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找回你的身份》

   日期:2018-11-22     作者:霍冰洁    浏览:258    评论:0    
核心提示:霍冰洁,家庭主妇。中年追梦,自学文学专业专科,本科在读。痴爱文学,坚持写作,作品散见于网络。自我座右铭:当我们真正关注“不平凡”的潜能,它就会怒放着打破我们平庸的日常生活的边界。

《找回你的身份》

我们是人为的把我们的命运弄得更悲惨。

————普罗佩斯

午后,服务员李丽趴在餐厅的长柜台上休息,最后一桌的客人还在用餐,一对恋人嬉笑斗趣,一桌子的菜几乎没动,李丽不想看这种画面,所以假装睡觉,却真的进入了酣睡状态,突然,有人敲玻璃柜台,李丽连忙睁开了眼睛。

年轻的男子看她醒了,面无表情的说:“结账”!

李丽的心还在剧烈跳动,她翻出账单递了过去,“给,285元”。

中年男子递上三张大票,“给,找钱”。

李丽飞快的把钱找给他们,那俩人一走,大厅终于静了下来,她望着那一桌子几乎未动的菜,骂到:“米虫,真浪费”!自己也懒得清理,继续趴在柜台上眯起了眼睛。

就在这时,一双肮脏的运动鞋在门口一闪,轻手轻脚的走进了餐厅,他悄悄地坐在那桌剩菜旁,左右开弓,狼吞虎咽,像饿了好几天似的,恨不能把那饭菜一古脑儿都倒进肚里去。不一会儿,运动鞋好像噎着了,他又看到了高脚杯的红酒,于是手伸了出去,啪啪…一声脆响,杯子掉在了地上,他吓得愣在那里,李丽被惊醒了。

“你!你!你是谁呀?谁让你进来的?你还把酒杯打了,你很有能耐啊,拿钱来赔?”李丽用手指着运动鞋大声叫嚷。

“赔……赔…啊嚏!”运动鞋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用双手揉搓着鼻子小声说“没钱…没钱……”说完不安地扭动着双脚。

李丽这才看清楚运动鞋的样子,扣错位的扣子,油渍斑斑的军绿棉袄,脏的看不出颜色的牛仔裤,裤腿还一长一短的,配着一双黑不溜秋的运动鞋,鸡窝似的头发几乎遮住了大半个脸,最吓人的是此人裤子“大门”也不关。“野人”!她蓦地想起电影中的野人来,但马上又怀复了神智,“流浪汉”!


“好啦,你,现在,马上,立刻,出去”!

李丽顺手举起了墙角的拖把,瞪大眼睛,怒视着运动鞋。

运动鞋像一只老鼠,一眨眼就跑出了大厅,李丽看着桌子上的杯盘狼藉和地上的玻璃碎片,火气乱窜,“贱人,这贱人害我”!她一边扫地一边狠狠地骂着。

北方的冬夜是萧瑟的,连星光也是凄凄的模样。由于天气冷,人们早早就回家休息了。街上行人很少,路灯射出忧伤的光芒,李丽换下工作服准备回家,想起白天无缘由的因杯子被老板扣钱,心中很是不快。孤身打工的她,只能租住城市居民区的车库,一件好看的衣服也不舍得买。北风刮起来,她一边走一边望着这个陌生的城市,觉得很冷。

到家了,李丽借着楼梯口的强光掏出钥匙,打开车库的门,这时她又看见了白天的运动鞋,他缩成一团,睡在楼梯拐角处,睡得那么酣,忘记了冬天。李丽马上进屋来,快速用桌子抵住了门。

“真是阴魂不散”!由于过度的恐惧,李丽全身直冒冷汗,她颤抖着掏出了手机:“喂,是110吗?我门口有流浪汉,快来救我,我住在……”

