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阿红的抑郁时光(第五章)逆风

   日期:2019-02-11     来源:文学凤凰网注册会员    浏览:230    评论:0    
核心提示: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含着眼泪,一读再读…… ————席慕容

阿红的抑郁时光(第五章)逆风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们含着眼泪,一读再读————席慕容


一九八七年,阿红十五岁,已是亭亭玉立,开始在意别人看她时的眼光了。可她却没有一件合身的衣裳,总是穿着带补丁的裤子,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

北方的冬天,是诚实的冷。那风刮在脸上,如同刀割般的生疼;融雪的日子,更是异常的寒冷。即使这样的天气,瘦弱单薄的阿红,却依然开始拒绝穿棉衣棉裤。

母亲做的花棉袄,不是对襟是斜襟的,穿起来前边总是翘翘的;母亲做的粗布棉裤,臃肿难看,走路跑步都费劲;母亲做的布棉鞋,沾上雪水和泥后,就会冻的硬邦邦的。

星期一早上,天刚蒙蒙亮,阿红就起来了,套上两条裤子,一件夹袄和外套,轻手轻脚的从家门溜了出去。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她打了个寒颤,一阵小跑就来到了学校,同学甲和同学乙正在点火炉,大家围在一起烤火。同学甲说:“真冷啊,我就是不想穿棉裤,才偷跑出来的。那玩意儿太难看,冻死我也不穿”!

同学乙说:“咱哥们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啊!边说边蹦蹦跳跳的热身。阿红一边偷着发笑,一边掏出英语书开始背单词。

寒风呼呼的刮着,教室的门窗关得严严的,大家都把手抄在袖套里。有的同学甚至翻书时会用舌头舔着翻,再用下巴压一压,既好笑又自然。第一节课是语文课,王老师口才极好,他情才并茂,边讲解边在黑板上写字。突然,他停了下来,目光转向窗口。窗户的外面,一个红头巾的女人正趴在窗子上,呵着热气朝里边观望。阿红看了一眼,脸腾地红了起来,她恨不能把自己藏在抽屉或书包里。

王老师打开教室门,阿红娘就站在台阶上,“王老师,让俺家翠红回家穿一下棉裤吧,天这么冷,娃会冻病的呐”!王老师冲教室里边招招手,“李翠红,回家穿棉裤去”。

阿红家离小学和中学都非常的近,家里有几块地就在学校的院墙外面。她的父母种了菜呢,经常会便宜点买给学校的食堂,所以和很多学校老师自然是熟悉的。阿红没有办法,只好跟着母亲回家去穿棉裤。等她再回到教室没一会儿,下课铃已经响了。

下课了,教室里异常的热闹,“王老师,让俺家翠红回家穿棉裤吧,她会冻病的……李翠红,回家穿棉裤去!同学们模仿着阿红娘和王老师的声音,相互逗笑,阿红气的趴在桌子上。整个冬天,阿红几乎都是在这种无休止的抵抗和难堪中度过。

天气渐渐暖和了,阿红多想穿一件没有补丁的衣裳。初一时,穿着补了胳膊肘的外套,裤子是二姐翠兰穿过的,也是在膝盖上打了补丁的。过年时母亲只给她们每人做了双新鞋;上初二时也常因早上起来,院子里的衣服还湿嗒嗒的,而苦恼难过。有一天早上起来,院子的裤子还潮湿着,阿红急忙大喊:妈!妈!我裤子还湿着呢,要迟到了!

