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作者 2021-02-04 10:27   阅读:713   评论:0

再游汤沟古镇//胥通振

                                                                    今年初夏的一个下午,我们几个热爱文学的好友相约去汤沟古镇采风。人言:“春秋的水,唐宋的镇,明清的建筑,现代的人。”这是对汤沟古镇最恰如其分的形容。汤沟古镇勃兴于北宋年间,它像一颗璀璨的明珠一样,座落在灌南大地的西北角,熠熠生辉!

汤沟古镇之于我来说,具有独特的魅力,令我心向神往之。

汤沟镇旧称汤家沟、汤沟,这一带是历史上的地震陷落带,据旧志记载,因秦时地震陷落遂长期成为汪洋。宋朝以前称“大三湖”、“硕获湖”,宋元时期其东南部改称“硕项湖”,西北部改称“桑墟湖”,汤沟当时就形成于两湖交界之处,由此得名。汤沟镇东近大海,气候温热,雨量充沛,水甜土香,物产丰饶。汤沟出产的汤沟酒更是名闻遐迩,香飘万里。酿酒业也成为汤沟镇乃至灌南县的支柱产业。镇上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又兼莺栖燕集之奇,故汤沟镇获得了“美酒之乡”和“莺燕窝”的美誉。

我们几个好友乘坐三辆轿车从县城出发,沿着柏油马路迤逦而来,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就来到了汤沟古镇。远远的,我们就看见巍峨雄壮的汤沟镇牌楼,整个牌楼由大理石雕制而成,呈青黛色,最上端正中间用隶书写就“汤沟古镇”四个大字,笔力雄浑,刚劲有力。轿车徐徐地穿过牌楼,驶进汤沟古镇地界,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绚丽多姿的风情画。宽敞整洁的马路两边的树木郁郁葱葱,苍翠欲滴。有松树,有垂柳,有梧桐……松树昂首挺立,像英武的士兵一样,在保护行人的安全;垂柳则像秀美的迎宾女郎,颔首微笑,似在迎接我们的到来。梧桐树则向四面八方伸出长长的手臂,像一把翠绿的巨伞,为我们遮风挡雨。路南边,盖满了各式各样漂亮精致的洋楼,几乎看不到一家是平房。让人惊叹世事变迁之快,老百姓竟然也能住得起楼房?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来汤沟的时候,这里的民居大部分还是平房,甚至是土墙草苫的茅草房。我想,这些都得益于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和当地政府的富民措施。马路北边是辽阔的田野,稻田里的稻子刚刚栽下去,透过稻苗,仍然能够清晰的看见黄土地,已及亮晶晶的水洼。极目远眺,大地呈现出一片淡淡的鹅黄色。稻田里有几个农民在干农活,稻田上空苍茫的天宇里有几只白色的鸽子在自由自在的飞翔。

在一个熟悉汤沟地形的叫王洋的朋友的引导下,我们首先来到了下窑民俗园。民俗园在历史上莺燕窝桃花坞遗址上复建,以酒文化发端,以桃花坞为基地,憋大汪传德,民俗园纳馨,集中展示小镇产业,文化,生态特色,提升小镇形象。民俗园由民俗馆和民俗广场两部分组成。一进民俗园大门,展现在眼前的是民俗园广场,广场四周的空地上花叶繁茂,各种各样的花争奇斗艳,引得蜂飞蝶舞。树木虽然不算高大,但却蓬蓬勃勃,充满生机,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树上啁啾个不停。跨过一座设计精巧别致的小桥,向南走,路两边各有三个用青砖分别独立筑就的画廊,画廊里都竖立着一块一样大小的浮雕,浮雕是仿古的,呈暗黑色,内容丰富,意境悠远。继续向前走,我们就看到了广场正中央有一个大舞台:长生舞台。据说,长生舞台是融入了清初戏剧家洪昇的《长生殿》元素而建造的,再加上仿古门楼,桃花坞桥,民俗展台,斗酒台,观鳖亭,鳖仙品泉等景观,重现了历史,并以此为载体开展丰富的文化活动,彰显汤沟人民丰富的人文底蕴和古风古韵。长生舞台仿古而建,小巧别致。站在舞台前,我仿佛又回到了三百年前的清朝初年,仿佛看到了舞台上正在上演洪昇的戏剧《长生殿》,穿着自家纺制的青灰色衣着的人们正在聚精会神,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精彩的表演。那是那时候人们最重要的娱乐形式。沧海桑田,世易时移。现在人们的娱乐形式再也不是那么单调乏味了,而变得丰富多彩,形式多样了:数据电视,电脑早已走进了千家万户,给人们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而且,旅游,也正在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重要形式。这是时代进步的脉搏,我们庆兴生活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时代!

