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叛逃日记》

   日期:2018-11-15     浏览:426    评论:0    
核心提示:《人的内心是充满恐惧和忧虑,还是满怀热情和希望,全凭良心对自己行为和内心的判断。————奥维德一2016年5月2号泛滥,你好,


人的内心是充满恐惧和忧虑,还是满怀热情和希望,全凭良心对自己行为和内心的判断。————奥维德

2016年5月2号
泛滥,你好,我最近迷上了外国名著,尤其是哲学之类。夏莲(妈妈)很高兴,凡是我要买的书籍,她从不拒绝。
分享一下我的体会,在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我明白了人很难知行统一,总是行为与精神处于分裂状态;在《蒙田作品》中,作者满腹经纶,有思辩,有性格,有灵魂,我仿佛看见人性穿透历史的外衣,展现的清澈透明;还有《苏菲的世界》,里面不一样的哲学与历史交融,闪耀着理性与智慧的光芒;还有佛罗伊德的《精神分析论》,这本书我只读了一半,但已对人们的日常行为于因果和预兆的关系,充满了兴趣。还有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发现自己渐渐与众不同,开始研究周围的人,窃喜的观察着,欣赏着或愤怒的鄙视着他们。你说,我是不是吸入了这些书的“精华”太多,也成了一个思想者。
泛滥,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那就是打开“天窗”,猛然间,你的世界多了许多病态的狂热,最近我在手机上畅谈人生,发表说说,鼓吹自己的阅读心得,朋友圈的粉丝乌拉乌拉一片,让我陷入了无端的窃喜和精神亢奋。
我以为自已进入了思想的花园,如同贪婪的蜜蜂吮吸纯净的蜜汁。我变得独立特行,在短期内纠结于黑夜和光明的谬判中。蒙田说:智慧有时处于浑沌,只要善良醒着,定能战胜邪恶。我还是我,只是已经处于混沌的边缘,陌生而茫存。

2016年5月3日
泛滥,你好。上海天气如何?我这里总是阴雨连绵的,见不着太阳,心也会发慌。能和你做朋友,是我最开心的事,知道您曾参与《鲁迅作品集》的编辑工作,很是敬仰,另外收到您寄来的精装版《鲁迅文萃》,我视为至宝,非常感谢。
今天想和你谈一谈文化巨人鲁迅,最近群里好多人都在攻击他。说他的作品太沉重,跟不上时代了,您怎么看?反正我喜欢鲁迅。它是历史河中的一盏长明灯,是文艺史上最优秀的战士。我们虽然赶上了个好时代,同龄人都喜欢追星和娱乐,但好日子是要学会感恩的。我愿借他犀利的文笔来解剖时代弊病,拥有《野草》的生命力和《呐喊》的忧国忧民之情。您是长者,肯定有更深刻的理解和判断,期待星期天晚上和您讨论。
另外,最近我读了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和加缪的《西西弗神话》,生命到底有多大能量?什么是荒诞人生?尼采说:“上帝死了,世人皆孤独,最终获得了绝对的自由”。世人总追寻那点可怜的意义,但不知自己就是一滴水,随时都可能被蒸发掉。哈哈!泛滥,我思故我在!

2016年5月4日
泛滥,写这篇日记时,我知你肯定会劝解我,然而我已打破秩序,从熟悉的家园逃离,而踏上一个未知的远方世界了。
离我中考还有一个半月,这次出走是我多次思想斗争的结果。别担心,我只是有些事儿想不明白,给15岁的自我放生一次。A君你认识的,就是咱群里那个口才一流的才子,他说会替我打点好一切,父母那里我也留了信,只是临行匆匆,所带带衣物甚少,彼感寒酸和凉意。
你知道吗?在我决定出门的那一刻,我不敢看夏莲的眼睛,怕这个女人留下太多的眼泪。夜色很暗,在去往县城的大巴上,我心里的一只怪兽和亲人扭打成一团,离家越远,夜色越暗。但一想到明天的班级新闻,我不禁哑然失笑了。也许我的莫名失踪,会成为同学谈论的主题呢!你说这还是那个循规蹈距,默默无闻的我吗?!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但感觉自由真好。蒙田有言:为何要逃避生活,目的是生活的更加随心所欲。
到达县城时,天色已晚,由于订了第二天开往省城的车票,只好随便将就一晚,还有,我没有身份证,只能长途拔涉,坐汽车,住小旅馆了。
爬上旅馆的楼梯,老板像长了一双秃鹰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我,最后忍不住问:“小子,你不去上学,一个人出来干嘛”?
“老板,我作文得奖,请假去参加1个文学笔会”。
“了不起,如今父母真难做,你小子是他们的骄傲吧”!
我心瞬间波动,连忙飞快进屋,唉,今天我可是个逆子!
泛滥,暂时不和你联系了,不过因为你已成为我的挚友,这几天的行程感慨就向你倾诉吧,希望以后有机会亲自受教。

