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20-07-20 09:18   阅读:62   评论:0

悲剧上演‖胥通振(小说《孽缘》连载)

              

孟文龙见寻了一天一夜,仍不见兰兰踪影,灰心丧气的坐在路边的路牙上,灰沓沓的,神情很迷茫,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此时,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叫着,肚子饿的不行,可他那里顾得了这些。早上到这里的时候,一心只想着找兰兰,那有心思吃饭。甚至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得上。忽然,手机的铃声接连响了两次,是微信来信息的声音。难道是兰兰发来的。他赶紧站起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手机,令他喜出望外,果然,兰兰的头像上显示有两条未读信息。他打开兰兰的微信,第一条是兰兰的位置信息。第二条显示兰兰被人控制,但并没生命危险。他又惊又喜,歹徒控制她,是为钱还是为其它的什么,他实在搞不清楚。他对这里的地形并不熟悉,赶紧把手机拿给丈人看,丈人知道了兰兰母子现在并无生命危险,也是又惊又喜。他对小县城的地形了然于胸,太熟悉不过了。翁婿二人便顺着位置图的指示,急急的寻兰兰去了。
    不一会,他们来的一个院子。位置图显示,兰兰就被关在这里。倘大的一个院落,铁门紧锁。翁婿二人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动静,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员嘈杂声。用眼睛透过门缝向里望,并不见一人踪迹。马五气急,挥动手掌便向铁门上“轰,轰”的擂了几十下。然后把眼套在门缝上向里瞧里面动静。只见东边的门“轰嗵”一声打开了,从里面一忽啦串出七八个浑身纹着花纹的小混混来,有的手里拿着两截棍,有的拿着砍刀。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开始慢慢向大门跟前靠拢。翁婿都有点紧张,但他们并没有跑,因为他们还要救出兰兰和儿子。
    众混混来到门边,其中一人打开大铁锁,抽掉门栓,“哐当”一声打开大门。他们就看到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怯怯的站在门前。张建国怒吼道:“你们敲门干什么?找死啊!”马五支支吾吾的说:“听说……我女儿不知……被谁关在这里……请问你们看见了吗?”张建国一怔,众混混面面相觑,都拿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人。张建国放低了音调,惊诧地问道:“你是她爸爸?”马五回答道:“对,我就是他爸爸。你们快把我女儿放出来。要不然我马上报警。”其中一个混混回道:“报警!你敢,你要报警,今天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说完,把手中的砍刀在空气中上下晃了几下。马五和孟文龙被吓得脸色惨白,深悔之前没提前报警。孟文龙说:“各位兄弟,兰兰与各位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你们只要放了她,我们就不报警了,而且我还要请你们喝酒,给你们赔礼道歉!你们看行吗?”其中一个人喝道:“你个狗日的是谁?谁想喝你那酒。”“我是兰兰的对象!”众人都齐刷刷的拿眼看孟文龙,惊诧地小声说道“对象!”张建国一阵惊愕,愣了好一会说:“你是她对象?好的,我也告诉你,我才是她真正的男人,你相不相信?”孟文龙一阵惊愕,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但思忖了一会后,斩钉截铁的说:“这不可能,兰兰是我明媚正取的媳妇,我们还拿了结婚证,你不要胡说八道,侮辱人。”“胡说八道?侮辱人?过一会让兰兰自己说给你听听。”他用眼睛示意一个手下去把兰兰带来。然后怒视着孟文龙说:“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她几年前骗了我很多钱,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找了她好几年才找到。”站在一边的马五脸胀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以前他曾隐隐约约听老婆提起过兰兰和张建国的事。孟文龙铁青着脸,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不一会,只见兰兰抱着孩子从屋里走出来,乌云散乱,衣冠不整,脸颊上泪痕犹在。孩子一眼看见爸爸,踢乱着小脚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一路踉跄着向他爸爸这边跑来,边跑边喊着“爸爸!爸爸!”兰兰看见爸爸和孟文龙都在这里,委屈的泪水奔涌而下。走到众人面前,她哭着对张建国说:“张建国,我以前借你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但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一刀两断?