忙把跷着的腿抽回来,坐正了身躯,把目光便放在兰兰身上贪婪的搜索着。兰兰把一只粉嫩的手便搭在他的肩膀上,温柔的说:“大哥,你辛苦了。请问你是哪里人?”小混混似乎有点受宠若惊:“我……我……三口人。”“哟,我们还是老乡呢!怪不得我一见到你,总有一种亲切感。原来我们还是挺有缘份的。”小混混也正色道:“你也是三口人啦!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啊!小妹妹,真是对不住了。要早知道你是三口人,我也不帮他这种忙。真是不好意思。”他向兰兰拱了拱手,大大咧咧的说:“妹子,对不住了!真的不好意思。”兰兰从身上掏出五百元钱来,扔到他怀里,说:“大哥,一看你就是个讲意思的人,以后等我出去了,叫我老公请你喝酒,这伍佰元钱先给你买包烟抽抽。不成敬意!”那个小混混假七假八的推辞了几下,便把钱攥在了手里,信誓旦旦的说:“小妹妹,你有什么事,尽管对我说,我肯定会帮你的。”兰兰盯着他的双眼,说:“真的吗?”“真的。”“那你能放我走吗?”小混混怔住了,犹豫了一会说:“可是我放走你,我在这里就没法混了,张建国不会放过我的。你知道他在这里,黑白通吃,而且心狠手辣。我……我……弄不过他的……”“好的,我不为难你,往你借手机打一下,总可以了吧?”小混混如释重负:“行,行,这个好说。”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交到兰兰手中,但赶紧又把手机夺回来,说:“你给谁打电话?”“给妈妈打电话。”“记住,不许告诉你妈妈你在哪里?只许你告诉她,你很安全,没有危险,要不然,这电话我不敢给你打。”兰兰一本正经的说:“行,我保证这样说,行了吧?”小混混迟疑了一下,将信将疑的把手机交给了兰兰。兰兰拿着手机,向卫生间走去。小混混一下抓住了兰兰的胳膊:“你要干什么?”“我想解个手,边解边打,不行吗?”可是小混混仍然不松手。兰兰哀求到:“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我们是老乡,是吧!我一定照你的要求去说,好吧?”小混混仍然不放心,又强调了一遍:“一定要按照我的要求去说,就说你很安全,没有什么危险。但千万不能告诉她你在哪里?”兰兰说:“行,就照你说的说。你可以站在卫生间外面听着么。”小混混这才慢慢的松开手。兰兰一边假装拨打电话,一边推开卫生间的门。进了卫生间,她迅速的把门反锁起来,同时假装着大声的对着电话说:“喂,喂,妈妈,我是兰兰啊!这两天我在同学家里玩呢!忘了跟你们说一声了,手机不知什么原因坏了,你们放心,我没事的……”说话的同时,她迅速的登录微信,退出小混混的号,快速的输入自己的微信号,点击登录,她又把声音设置为静音。然后找到孟文龙的微信,给他发去自己的位置信息。可是,可能是卫生间里信号不太好,位置旁的小圈圈转了好久才成功发送。兰兰有点着急,额头微微的沁出了汗珠。外面小混混催道:“快点,不能说多,张哥他们马上要回来了。”兰兰对外面喊道:“行,再说几句话就结束,马上出去。”然后假装着对电话里说:“妈妈,过几天就回去了,你们放心,儿子也很好的……”她一边说话,一边在微信上打了一句话:文龙,我和儿子被人控制在一座院子里,速想办法救我。目前没有生命危险。然后点击发送。发送成功后,她迅速退出微信,删掉自己的号。打开卫生间的门,她把手机交给小混混,轻松一笑,说:“完璧归赵,如何?没让你为难吧?”小混混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嗫嚅着说:“不是的,我是怕被张哥撞见了,他会怪罪我的。”然后便拿着手机,回头,坐到了沙发上,拿眼睛有一眼没一眼的看兰兰。那种眼神,暧昧,贪婪,令兰兰感到不安。
    不一会,张建国几人吃完饭回来。见兰兰仍旧坐在床边抚弄着儿子,也便放了心。几个人又开始“斗牛”。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