2016年5月5日
泛滥,你好。今天是我出逃的第二天,昨晚的雨下的好大,真怕那是夏莲决堤的眼泪!在我的生命中,这也是第一个彻夜难眠的夜晚,想着15年的平庸生活,期待着改变。紧张、刺激、疯狂。你放心,我还是要回家的,毕竟我还不具备生存技能,就是为了透透气吧。反正思绪很乱,难以理清。
早上八九点钟,街上已经很热闹了,原始的生计,自然单调,总让人感觉环境是逃不掉的土壤。透过窗外,天晴了,空气也清新几许,希望这次出行平安。
收拾行李,手机里信息堆积,其中一条“夏莲在雨夜敲遍了镇上所有的旅馆,寻了我一夜”。我愣在那里,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也不想解释。但是谁能逃得掉良心的谴责,你看,我老爸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君儿,你年龄这么小,在外面会很危险,有什么事不能和我们商量的,你妈快急疯了,她那么疼你……!
“老爸,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能照顾好自己,就是想有一次自己的旅行,出来透透气,告诉我妈,我,会回去的”。
“唉!你那个手机一定要保持畅通喽,散散心就回来,钱不够老爸打给你,千万注意安全,还有,君儿,要对你见的那个朋友多个心眼……”
“知道了,你让我妈安心,我很好,再见”。
泛滥,你看,我不是一个无情的人,能体味这种“晴天霹雳”的后果,可是既然出来了,我不会就这样回去,那样多可笑啊!
我在网上认识A君比你还早,有一年半的时间了,我们常常聊文学、诗词、绘画、女人、远方…以及分享生活的一切烦恼,这次应他而约,我相信他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您对我来说是长者,良师。您写的那些说说,我认为很有道理。但A君对我来说是诤友,我们无所不谈,他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他一直对我发出邀请,并说这种出行会“收获很大”,我不顾一切奔赴而来,你说它能让我收获点什么呢?!

2016年5月6日
泛滥,你好,今天终于抵达省城,由于我还没有身份证,只能买汽车票,连续几日的非正常用餐,胃很是不舒服,天空依然下着小雨,偌大的城市,对我来说变得异常陌生。
终于见到A君了,他不像个学生,矮胖,十七八岁的样子,大脑袋挤进一顶鸭舌帽里。看着他,我有些不安起来。
“子君,很累吧!我已给你找好了客栈,吃点饭就送你过去休息”。他简短的几句话,不热不冷,更令我不安起来。
A君在简讯上向我保证过,一切包我满意。况且现在我的胃正在抗议,或许他会请我吃饭,或许……
我们在大街上拐了好几个弯,来到一处大排档处,待我坐下来,他突然说:“那个子君,你看你喜欢吃什么,你点啊,我们AA制吧”。我的心抖了一下,不动声色地说:好啊!
简单的饭菜,迅速的填饱了肚子。A君领我七拐八拐到了一处巷子深处的民宿,我非常吃惊和茫然,A君还是简单的几句话:“那个子君,你没有身份证,只能住这里”!
泛滥,你猜猜一晚上50块的旅馆,房间是什么样子的?我告诉你,墙壁上长着霉斑,被褥散发着异味,还有那略显朦胧暗淡的小灯泡,与电影里的囚室有什么区别!A君还想和我聊接下来的行程,我已经很累了,没有想和他说话的心境,对这一切,我失望之极。
锁好门,仰面躺下。泛滥,此刻我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的格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重心偏移,一切皆虚无。
我以前读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认为生命的意义就是探险。那些精彩的情节,简直就是我生活的味精。现在真正在路上,却像是只找不到水源的鸭子!我有点憎恶起自己,原来一切皆虚无。惟有一点熟悉的记忆,也穿过昨天的影子离我而去了。
手机仍然响个不停,此刻我更怕接电话,干脆关机。泛滥,你看只需要一个电话,我就能回到原点,然而这一切又是多么的可笑!