说的轻巧,钱用了那么多年,就是存银行,利息也该不少了吧?但现在不谈钱,我也不缺钱,现在我只要你人。”兰兰急道:“张建国,我对象也在这里呢,你别胡说,我和你一清二白,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瓜葛。我还你钱就是了,利息照付,还不行吗?”张建国冷冷的说:“没有什么瓜葛?以前你打掉的孩子是谁的?难道不是我张建国的?”兰兰一时语塞,脸胀得通红,气得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马五背过脸去,感到无地自容,只觉得此时要有地缝钻进去才好。孟文龙站在一边,感到十分尴尬,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一阵可怕的沉默之后,张建国慢悠悠的说:“跟你说实话吧,我找了你好几年了,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你。钱是小事,关键是你人得留下来,我要堂堂正正的娶你回家做老婆。”兰兰强抑制住抽泣:“不可能的,我有对象,有家庭,怎么能跟你?你不要痴心妄想。”马五怒吼道:“你这个流氓,你不要糟蹋人,我家兰兰清清白白做人,怎么会和你哩巴嗦的。她妈妈借你的钱,我们会如数奉还的,你放心。”说完,一把拉着兰兰的手向外走。张建国一个箭步上前,打开马五的手,把兰兰截了回来。兰兰也一把推开张建国向门外跑,张建国死死抓住她不放。马五怒从心头起起,恶向胆边生。上前对张建国拳打脚踢一番,两人死死扭打在一起。张建国本来身体很强壮的,但这几年吸毒,又没日没夜的吃喝嫖赌,身体早虚空了。几番搂打之后,已是虚汗淋漓,大有不敌马五之势。马五经过此一番羞辱,已是怒火中烧,搂打中抽出一只手来,从腰间掏出一把***对张建国的大腿上就是两下,顿时血流如注,张建国疼得嗷嗷直叫。那些混混只是想跟着张建国混吃混喝,真要让他们打仗,他们真的还不想上。被公安局拘留的滋味他们不是没有体会过。此时,他们也被眼前的一幕所惊骇,站在一旁目瞪口呆,束手无策,等到张建国的大腿上被刺了两刀,鲜血洒了满地的时候,他们才从恍惚中惊醒。赶紧上前把马五拉开,有的趁机打了马五几下。孟文龙也冲上前与众混混打斗一番。众混混见张建国伤势不轻,血流不止,只得丢下马五和孟文龙,扶着张建国向医院走去。
    院子里是,只剩下马五,孟文龙和兰兰,兰兰泪眼婆娑,望着孟文龙,只觉羞愧难当,深悔当初与张建国来往。静了片刻,兰兰突然停止抽泣说:“这下糟得了,张建国是本地有名的地痞无赖,而且他爸有钱有势,在本地很有实力。今天受了那么大罪,以后肯定要伺机报复,这下到底怎么办啊?”她无助的看着爸爸和孟文龙,哭的更利害了。听完兰兰的话,马五怒目圆睁,恨恨的发了一声狠,回头怒气冲冲的向门外走去。走出门外,他带小跑追上了张建国,他奋力推开众人,对着张建国的腹部就是两刀,顿时血流满地,张建国挣扎了一会便昏死过去。众混混见张建国已经昏死过去,无心与马五纠缠,其中一个赶紧背着张建国向医院跑去。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伤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大概没救了。又做了脑电图和心电图,出来说这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征侯,我们实在无法施救,请你们把病人拖回家吧!
    ……
    据说,张建国的父母听说张建国被人捅死了,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痛苦,儿子死了,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仍然若无其事的打理着公司的业务。那天晚上,他们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才忙着给儿子草草的办理了丧事。这个儿子,已经令他们伤透了脑筋。
    后来,马五去公安部门投案自首,承担了一切责任,经法院审判,被判十年徒刑。
    经此一事,孟文龙虽然没有和兰兰离婚,但对兰兰也不似往日情深,她不再是他掌心的宝。他看她的眼神少了一分亲昵,多了一分鄙视。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层冰冷的不可逾越的隔膜,这层隔膜,兰兰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撕破,令她懊恼不已。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一时的冲动与贪婪,竟导致一生的伤痛,真是令人扼腕叹息!正如一个哲人给一些年轻人的忠告:“你将用放荡的青春,迎来悔恨的晚年。”年轻人,请记住这个忠告吧,它将保佑你平安的渡过一生!

 


附: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签约作家,编委。有多篇文章在各种杂志上,文学公众平台上及文学网站上发表。中国文学凤凰作家网和新看点网曾推出其作品专题。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

 




打赏
【编者按】:欢迎批评指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