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仇人的死亡》

   日期:2018-12-05     来源:自由作者    浏览:292    评论:0    
核心提示:霍冰洁,家庭主妇。中年追梦,自学文学专业专科,本科在读。痴爱文学,坚持写作,作品散见于网络。自我座右铭:当我们真正关注“不平凡”的潜能,它就会怒放着打破我们平庸的日常生活的边界。

《仇人的死亡》

情景(下午,乡间田埂上,刘海英老人望着下坡地的一座新坟,坐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

刘海英——

大风啊,你吹吧

吹起那坟尖上的白幡

吹走俺所有的恨

像俺这般脆弱的老人

却仍然活在残冬

而牛三你却去了阎罗殿

一阵阵唢呐悲凄凄

一声声嚎哭动天地

寂静后只剩下孤坟一座

想起那年闹饥荒

俺拔生产队一个萝卜

你吓得俺打嗝打了一辈子

想起那年你分责任田

你东一小块西一小块地儿

净分给俺家贫瘠地儿

想起那年你做了书记

强占俺家的宅基地

你婆娘是个母大虫

你儿子是个小地痞,

要沾俺家的风水

要占俺家的老宅

从此仗势欺人

还把俺打得遍体鳞伤

今天是你的死期

你才六十出头

你躺在那冰冷的土地里

俺却能睡在温暖的炕头上

现在俺的怨气都消了

现在俺也不恨了

因为俺活着

而你却死了


张大娘——

老嫂子,我来陪你坐一下

你今天是不是解放了

你今天是不是舒服了

看那牛三嚣张样儿

欺负你家几十年儿

如今黄土一撮儿

看那母大虫傲气劲儿

总压着你抬不起头儿

如今像霜打的茄子

焉巴劲儿

俺俩经常拜神烧香

神都知道你所有的苦水啊。

现在咱俩院里大声说话

隔壁却静寂的可怕

这就叫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呀

(刘海英和张大娘在院子里聊天)


女儿铁男(推门进来)

娘啊娘

我老远就听见你大嗓门儿

这两天你咋精神些

和张大娘炕上坐去

我带来了集市的葱油饼

我带来了土窖的大白菜

给你俩猪肉炖粉条子


刘海英——

这两天天气糟得很

俺却喜欢吹点儿风

俺却喜欢受点儿冻

她大娘你冷咱去炕上坐

神保佑咱俩都能挺过这寒冬


张大娘——

老嫂子啊,把心放在肚里头

你可吃遍了世间的苦

菩萨定会仁慈些啊

你呀你

多吃几碗热汤面

多吃几个白馒头

多陪儿孙笑一笑

多活他个几十年

做个寿星老神仙


女儿铁男——

大娘你说话真中听

我娘就是不听话

嫌气生了几十年

烙下一身病根子

这个牛三走的急

可把我娘的心锁打开了

您给她宽宽心

您替她解解闷


刘海英——

她大娘你是个好心人

牛三欺负俺几十年

他的帐咋能就此算

俺听他得了癌症

走时瘦成了骨

还替他求福

还替他祷告

要他活着看俺翻身

看俺的子女为俺扬眉吐气

谁知他走的这么急

他的帐咋能就此算嘛


张大娘

老嫂子,人死如灯灭

牛三那时老欺负你

俺也流泪,搓手,叹息

俺也恳求老天爷

早些收去这混账

现在他走在俺俩前头

就是抵了债租

撕了旧帐

你还懊恼什么呀


女儿铁男——

大娘你是个热心人

没事多来我家坐一下

你俩都是老寿星

该好好享享清福

把那陈年旧事都放下

吃饱穿暖,高高兴兴

把这落日西沉

迎来旭日东升

把这寒冬腊月

熬出个春暖花开

我和弟妹常年在外

每年团聚热闹一桌

娘若安好

便是晴天


刘海英——

唉,罢了罢了

鸟飞兔走,谁家又生个新娃

肉体的翅膀

永远飞不上天去

俺已今年八十八

只等祥云接俺走

多活多赚

牛三真的死了

俺这心窝窝却空虚的紧

造化弄人,万事成空

俺还有一丝怜悯心

而这没做完的噩梦

它让俺想着痛苦磨难

恨意却没了踪迹

它让俺面对孤寂烦闷

沉浸在虚幻中无法排遣

俺有些轻松有些惭愧

牛三这愣货再不是人

活着毕竟还是好些啊


张大娘——

老嫂子啊,你就是菩萨心肠

牛三咱村谁不恨

五年书记三院楼

贪了扶贫款

贪了造林款

贪了土地补助款

别再为他长叹息

神明注定,上苍有眼

他走了,我们大家都活着

这个冬天不太冷啊


女儿铁男——

大娘,咱们吃饭呗

这五谷杂粮

才能提升人的精气神儿

别再谈那牛三的生死

他从此与我们无关

黑暗罩住了他的灵魂

精神点儿吧,我的娘


刘海英——

这个冬天确实不太冷啊

风吹散了俺的仇恨

俺却怜悯仇人的不幸

人生如梦,绽放萤光

俺今天好好吃饭

甜甜的睡觉

明儿个享受阳光

每分每秒

(铁男和妈妈,张大娘一起开始吃晚饭)

作者概语云:

岁月煮出了五味人生

年轮刻出了深深的足迹

瞬间回首

一切皆笑谈

有的人死了

有的人活着

聪明的人儿呵

请你活在当下

吃过多少苦

遭过多少罪

冬去春来也就都老成了佛

其实仇恨只是一摊死水

而生活才是澎湃的海洋

那些从容到岸边的人儿

胸膛里都装着

一颗高贵的灵魂

回归宁静

不争也不怨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