2016年5月7日
泛滥,你好。今天我已离家四天,早晨起来,忘着陌生的一切,倍感凄凉。因此在小桌上写下了我此刻的心情:
腾飞的鸟,带着
那些雨露滋润的梦
随着季风,越飞越远
偶尔落在地上,
却巳折断了翅膀
你说我还能像刚出家门一样兴奋吗?这一切真荒唐,真荒唐!也许……也许罪恶就在眼前!
中午A君姗姗而来,要我加入他们的“城市浪人”团队,去流浪、去写诗。他说他们的团队人员很多,走到哪里都有人照顾。我机智的同意并提出要求,我必须用手机和家人保持联系,他同意了。也许这一切都是短暂的,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我猜应该不是什么团队,可能是人口贩卖也说不一定。我必须自救了!
“太阳下面无鲜事”不记得哪位圣人说的,当你真正发现真相,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泛滥,我真的是太单纯了,竟然相信一个网络里的朋友会和我建立友谊,狗屁!也许人家把我卖了,正等着数钱呢!
你看我也15岁的人了,也算个男人,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可是当A君叫我如何恐吓父母,如何摆脱父母的追寻时,我的心彻底凉了!
他说:“子君,你家人追你这么紧,到时可别牵连我,还有他们要是用手机再来个定位,咱们可全完了”。
“那我能怎么办?那是我父母”!都出来两天了,还没睡个好觉,烦都烦死了,你到底约我出来干嘛?!
“当时你不是同意的吗?说不后悔,嗯,现在烦了。告诉你子君,对这种事,我有经验,最主要的是你得狠下心,吓吓他们”。
“算了吧,你!我这猛然出来都要了夏莲半条命,还吓唬”?!
“子君,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不吓唬他们,你就得不到自由,他们再打电话你就说:别找我!再找我我就跳楼,彻底消失!他们保证服服贴贴,你才能清净”。
泛滥,望着面前这个人,我有种拍死他的冲动,这么恶毒的人,我是怎么认识的啊,真是瞎眼了!但我仍然装作妥协状,虽然我是个学生,可夏莲在生活中教了我好多人生经验,对于坏人,只能智取,因为他看不到你的心,只要心是醒着的,你就一定能够自救。

2016年5月8号
泛滥,你好。今天是我离家的第五天,一夜之间,我仿佛一下就成熟了。告诉你啊,痛苦来源于人的自身体验,它使现在的我茫然战栗。现实的生活,原来如此险恶。可是我将如何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呢?!
A君陪我去书店,不时打几个电话,神情很是不安。我故意按他说的和夏莲吵架:“妈!你们不要找我了,再找我,我就拉黑你们。还有你再哭哭啼啼烦我,我就去跳楼,让你后悔”!
A君看我打完电话,笑着说“这就对了,我保证下午没有人再骚扰你”。
我也装作生气的样子:真烦人,就出来两天,闹的鸡飞狗跳的,干啥呀,我又不是小孩子!
A君的胳膊搂过来,“嗨!子君,你丫也挺牛的,我没交错你这个朋友,咱们明天就出发去B城,那可是你喜欢的地方,到时好好的疯一疯噢”!
泛滥,我和A君回到旅馆,他翻看我的行李,还笑我傻,带那么点换洗衣服,内裤都没有多余的,我恨死他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他网中的飞虫,被他戏弄够后,将是蚕食的命运。请你给我穿网而逃的的勇气。
半夜,沉默了半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迷糊中我接了,里边除了哭声,还是哭声,连续不断的哭声!我喘不过气来,快要被夏莲的眼泪给淹死了。
“妈,我错了行不行?我不该吓你,你快去睡觉啊,我答应你明天就回,嗯,别哭了…您别哭了…嗯”!
泛滥,你看我是多么混蛋!突然之间我明白,世界确实很大,但你有足够的力量去征服时,才是美好和正常的。“花儿还在树上”只是精神的清醒主义,而那供开花的枝干、躯体,被埋在地下的根,才是现实主义的营养。“无根而漂泊,终将一无所有”!我必须要想法离开,这不是我要的结局!