长生舞台的西边是民俗馆,我们一个一个进入民俗馆。民俗馆北边的大厅的壁画主要向人们介绍了流传于汤沟一带的如契丹庄传说,二朗逐日传说,以及流行于汤沟一带的风俗习惯,如僮子戏,舞龙……南边的大厅里和二楼则摆放了许多过去使用的农具,如木梨,草叉,耧车……这些农具,现在大部分被淘汰了,代之而起的大型收割机,插秧机,拖拉机……,小孩大概都不认识了,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认识。最让人称奇的是,有一个展厅竟然向人们展示了汤沟先民们制酒工艺的流稿,那些雕塑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人物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他们各干各的活儿,有的在制曲;有的在踩曲;有的负责粉碎……

从下窑民俗园出来,我们个个惊叹于汤沟古镇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下一站去金星村。我们参观了金星村党群服务中心。服务中心门前有一片花海,此时正是初夏,花海里百花怒放,争妍斗艳,煞是好看。有的同志拿出手机拍照留念。据村民介绍,金星村是贫困村,近几年政府投入不少钱帮助金星村民脱贫。但我们环顾周边的民宅,却发现民居十有八九是现代式的小洋楼,造型别致,装修都很考究,根本不像个贫困村。同行的马莉马老师甚至用羡慕的口吻说:“这样的房子要是离县城近一点,住在里面就漂亮死了!”众人皆称是。这里的经济这几年能够得到飞速发展,我想,这跟当地政府的扶持是分不开的。

负责引导的那个朋友说下一站去汤沟酒厂,于是我们几个人上车,向汤沟酒厂前进。

到了汤沟酒厂,门卫问明来意,便允许我们进入。一进入大门,我发现大门右边树木葱茏,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透过树叶的缝隙,我看到有一座假山,假山不高,但峻秀挺拔,直指苍穹。假山下有一深潭,潭水清澈,游鱼清晰可辨。假山后有一片竹林,青翠欲滴,生机勃勃。假山,竹林倒映在潭中,别有一番趣味。大门的正北方,包括中心路两边,是一大片数也不清的厂房。王洋想带领我们参观一下生产车间,但各个车间大门紧锁,车间里也空无一人。据厂里的人说,现在是夏天,气温高了,每年的现在酒厂都要停产。看来,我原来猜测是因为经营不善而停产是错误的。我们现在只有透过车间的窗户向里面一探究竟。车间都很宽敞,每个车间能有一百多米长四五十米宽,里面酒窖星罗棋布。据说,这样的车间酒厂有许多许多。