一刻钟后,警察把流浪汉“装上了车”,敲开了李丽的门。“睡吧,姑娘!一个人最好不要住地下室,要住几个人合租也安全些”。

警车走了,李丽惊魂未定。“这贱人,千万别再让我碰见他”!她一边铺床一边骂。

天越来越冷了,地下室又冷又不安全,李丽就和几位同事合租了一套楼房,几个人在一起,每天说笑打闹,把流浪汉的事儿早都忘干净了。

这天早晨,北风还是呼啸不止,马路两旁高大的白桦树,孤独的站成两排。地上,大风卷起一层层金黄的叶浪。行人都裹着大衣,戴着口罩,围脖,只露出一双眼睛,一闪而过。李丽和同事们去上班,他们边走边说笑。忽然,马路边上几个青年在围殴一个人。那人光着膀子缩成一团,上衣被剥去扔在一边,他们用树枝敲打着那人的身体,发出刺耳的笑声。马路上,车子行人匆匆而过,“什么也没看见”!

“喂!我要报警了,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李丽冲了上去,几位同事也一起围了过去,那几个青年一看占不着便宜,便狠狠地瞪着眼漫骂着走散了。

“这也是一个人”!由于极度的寒冷,他全身打着冷颤,缩成一团。遮住脸的长发脏的如同鸡窝一团。背上、胳膊上,到处都是疤痕,还有那双交错抱胸前的手,就像鹰爪一般可怕。如果不是近看,远看你一定不会相信那是一个人!

李丽捡起衣服扔了过去,“给,快穿上”!然后吓得躲在了一边。

“丽,咱们还是报警吧,让人把他送收容站去,天这么冷,夜里会被冻死也不一定”!张元元悄悄地说。

“咱们不要多管闲事,现在的流浪汉,大都有神经病或孤独症,自己干了什么也不知道,很危险的”!钱晓东语气生硬的望着大家说。

“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满身疤痕,活成这个样子啊”?!李丽的心在颤抖,她再次把穿好衣服的男子审视了一遍。

“贱人!怎么又是你”?李丽的声音提高了8度。同事们都惊奇的看着他,其实此时李丽巳没那么憎恨这个人,倒生出几分同情心来,她再次看了看运动鞋,一时无语,不知如何向同事们解释。 

运动鞋转身就走,冷漠地像树上落下的叶子,没有一丝留恋。

“什么人呐!这样的人哪有人的思维。快点,咱们走吧”!郭阳阳生气地嚷嚷。

大家快步经过运动鞋,投去复杂的一撇。

李丽却又快速的返了回去,从挎包里掏出了一包饼干,塞进那人的手中。

“你给了他什么?别招惹他!这样的人很危险”!大家不约而同的把李丽训了一遍。

餐厅上午生意很好,由于自己的早饭给了运动鞋,中午就餐时李丽吃的又快又多,张元元挤眉弄眼,同事们笑着打趣。“咱们李大小姐勇救流浪汉,连早点都一起奉送了,真了不起哦。瞧瞧!这回给饿的”。

正在吃饭的李丽,仿佛一下子又看见了运动鞋,瞬间没了胃口。

“你们别这样,那也是一个人,不是野猫野狗”!

“对对对,那是一个人,现在这社会动动手谁都饿不死,这种人,要么有病,要么好吃懒做,还可能是逃犯。不然年龄也不大,身体也不差,谁愿意这样过?”!郭阳阳笑着大发议论。

钱晓东看李丽不高兴,像长辈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丽,见到这种事,管还是要管的,但有专门的人管,再说咱们又帮不上什么,这人呐,蛇有蛇道,鼠有鼠道,都有生存之道,咱们呐不要杞人忧天嘛”!

一连几天,李丽被运动鞋的事所干扰。觉也睡不好,她有时突发奇想,如果这个人是正常的,该多好啊!如果这个人能找到家人,他是否就不会像流浪猫一样睡大街了呢?如果……看着万家灯火,她的心就有点疼,那个人会不会真的在夜里被冻死?!

