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阿红的抑郁时光(第三章)(蝴蝶不来的季节)

   日期:2019-01-26     来源:文学凤凰网注册会员    浏览:227    评论:0    
核心提示:阿红喜欢蝴蝶结,但在最美的年华,蝴蝶不来,任何美的东西,都会给阿红带来痛苦和忧伤……

《阿红的抑郁时光》(第三章)


蝴蝶不来的季节


阿红喜欢蝴蝶结,但是在最美的年华,蝴蝶不来,任何美的东西,都会给阿红带来痛苦和忧伤………


文霍冰洁

一(捡豆)


70年代,在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下午,六岁的阿红戴着顶破草帽,蹲在生产队的大坪上,从泥里用手指抠起一粒粒的黄豆,看着瓷碗里越来越多的豆子,心里一阵阵欢喜。就在这时,罗四海的老婆趟着水,慢慢的向她走了过来…

“李家死丫头,你敢偷生产队的黄豆,你娘叫你来的吗?”!

阿红吓得一屁股坐在水潭里,“我……我没偷”!

“你还不承认呐,咱队上的黄豆谁都没尝着鲜呢,全在这里堆着,你这小丫头就先来偷食。去!叫你娘来,俺要让四海扣她的工分”。

“婶儿,你就放过我吧!这些都是我从泥里抠出来的。你看,泥里还好多呢!我弟弟看人家吃,馋了好几天,你就让我捡一点儿吧”!

“抠!……抠!我让你抠!你们家是断粮了吗”?!

阿红手中的瓷碗随着罗四海老婆手甩出去的方向,旋了一个弧线,豆子四散撒落,她的草帽也掉在地上,大雨顿时淋在她脸上,她吓的大哭起来。

“你个死丫头,俺又没打你,你哭给谁看,快点滚!滚回你家去”!

罗四海的老婆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眼泡浮肿,身穿一件白色碎花的褂子,深黑色的宽筒裤,站在雨里就像从坟墓里爬出的尸体,异常的恐怖。

阿红吓得捡起瓷碗和草帽,没命的奔跑,回到家时,母亲一边纳鞋底一边给弟弟讲故事,见阿红失魂落魄,像只落汤鸡,急忙从炕上下来。

“翠红,你咋得的了,雨下这么大,你跑到外边弄啥嘞,瞧瞧这死丫头,你这……这是要找病受么”!

在母亲的叫嚷中,阿红换下衣服,想上炕暖和一下。

“妈,我看弟弟前两天馋人家碗里的炒黄豆,今天咱队上不是刚碾黄豆就下雨了么。我就端了碗去大坪的地上捡点儿,那泥里填了好些豆子,我用手抠了大半碗,被王四海老婆看见了,骂我偷豆子,还把我的豆子都弄撒了。妈!咱家哪儿得罪她了”?!说着说着,阿红又忍不住哭了。

英莲擦着女儿湿漉漉的头发,心里既气愤又无耐。

“死丫头,咱不吃那豆也饿不死,你招惹她干啥!快喝点热水,别哭了”!

阿红和弟弟在炕上看起了小人书,英莲的思绪又回到了七零年的冬天。

沙坪坝是个200多户的大村庄,分为五个生产队,英莲她家属于三队。由于成分高,一夜之间,家里东西悉数被没收。为了丈夫李刚祖上的那些书籍,英莲半夜挖坑,埋藏了一部分,大部分还是被抄了去。王四海老婆看见英莲手上的银镯子,上来就撸,英莲拼命挣扎,大声还击:这是俺的嫁妆,是俺妈的念想,不是李家的东西,你凭什么摘走? !王四海老婆没拿到镯子,生气的抽了英莲一巴掌,从此处处和她作对。

王英莲和丈夫李刚成了三队的批斗对象,加上挣的工分少,王四海当了队长,以后每次分粮分得最少的就是李家。粮食不够吃,李刚教书的学生家里就会给他一些粗粮,让他背回来应急。看着自家女儿为了捡一点豆子吃而被人欺负,英莲的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唉!这样的日子可怎么熬出头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英莲心理也在落雨,她盼着天赶快晴了,能分得几斤豆子,给娃娃们解解馋,不然雨再下个几天,那新鲜的豆非发霉不可。

当天晚上,阿红就发了高烧。她迷迷糊糊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梦里都是一地翻滚而捡不完的豆子。

第二天,母亲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只梨子,削得薄薄的,一片片给阿红和弟弟吃。:“死丫头,昨晚吓死个人,嘴里一个劲的“豆……豆的喊,我看不是你弟馋,,是你馋豆馋的发疯了”!