看完车间,王洋就带领我们去看鳖大汪。鳖大汪在汤沟酒厂的西首。我们几个人信步向西行进,边走边聊。走到一个面朝北,六角形的小门前,王洋站住了,向里面一指,说,这就是“鳖大汪”。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里望去,这就是我向往已久的鳖大汪吗?我简直有点失望了:门很矮小,墙体也斑斑驳驳,用篆书写的“鳖大汪”三个字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园很小,而且园内破败不堪,看来已经年久失修了。园内的绿化搞的也不行,只是稀稀落落的栽着几棵松树,其他地方荒芜不堪,杂草丛生。我移步进入园内,向园中间的鳖大汪望去,发现水塘的形状真的像一只巨鳖。这只“鳖”东西有三四十米长,南北有二三十米宽。塘水清冽,水面碧波荡漾。塘中央有一八角亭,红柱蓝瓦,飞檐翘角,雅致精巧。六根红色的柱子上雕刻着精美的蟠龙花纹。那么,“鳖大汪”是因何得名的呢?原来,远古时代汤沟一带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上界有位鳖大仙,因偷吃了王母娘娘的寿酒,被逐下凡尘,跌落于汤沟,化作一片大汪塘。所偷琼浆玉液全部洒落在汪塘里。鳖大汪因此得名。后来,山西杏花村酿酒名师黄玉生途经汤沟鳖大汪,见其形酷似巨鳖,其水甘甜香烈,又闻听“鳖大仙”下凡在塘中的传说,于是在鳖大汪附近凿井酿酒。所酿之酒,绵甜甘冽,饮后清香满口。于是此井得名“香泉”。从此,镇上酿酒业勃兴,极盛时有十三家之多,其中以玉生槽坊用香泉井水酿造的酒为最佳,饮誉江淮,远销至日本,东南亚一带。1915年,玉生槽坊所产的汤沟大曲在莱比锡国际博览会上荣获银质奖,“香泉”井,“鳖大汪”也因此蜚声海内外。《桃花扇》作者孔尚任曾写下了诗句“汤沟传奇水土,美酒绝世风华”的诗句,使汤沟酒誉满天下,万古流芳!著名书法家,诗人启功先生也写下了“一啜汤沟酿,千秋骨尚香。遥知东海客,日夜醉斯川”的诗句来赞美汤沟酒。

关于汤沟酒,还有很多有趣的传说。

相传纪晓岚陪乾隆下江南,来到汤沟镇,乾隆吃了溜鳗鱼苗,一盘有万尾之多,非常高兴,说“潮河小鳗鱼,万尾一盘,鲜嫩悦目赛御膳。”乾隆请纪晓岚对下联,纪晓岚对道:“汤沟大曲酒,一杯万意,绵甜爽口胜琼缪”。乾隆笑道:“好, 我们就一杯万意吧。”从此,“一杯万意”便成为人们之间喝酒时常用的祝酒辞。

还有一个故事,相传沭阳人王慈雨被清嘉庆召为太子侍读,后道光帝即位,王慈雨愈受人敬畏。有一年,王慈雨回家过年,乘船到汤沟被小船撞翻落水,当地官员绅士怕王慈雨责怪,便用汤沟酒款待,又送汤沟酒与王慈雨。王慈雨带酒回京城,在陶然亭宴请官员,深受欢迎,王慈雨来信说:“熏陶乾苑三千士,香透京城百万家”。以后,汤沟糟坊每年过年都要送酒到京城,汤沟酒也就被称为贡酒。

参观完“鳖大汪”,我们按照既定计划向大同村方向前进。十几分钟后,车子在一座桥北头停了下来。桥头右边有一座牌坊,牌坊上醒目的写着“大同村”三个字。牌坊四周竹林环绕,竹林郁郁葱葱。“大同村”三个字的右下角的一块木牌上写着“天下大同,竹海飘香”八个大字。看着这几个字,我的内心不仅一颤。看来,汤沟古镇的先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是向往和热爱美好而幸福的生活的。“天下大同” 是儒家追求的最高思想境界,是天道精神的体现。“大同”  也是“仁”的最终归途。 儒家的书籍《礼记·礼运》中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在这段话中,儒家描绘了他们所追求的这样一种社会形态:在“大同世界”里,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与之间友爱互相,相互关心;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没有阴谋,没有战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大同世界”是中国的“乌托邦”,和现代的共产主义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大同村”是汤沟先民们的精神归宿,也是他们理想的化身。