星期天早上八九点,大家都还在睡懒觉。李丽准备洗被罩,一看洗衣粉没了,就穿上大衣下楼去买。生活就是如此喜剧化,小区的马路边上,运动鞋正在翻着一个垃圾桶。李丽想悄悄走过去。但她是北方女孩,父亲从小培养了她一腔正气,在她的意识里,国家政策越来越好,人民日子越过越幸福,就不应该还存在这种人。她因此大胆的做了一个决定。

“喂!大哥,你起来”。李丽上前拽了那人一把,然后吓得又躲在了一边。

运动鞋面无表情,冷冷的望着她。

李丽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想到什么神经病呀,罪犯啥的,她的心脏就狂跳了起来,但看着运动鞋站起来的那衰样,她又一次开口叫了声大哥。此时运动鞋好像有些羞怯,开始揉搓那一双脏手,并没有要走的样子,于是李丽再一次靠近他,这是一个惊人的举动。

李丽牵起了运动鞋的手,“大哥,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运动鞋低着头像个久病的老人,竟然像个孩子跟着她开始移动,脚步有些跄跄。行人们一路好奇的目送着,在一家理发店的门口,李丽把运动鞋拉了进去。

店里的帅哥气的大叫:“干嘛!干嘛?给我出去,快出去!我给人理发,不给怪物理发,出去!快出去”!

“嗨!我说哥们,请你看清楚了,这是个人!这么说吧,我,给他洗头。你,给他理发。钱,双倍给你。不然今早生意你就别做了”。李丽霸气的冲帅哥嚷嚷…

帅哥嫌弃的瞪着眼,不再吭声了。李丽把那鸡窝似的头发洗了三遍,又喊运动鞋自己用香皂洗脸,此时的运动鞋既听话又顺从,认真的洗脸洗手,一连洗了好几遍。看他神志清楚,说实在的,李丽刚才还害怕来着,现在倒有些宽慰了。她用手指了指“去,坐那儿”!

帅哥还是一脸的嫌弃,围起围布操作起来。

李丽把店里的水池用海绵球清洗了一遍,又把自己的手用热水洗了两遍,自顾自搭话:“你看,水池我都给你洗干净了,你给他理齐整点儿”。

运动鞋低着头,帅哥剪刀飞快,一刹那,那鸡窝便不见了。

“哎,胡子,胡子给他刮一下”!李丽大着嗓门又说了一句。

“好啊!加钱,和理发一个价”!帅哥冷冷地回答。

“行,只要你做到位”!李丽此时心里在骂,哼!长的人模狗样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终于改头换面了。镜子里的男人,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有些浮肿,脸上竟泛起点红晕,不算太丑,也有了些活气。这明明就是一张正常人的脸嘛!李丽小声嘀咕着。

此时,运动鞋羞怯地看了一下镜中的自己,又慌地把脸转向了一边。这次理发李丽花去了45块,当她毫不迟疑的把钱掏给帅哥时,运动鞋的眼里忽地闪出点光来,在走出门的瞬间,猛地说了声“谢谢”!

“你说什么?大男人说话像蚊子叫似的,看你!年纪和我哥一般大小,正是壮年,干点啥不行。给你,我出门也没带多少钱,这100块你去买件衣服穿,天这么冷,会冻死的。赶紧找份工作吧”!

运动鞋看着手里的大团结,眼眶有点湿,小声说“我…我没身份证”!

“那你知道自己叫啥,哪里人不?”李丽看着面前这个人,说话还带着点标准腔,有点惊讶。

“记得”。运动鞋不安地搓着手,小声嘟囔。

李丽又一次惊讶了,忙说:“那好!你下午两点半在理发店门口等我,我带你把身份找回来”。

“去…哪里找?都丢……丢十年了”!

“去派出所啊,去补办一张嘛”!

运动鞋惊恐地看着她,两只肮脏的球鞋不安地扭动,一双大手忽然举了起来。

李丽连忙后退几步,心想,难道他真是逃犯?难道他想伤害我?!“你!你想干嘛?我!我可告诉你,这是大街上”?!

运动鞋把手放在头上,揉搓着刚理的头发,眼睛里没有凶光,心情极为复杂,眼睛里还掉出一滴眼泪“姑娘,别…怕!我说给你听”。

原来十年前运动鞋来到这个城市,身份证和钱就被小偷洗劫一空,当时离家太远,又因心中极度痛苦,索性破罐子破摔,其间几次被送进救助站,都因不想回到从前,又偷偷的跑了出来。

“好吧,有些事你不说,我也不问。你看你肯定是个文化人,受了多少罪你心里清楚吧!但都结疤了不是,你到今天不还活着嘛!这救命稻草一直握在你手里,你想自救,下午见,不想来,就拉倒”。李丽一口气说出一大串道理来,连自己都有些吃惊起来。

运动鞋又不安的搓起手来,过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李丽说:“那好,下午见”!