后来阿红见到王四海老婆就迅速的躲开,直到出门打工多年,再回故乡时,,这个女人巳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阿红对她唯一的记忆,仅仅停留在,那个风雨交加的下午。


二(风波)

80年代,阿红上四年级时写了一首诗,父亲姐姐都说好,鼓励她多写一些。有一次城里的姑姑来玩,她看了也说好,还说让阿红投稿试试,她回城后就会给阿红捎些报纸、杂志、小说之类,阿红高兴极了。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姑姑真的托人带来了一纸箱的书报,还有阿红喜欢读的《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等期刊,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疑是得到了珍宝。阿红每天放学就沉浸在这些书报里。后来又写了诗和小作文,她就抄了少年报的地址把它们都寄了出去,母亲说:你喜欢看这些的话,那天我带你上姑姑家,可以多借一些看,看完之后再还回去就是了。

诗稿寄出去半个多月后,一天,阿红放学推开家门,父亲、母亲、还有弟弟都笑盈盈的看着她,阿红有点莫名其妙。

“翠红,你寄的稿子发表了,邮递员让你爸盖章子,你有时间可以去邮局领稿费,足有十块钱呢!瞧瞧,我这闺女可真了不起”!母亲笑眯眯的拉起了阿红的手。

“姐,你要给我买点好吃的”,弟弟小明也亲昵地拽起了她的手臂。

几天以后,阿红发现教室里的气氛怪怪的,同桌彩菊悄悄的说:翠红,前几天你给我们说发表了诗,可现在大家都说是你抄人家的。那黑妹还说她以前在一本《少年文艺》上看到过,是真的吗?!

阿红脑袋嗡的一声,气的发抖。“好啊!是黑妹说的吗?叫她找书来比对,如果是我抄的,让她举报我,如果不是,我要报告老师,她这是污蔑”!

“别生气嘛,也是的,你平常作文就那么优秀,我信你”。彩菊拍了拍阿红的肩膀,写作业去了。

事情并没有结束,下午放学时,教室后边很是热闹,阿红看到有同学在教室后边的黑板上画像,还在旁边写有“抄袭小偷李翠红”的大字。她走了过去,忍着泪,拿着板擦使劲的擦着,擦着…,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一连几天,阿红上学变得沉默寡言,不愿和任何人多说话,放学也是独自回家。星期五的班会上,班主任忽然读起了阿红的作文,读完后,他严肃的说:咱班有的同学不好好学习,无事生非,抵毁同学名誉,这样做极不道德。阿红是咱班第一个敢于投稿发表文章的同学,大家要多向她学习。还有就是咱们班文娱委员选阿红吧。希望你们能坐在一个教室里,相互帮助,共同努力学习。

班主任的一席话,打开了阿红的心结,老师是信任她的,这就够了。但是抄袭事件还是给阿红造成了阴影,太阳暖暖的时候,她就会靠着教室外面的墙壁,看看蓝天、白云、不远处的庄稼、操场上跑来跑的同学,她感到自己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于是每次提笔写作文,都是凭真情实感去写。后来她的文章被抄在学校的大黑板上,但阿红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三(蝴蝶不来的季节)

小升初六一节,大家学习既紧张又忙碌,学校要举行十多所小学的公开大比赛,阿红由于嗓音好,唱的也好,被选为班里歌唱队的领队,可是临近比赛时,阿红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条件参赛。