站在桥头,我向左首望去,桥下的小河绿水长流,向东蜿蜒而去。离桥几十米远的河中有一座位八角亭,红柱红瓦,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桥把把它和河岸连接起来。八角亭的南边有一棵柳树歪斜着身子,像一条巨蟒伸出头到水中喝水似的。

这时,天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来,雨不大,打在脸上凉丝丝的,正好帮我们驱除暑气。好心的村民给我们送来了四把黑伞,王洋就每两个人发一把。我们打着伞,顺着小水泥路向西行进,小路沿河而建,弯弯曲曲,向西延伸,消失在村庄尽头,密林深处。河边“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河的南岸一排民房,坐北朝南,一字排开。民房是清一色的楼房,白墙红瓦,大方而不失精致。民居四周绿树成荫,郁郁葱葱。白墙红瓦的民居,青翠的树木倒映在河水中,使小村像一幅巨大的水墨画一样的美。小河的北边也住着一排人家,这些人家的门口都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有豆角,大椒,西红柿……也有人家在门前种了许多花,各种各样的,现在是初夏,正是鲜花盛开的时候,所以,各种花争妍斗艳,非常好看。也有的人家在小路旁边栽上几棵桃树,或者杏树,树上硕果累累,粉红色的桃子,青色的杏子,勾起人的食欲,使人直流口水。要不是还没有熟,真想摘几个偿偿。顺着小河向西远眺,一座小桥横卧在小河上,桥下的水面上有几只鸭子在觅食。“小桥,流水,人家”,这样的农村风光如诗如画,真是美啊!我忽然觉得,这不就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吗?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这里的人们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这里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里,不就是儒家所追求的大同世界吗?改革开放后,社会大踏步的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我们现在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不知要比“大同世界”里的人的生活水平要高多少倍!生活在现在的人们应该感到无比的幸运,无比的幸福:他们没有受剥削受压迫之苦,没有饥饿冻馁之苦,更没有因战乱而致的流离失所之苦!

等我们走到村西头的时候,已经天色向晚,乌鸦归巢,有几户人家升起了袅袅的炊烟。我们赶紧往回赶。

坐上轿车,我问司机下一站去哪里?司机说去“海州湾”。我以为“海州湾”是一个饭店,可是到了那里,才知道不是饭店,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久负盛名的海州湾酒厂。我原本以为海州湾酒是外地出产的,原来就是我们汤沟镇生产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硕大的厂区,红色高大的厂房,让人震撼!惊叹之余,我不免生出一丝感慨:难怪汤沟被称为美酒之乡,它不仅生产汤沟酒,也出产海州湾酒!

    酒厂的老板马永忠夫妇热情好客。淳朴厚道的老板娘一句好像在哪里见过我,使我似乎有了到家的感觉。不一会,勤快的马总夫妇便整饬出一桌丰盛的晚餐。酒,当然是少不了的,也一定是“海州湾”。“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我旁边年轻的同志拧开酒瓶盖,酒香顿时在客厅里飘逸开来,沁人心脾。众人先吃了几口菜,然后举杯共饮。一杯“海州湾”入口,顿觉满口芳香,神清气爽!“海州湾”!真是名不虚传!众人发出啧啧的赞叹声。酒桌上立时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是酒美,还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不一会四五斤酒已经见了底,大家的脸也变成了酡红色!……

我们回去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外面正下着雨。天黑黝黝的,村庄在雨中静穆着。透过车窗,回望汤沟,夜色笼罩下的汤沟愈发古老,神秘!真是不虚此行!汤沟古镇优美的风景,悠久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内涵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最令我难忘的是,海州湾酒那浓烈的芳香!

 

 

作者简介:胥通振,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歆叶文艺杂志编委,签约作家。长江东湖文学社团社长兼主编。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有多篇文章见诸报端。

 

 


打赏
【编者按】:欢迎斧正
社团投稿   评论/回复  返回列表  |  收藏 |  举报 |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