李丽回家,伙伴们都起来了,张元元好奇的问:“丽,一大早买洗衣粉,洗衣粉呢”?

李丽笑了笑,“忘带钱了”!

“呵!你不带钱出去,还这么长时间,快说,跟哪位帅哥约会去了”?

“别瞎说,我看还早,就去外面跑了两圈,那个把你的洗衣粉借我用一下”。

洗完衣服,李丽看见沙发上张元元和郭阳阳抹着眼泪,有点莫名其妙,她抬头看了一眼电视,不由得心酸起来。

电视里,北方台正播着新闻,一位16岁的花季少女跳河,被救了上来,相当漂亮,却已经死了。李丽不由得想起马尔克斯的小说《世界上最美的溺死者》,一个死亡之吻的谜。大群的人围着救援队,发出生命的叹息,张元元忽然调换了频道。

“你干嘛?我还没看到播报死亡原因呢”!郭阳阳嘟着嘴不满地说。

大家都沉默着,又抬头看时,南方台又播出出租屋烧炭死亡新闻,几个年轻人相继被抬了出来…郭阳阳干脆抢过遥控板关了电视。“妈的!这社会怎么啦?年纪轻轻的说死就死。这天跳河,那水多冷啊!还烧炭,混蛋!你妈养你养大就这点能耐呀”!张元元骂着骂着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别哭啦!这些人是好日子过腻了,过够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咱们还都得活着,这么年轻,死了多可惜”!李丽大声地吼叫。

张元元和郭阳阳抹着眼泪各自进屋去了,李丽躺在沙发上想休息一会儿,刚才的新闻更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倒有点敬畏起运动鞋来。这流浪汉还知道自己姓什么,苟活十年而不死,比这些人强啊!但我帮助这种人,会不会有危险呢?下午的事又不能和他们说,唉,算了吧!毕竟他是个人,总不能大白天把我给吃了吧!转眼又一想,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还是装一包老家的辣椒面儿吧!

下午两点多,李丽提早出来观察了一下周围。街上行人很多,应该很安全,又想了一下,还是打车去吧。省得又惹出点什么事来,也更方便安全些。她一边想着一边坐在理发店对面的台阶上玩起了手机,不知不觉就过了约定时间。一看三点多了,他奶奶的,不来算了。她小声嘀咕着站了起来。就在这时运动鞋出现在理发店门口,李丽激动地喊:“喂,我在这里”!

经过了上半天的接触,运动鞋似乎有了些人气,也挥了挥手,脸上还似乎带着一丝久违的笑。

运动鞋穿了一身廉价衣物,显得更精神了,只是那双肮脏的球鞋,仍然那么刺眼。李丽打来了车,告诉司机去南门派出所。年轻的司机也有些好奇,不时在后视镜中偷窥一下他们。运动鞋坐的很直溜,一声不吭。李丽靠在后座上休息,心想什么人嘛,现在的人怎么都好奇心这么重!

哎,美女,西门派出所到了”。李丽睁开了眼,下车麻利的把钱掏给了司机。此时运动鞋脸色苍白,两只手又开始揉搓头发,站在大门口一动也不动。

“哎,大哥,你这个人怕什么,又没犯错,有什么好怕的,快走啊”!李丽推了他一下,自己走在前面,然后像只麻雀唧唧喳喳把事情给服务台民警说了一遍。

运动鞋站在办公室门口,年轻的警员叫他进来,他进来。叫他坐下,他坐下。始终一言不发,还真像个罪犯似的。

李丽走了过去,拍了他一下肩膀,“大哥,你可好好想想,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才能给你把身份找回来啊”!

有个警员给端来一杯热水,此时运动鞋端着水,双手发抖,水几近撒向地板,他像是在回忆,又像是胸中有巨浪翻滚“我……我是南京…南京…”

李丽干脆接过他的杯子,双手扶着他抖动的肩膀柔声说:“大哥,你慢慢说,说出来,别担心”!