班主任通知,学校要求女生都要穿白色的确良衬衫,公安蓝裤子,白球鞋,还要扎粉色的蝴蝶结。阿红很清楚自己的家庭情况,可以上学就实属不易,每学期那几块钱的学费,有时都要欠上学校一阵子,更别说值办这些东西了。那天放学回家,一到门口就听见弟弟的哭闹声,果然也是为了六一服装的事儿。

“妈!我要复习考试,没参加节目,你就给弟弟置办一套吧,他被选上少先队员,要上台领红领巾的”。阿红笑着对妈妈说。

“好吧,星期天俺去赶集,买点家里的干辣椒,给这小祖宗买一套”。快起来!你这个讨债鬼。英莲从地上拉起了儿子小明。

“妈,我去地里摘辣椒了。阿红背起背篓向田野走去,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放弃比赛,班主任肯定会生气,但只要不加重母亲的负担,她就很开心了”。

第二天上学,因为临时换人,班主任当然很生气,问明原因后,让阿红去借上一届学姐的衣服,借到的话就可以参加。阿红的脸憋的通红,对班主任说:我…我没地儿借去,就算借到了,也…也没有合适的鞋子和头花,我…家里没钱!

“你这个孩子,让人说什么好呢。算了,你不参加就好好复习吧!”班主任摇着头叹息而去。

多年后,阿红清楚记得,六一那天早上,学校参赛的队伍从她家门前经过,她就躲在自家后院的菜园子里,静静地看着,直到他们全部离去。当时太阳暖暖的,她却哭了。

英莲永远也不能理解,长大后的女儿为什么总是素面朝天。是的,阿红喜欢蝴蝶结,但在最美的年华,蝴蝶不来,任何美的东西都让阿红感到忧伤难过。


四春桃


春桃是阿红从小一起玩耍的姐妹。她很会长个儿,五年级时就比同班的同学都高,一头自然卷曲的头发,总是显得有些凌乱。圆圆的脸子,白净的皮肤,再加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就像是一颗饱满多汁的桃子。小学五年,阿红和她形影不离,放学拔草也是常常结伴而行,她们无话不说,一起在原野上奔跑,疯玩,好的像穿了一条裤子似的。

考上初中的那年夏天,阿红帮着母亲干活,由于地刚分到户,一家人都是很忙碌的,打完麦子的时候,望着屋里一袋袋码得高高的粮食,父母亲第一次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一天中午吃着饭,母亲幽幽的冒了一句:翠红,你三大伯家的春桃下个月要结婚了。那个你三婶子胡整呐,把春桃嫁到胡家沟鸟不拉屎的地方,那里连水都喝不上呢!

“妈!春桃才十几岁,结什么婚嘛。谁跟你说的呀”?阿红急急地追问。

“十几岁!你三大伯才不管她多大呢。他去胡家沟唱戏,瞧着那家有钱,说是有好多银元什么的,就把春桃许给人家了,还跟我们说那家人祖上是个避难的大官,家里藏着好多坛子的银元,他就是个财迷嘛”!

“妈,春桃也考上中学了,你就去劝劝三婶儿,让她把初中念完吧”!

“劝个屁,你三婶更是个财迷,到处宣扬她娃找了个有钱人呢。她明知道春桃才十多岁,连结婚证都领不了的,你说这两口子,把个娃娃当摇钱树嘞”!

吃过晚饭,阿红就去了春桃家,春桃正绣着个枕套,看见阿红进来,便点了点头。

“快看,我绣的腊梅图,绣了好长时间呢,好看不?”

“嗯,好看。你是在绣嫁妆吧,我还以为你会难过,原来你美得很呢”!

“我哭你才高兴啊!我才不哭呢。让他们嫁,既能离开这个破房子,穿好看的衣服,还不用看我嫂子那张黄瓜脸,这是多好的事儿啊”!

“得了吧?胳膊扭不过大腿,想哭就哭呗,谁会笑你不成”?!

阿红翻着春桃床头那本残破不全的《红楼梦》,屋子里一阵沉默。一会儿,春桃悄悄的说:我身上有50多块钱,我娘给我买衣服的,有了这些钱,我就去沙坪嘴搭火车,进城当保姆去。吃好、穿好,还能挣钱。

“你个家伙,咋胆这么肥,人生地不熟的,去城里遇上人贩子,把你卖了,有你哭的”!