2016年5月9号
泛滥,你好。今天是第六天,母亲为了和我保持联系给我充足了话费,又转了点钱。可是我不能让A君知道,他今天唤来了同伴,俩人“陪我”买了B市的车票。那是一个北方的小城市,离省城得上千公里,只有傻瓜才会陪他们去。重要的是我巳想好了自救,巳知不是朋友,便是对手了。
再去B城的长途车上,原来他们已经知道关于我的失踪,公安局已立案,网上许多好心人正在关注并提供线索,所以急着离开。可他们哪知道就在上车的前夕,在卫生间里,我已快速传送简讯,让亲人掌握我的动向,并机智的删掉。大巴车在高速路上飞驰,我不再害怕,以亲人的智慧,定能找到我移动的点。
中午时间A君的朋友突然中途下车,并交代A君要如何照顾好我。也许他巳验好货,又到别处去钓鱼了吧。可是经过长途奔波,终于抵达B城时,却没有任何动静,我再次不安起来。
A君说接我们的人还没有到,要下午才来,我说那没地方休息的话,去书城好了,他同意了。
这是B城最大的书店,随地处闹市,但里面非常安静,我兴奋地翻阅自己喜欢的书籍,好让A君认为我就是一书奴而放松戒备。待他去卫生间,我又飞快的在手机上给亲人传送了书店的位置共享图,并迅速删去。
泛滥,此刻我急切盼望回家。见到亲人,我愿接受一切惩罚。我坐在二楼靠窗低头看书,而A君仍然烦躁不安,不时翻看着手机信息。
“A君,我们都跑这么远了,我家人肯定不知道,过来歇会儿”。
“哈!子君,他笑着说:你家人做梦都不会想到咱们已从省城来到B城,让他们在省城慢慢找去吧”。
“也是!好烦人。我都这么大人了,出来玩几天,还丢了不成,都说了会回去,还死追不放,自找苦吃”!
我也学着说狠话,心里却说:“你这个坏人,说不定他们已经到了,你跑不了了”!
“你是子君”?!
突然两个中年人一做一右把我夹在中间,A君见状马上开溜。
“站住,把身份证拿出来”!
我知道自己安全了,看着他们带A君离去,我没有怜悯,只有悔恨和憎恶。
案件进一步展开,我的回归,惊动了太多善良的人们,亲人们更是不放弃,没有一刻不在努力寻找,还有我的母亲差点用自杀来换回我的良知,而犯罪集团的内幕更是骇人听闻!
泛滥,你知道吗?这个诱拐集团,个个冒充学生钓鱼,专骗青少年。他们长期和你在网上、QQ上、微信上沟通,了解你的家庭背景,性格爱好,骗取你的信任并和你成为好友,然后以各种方式鼓吹让你离家出走,将你赶入他们的大网。有的被送去专门的暴力培训基地;有的送去地下工厂;有得送去传销组织;更有不屈存企图数次逃跑者,或许就直接下黑手取器官彻底消失了……!
看着公安叔叔网页上那么多失踪的孩子;那么多伤心的家庭;那么多不放弃到处找孩子的父母。我简直惊呆了,人性何止于此啊!那一刻,我是最幸运的人!

2016年5月14号
泛滥,你好。今天我是刚回家的第二天,耶稣在星期五被钉上十字架时,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一天,可3天后人们却迎来了复活节。我不要等待三天,我需要马上复活!你看天不亮我就起床了,着急想去上学。真的,小十年的读书生活,从来没像今天这般期待!
鲁迅说:“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我不是勇士,但我有直面错误的勇气。宫泽贤智有诗云:“不要输给风雨”。我,不要输给自己!
这次叛逃,推倒了一堵横在我面前的墙,那就是真相与自由,只能存在于人生实践中,而不是茫存。既使你读了再多的书,如果没有对自己行为和良心的正确判断,就没有希望和未来!
好了,泛滥。不跟你说了,我去上学了,我准备好了《检讨书》和《与同学书》…中考冲刺开始了,过段时间再联系,祝福我吧!
————写与2008年10月18日,改稿完成于2018年11月12号夜。孩子是父母手中发光的宝石,令其爱不释手。经伯伦《先知》中谈到:“他们因我们而来,却不为我们所有,我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他们是你我生命的箭矢,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所以爱的教育就是传援你我的智慧、仁慈和一把良心的秤。这样,无论生活如何磨砺他们,我们的孩子呵,都能一路阳光自信,快乐平安。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