“我是南京…嗯…南…嗯……”运动鞋又一次揉搓头发,一言不发了。

民警合上记录本,看着运动鞋,微笑着说:“别担心,有什么顾虑你说出来,我们会考虑你的感受”。

运动鞋忽然猛地抬起头,直视着民警的眼睛“同志,我…我说出地址…嗯…嗯…请不要把我送回…送回去”!说完悽悽的低下了头。

“可以,好。我们服从你的意愿,但你办好身份证后必须要自食其力,不能再流浪了,好吧”!

“我叫裴…裴俊才,南京…南京人…”稍一停顿,运动鞋像是使出了全身力气,又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又爆了一句:“我是xx大学…音乐学院的老师…”。

民警张大了嘴,李丽瞪大了眼,跳了起来,推了一把运动鞋,“你这个傻子人,这是派出所,别瞎说”。

几个民警同时朝这边望了过来?李丽赶紧闭上嘴,一看运动鞋,他倒是轻松了很多,眼睛放着光,腰也挺了起来,不像是在说谎话。“哼!原来你比演员还能演。”这瞬间的错位使李丽有些愤怒,年轻的警员准备询问细节,李丽气冲冲的走到跟前,“等一下,给,这是我的身份证。这个人是我领来的,现在交给你们了。这么能演,你们好好审一审”!

运动鞋猛地站起来,给李丽深深地鞠了一躬,李丽吓了一跳,年轻的警员冲他一笑。“过来,签个字,留下手机号,你就可以走了”。

李丽走出办公室时,回头又看了运动鞋一眼,他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无辜的望着她。她叹了口气,又返了回去,从挎包里掏出200块钱来,塞进运动鞋的手里。

“给,拿着。我挣的也不多,这点钱给你这两天吃饭用。你这个人啊!肯定是把世界看错了,才过成这个样子,其实…也许…这十年你错过了很多。有家的话,还是回去看看吧”!

民警们都看着她,运动鞋满脸通红地看着她,李丽眼睛红了,飞快的跑了出来。

已经快五点了,西北风呼呼地刮着,大街上人流如潮,都在赶往家的方向,李丽一边走一边骂,“该死的疯子,知道地址,十年也不跟家人联系!该死的,行尸走肉般活了十年,心肠真硬!真狗血!”骂完了,又感到很冷,把脖子缩了缩,公交车来了。

坐在车上的李丽心中还是忿忿不平,“还老师,还大学老师呢?什么人嘛?流浪汉!十年!”我的妈呀,想到这里,李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接着又心疼起钱来,“李丽,你行,你真行!一天几百块扔出去当个女英雄。出来几年了,也没买件像样子的衣服,呵,你可真大方的过头了”!公交车突然向前一倾,停了下来,打断了李莉的思绪。李丽望着正在上车的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彼此陌生无趣,她冲邻座的老奶奶笑了一下,老奶奶的脸,马上严肃起来,瞪了她一眼,像是说: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你有病!

李丽觉得好笑,想着中午的悲惨新闻,她摸了一下包里那包辣椒面儿,叹了口气:唉!真幸运啊!这疯子竟是个正常人呢!透过窗外,她仿佛看见运动鞋重新站在讲台上,充满活力,那么自信,挥舞着指挥棒教学生唱歌呢!人生如戏,生活是多么戏剧化啊!想到这里,李丽不由的笑了。窗外依然刮着西北风,可在李丽看来,已经不那么冷了。

—————后记,朋友,人生如戏,生活就是这么戏剧化,所以这篇小说可能有多种结尾或者续写下去,你们尽管去大胆想像吧。

我们生活在一个快的节奏里,那些被精神溺死的人,做了自己的“陌路人”。萨特说:“存在先于本质”。人如果不知为何而存在,终归是一种悲哀。所以错过太阳的你,请别再错过群星。找回那个迷失的自己吧!幸福和快乐就在那里,它们从未走远,从未把你抛弃。————写于2018年11月10日,改稿完成于2018年11月21日


















 
打赏
【编者按】:我们是人为的把我们的命运弄得更悲惨。 ————普罗佩斯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