“哦!没事没事,穿你大姐的吧。母亲急急的提了条裤子扔给她”

阿红把大姐的裤子穿在身上,又肥又大。母亲又给她在裤脚处挽了好几道边儿,阿红提着裤子,“妈,这腰太大,会掉呢”!母亲又找来根毛线,“给,在裤腰上穿过去,扎紧一下子”。

阿红穿着大姐的裤子,在校门口徘徊许久,那日,她逃学了。

阿红家的日子渐渐好过起来,初三时她有了一套崭新的衣裳,碎花的外套,配上将军呢的裤子,还有双帆布的运动鞋,可美了好一阵子呢。但是烦恼的事儿还是很多,很多…

母亲英莲似乎永远那么忙;父亲东奔西跑,给人看病,总不在家;三姐也在镇上上学,很少回来,没有人关心阿红。青春期的那几天,她被折磨的偷偷哭泣,常常自己用家里的破布,缝些旧棉花来应付过关。她渐渐变得越来越叛逆,也学会了和母亲顶嘴。

渐已发育的阿红,走路总是弯着腰,她开始讨厌自已的影子,常会独自发呆。星期天晚上下自习,在外上学的二姐翠兰回来了,她神秘的冲阿红一笑。:“翠红,送你个好东西”!

“什么?”阿红抬头看时,马上羞的低下了头。原来二姐翠兰抽空用家里的碎布给阿红缝了件内衣。

“翠红,试试吧。姐针线不好,怕不合适,多缝了两排扣子呢”!二姐放下内衣,走了出去。

阿红终于有了内衣,她开始尝试着挺直腰身,高兴时还可以在体育课上大显身手,但她还是会莫名的难过,比如怕黑。

狗狗黑虎在的时候,老远就会来迎她。现在晚自习放学,她都会赶在同学前边或中间回家。那是个漆黑的夜晚,走着走着,突然有同学喊“鬼来了,快跑!”大家没命的朝前跑,阿红“扑通”一声掉到了路边的菜地里,待她爬起,四周漆黑漆黑的,同学们早都跑没影儿了。由于刚下过雨,菜地里都是烂泥。手电筒找不见了,手也被划破了,衣裤鞋子上都是泥巴。那次回家后,阿红一连几天都精神晃忽。

有一次吃过晚饭,阿红跟在母亲后边出来,“妈,你晚上有时间的话,接我一下子,回家时经过下坡坟地,我……害怕呐”!

正在放炕的母亲抬头看了她一眼:行,妈有时间就迎迎你去!

当晚阿红下自习,边走边望,到家时,母亲已经睡了。她推开西屋的门,狠狠的把书包摔在桌子上。

第二天,去上晚自习的阿红经过母亲身边,她正在串辣椒串。“妈,你说话怎么不算数呢?你就不能晚上接我一下,人家爸妈都对孩子那么好,我是你捡来的吗”?!

母亲抬头笑笑,“对!你就是俺捡来的,俺在驴粪

蛋里捡的呢”!

阿红气极,大声和母亲发脾气,母亲顺手抄起一根木棍就抡了过来。阿红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竟然抓起那棍子一推一搡,母亲“扑通”一声摔在地上,阿红扭头就跑。

“站住!你这个白眼狼,你个没良心的孽畜,看俺不打死你”!

阿红跑了老远,仍听见母亲的叫骂声,她为自己莫名的愤怒而惭愧,母亲有什么错?!她只是太忙太累了。当晚下自习,阿红不敢回家,就去同学小兰家蹭了一晚。第二天上课,她也不敢去家里背书包,就蹭同学的书上课。数学课上了一半,周老师被门外探头探脑的阿红娘干扰,回来时拎个书包放在阿红的书桌上:李翠红,你不背书包上什么学?!

课间十分钟,往外掏书的阿红摸着一个热乎乎的小纸包,拿出来一看,是三个蒸熟的土豆。吃着它,阿红悲喜交加,原来娘心里还是有她的。恰在这时,梁燕跑来借橡皮:“呀!蒸土豆,你吃独食呢。来!给我一个”。

阿红给她一个土豆,她边吃边剥皮:“哎呀呀,太香了,沙壤儿的,我妈蒸的土豆,我一口气能吃十个呢”!

阿红笑笑:喜欢吃,哪天到我家去吃个够!