想要我嫁去胡家沟子,我死也不去,我就不相信去城里遇不到好人!翠红,这事儿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听见没!

阿红答应着,抬头看见一只硕大的蜘蛛正在房梁上结网,她指着它说:你家这破屋子真不能住了,你不嫁给山里的,也要给蜘蛛精吃了去!

春桃放下针线,拿起扫把就要偷袭,阿红连忙拉住。

“打不得啊!这蜘蛛窝,谁知道在哪里?你招惹它,晚上咬你一下子就惨了”!

春桃放下扫把,生气的一指:看看,这些家里的粮食、工具、破烂儿都堆在这里,就这土炕是我的,现在连它也快不是了,我不逃,等死啊!

从春桃家回来。阿红失眠了,想着她的困境,想着她出逃的冲动,阿红又苦恼又难过,却帮不上一点忙,也想不出一点儿办法来。

春桃家住在村子的西头,忙闲时,她爹常去山里唱戏,她家的房子是村里头最破旧的。儿媳妇占了三间稍好一点的上房,剩下的两间破西房就成了春桃和她父母的卧室,可以说春桃就住在她家的仓库里。春桃的嫂子,谁惹了她,就会闹得鸡飞狗跳,全家不得安生。也许,她爸妈想把她早点嫁出去,也是在为她考虑。可春桃从小心眼子多,人又倔强,肯定得出事儿。

没过几天就听到春桃果然跑了。

阿红心里每天七上八下的,都要祝福春桃800遍,希望她能过上更好的日子。

“啧啧!春桃这丫头主意正,胆子大。她哥和胡家沟的人都去城里找了,这找着了,还不被打折了腿么”?

母亲吃着个青苹果,酸的直摇头,她边咋嘴边说着春桃的事儿。

阿红更加担心春桃,不知道她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一个星期后,春桃被找了回来。也是巧了,她就躲在一个老乡的饭馆里,被找回来的春桃,家里人严防死守盯了三天,然后就请客摆席,把她嫁了。

出嫁那天,阿红跟着去送亲,爬了三座大山,绕了八道弯,才来到胡家沟子。这是一个石头的王国,院里院外都是石头,石头缝里长着瘦弱的小树,院墙的一半也是用石头砌的,人们坐在石头上喝酒,坐在石阶上打牌抽烟,他们都为了这个15岁的新娘子而来,他们都是来祝福她的!

“春桃,这是个好地方呢。一座山倾斜而卧,太阳一出来先晒你家,多好啊!”

为了安慰她,阿红戏虐的想和春桃开个玩笑。

“好个屁,这些人都像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没人情味的。把我卖了,还喝酒吃肉庆祝呐。太可恶了!我才不会如他们所愿呢”。

“你想干嘛?可别胡思乱想了,你瞧院子里那个憨憨的男人也不错哦”!

阿红爬在窗户上撕开了红红的窗花纸儿。

“不错你来!这破地方到处都是石头,吃水都费劲,你还这样损我。我完了,我看我要去上吊了!”

阿红紧张的拉起了春桃的手,她穿着一件红尼子外套,眼睛哭得肿胀,这会儿又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春桃,你可千万别想不开,谁让我们都是爹娘的儿女呢?!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啊!好好儿的,我有时间就来看你,你没事儿也可以常回来啊!”

那天下午,因为是“喜事儿”!阿红不知道如何劝慰春桃。送亲的人都离开时,猛一回头,就看见春桃正站在山尖儿上哭着挥手,她单薄的影子越来越模糊……转弯处,阿红忍不住放声大哭,同行的人回来后笑着跟阿红娘说,你家翠红哭的比新娘子还伤心呢。

后来听说春桃被胡家沟子人看的死死的,上厕所、回娘家都有人陪同。一年后,阿红还在上学,春桃手里却抱着个孩子,那孩子哭着把她叫妈妈!(未完待续,敬请期待《阿红的抑郁时光》第四章(逆风)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