“好啊,不如毕业前你去我家玩,我家的土豆更好吃,梁燕腮帮子鼓的圆圆的,边嚼土豆边邀请阿红。

“都是土豆,有什么两样的!难不成还有什么更好吃的东西吗?”阿红无聊的在纸上画着美人图,呛了她一句。

“去了你就知道,我们那儿好玩好吃的多了去了”。梁燕双手扭着长辫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阿红和梁艳关系很好,她是个住校生,家在山里边。每个星期天都要回家去。她学习中上,个子不高,为人热情开朗,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乌黑粗溜的大长辫子,一直垂到了脚跟,走起路来,简直是可爱。

“梁燕,你留这么长的头发干嘛?多难伺候?”在一次体育课上,阿红问梁燕有关头发的事儿。

“我妈让留的。家里就我一个女儿,从小到现在,一直没剪过。麻烦了点,但也习惯了呢”!梁艳摸着发辫笑盈盈的看着男生打球。

“梁燕,要是你不上高中,留在家里打算干什么?”

“做饭、洗衣、干农活罢!这都是小事儿,比起我们山里的女娃子,我算是在福窝里呢!他们从小就放羊、放牛,十多岁就嫁人了。好多人一辈子都走不出大山的。就因为我爸有点文化才坚持让我读书,我几个哥哥还都在打工呢!快看,咱班又进球了。你别想那没用的,好好玩儿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的。

梁燕的一番话倒引起了阿红的兴趣,大山里好玩吗?大山里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到了星期五,阿红说要去梁燕家玩,母亲答应了。于是下午,她去自家地里摘了青辣椒、茄子、豆角,装了满满一书包,准备了送给梁燕家的礼物。

太阳还没下山,约四点半左右,阿红和梁燕就出发了,一路穿过平坦的沙坪村大坝,走过渭河上那座颤悠悠的小桥,就开始爬山了。梁燕走的很快,阿红跟在后边累的直喘气。

“燕子!你是飞檐走壁的燕子么!你慢点行不行?你们这都是什么地方啊?住这么偏僻,多不方便呐”!

“哈哈……哈…我成燕子了!那你是啥?走不动路的蜗牛!来,歇会儿。梁燕坐在田埂上放声大笑。

“其实啊,住在哪里都是祖先为我们选的;生在哪里,都是父母给我们的命运;咱们又不能改变什么。翠红,你看那山底下正冒烟气的村庄,是一代人又一代人的根呐!俗话说子不嫌娘丑,儿不嫌家贫,不管住在哪里,那都是我们热乎乎的窝啊!快走吧,不然天黑还到不了家呢”!

阿红跟着梁燕,翻了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山路崎岖拐弯,越走越窄,越走越陡。阿红只管爬山,不敢回头向下看。终于到了一座大山脚底下,眼前忽然开阔,看见村子的时候,她确实被惊到了。

那村子就在山脚下,方方正正的样子,炊烟袅袅,狗吠鸡鸣。到处都是清翠的大树,衬着矮小的院落。霞光相映,童稚戏嬉。

“嗨!梁燕,这不就是那个“世外桃源”吗?!你们家就住在这里啊!”

梁燕正要说话,“哞…哞…”一声响亮的牛叫声。她看着阿红笑笑:我们快回家吃饭去。

梁燕的家在村东头,一院子的青瓦房。四周种着各种果树,院子里几只鸡正在欢鸣追逐,一头壮实的黄牛在草棚下悠闲的嚼着草料。梁燕的父亲擦着农具,母亲正在厨房里忙着烧晚饭。阿红抬头一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天呐!都六点半了,她们整整走了两个多小时啊!

“阿姨,你家住的地方太僻静了,你家的祖上是个神仙吧!能找到这天堂一样的地方啊”!

“看你这娃说的,俺们这么偏的地方都成天堂了!梁燕的母亲笑着扶在厨房门框上,嗓音又尖又柔,很是好听。

晚饭是乔麦面条,一碟腌菜,一盘炒青椒。也许确实是饿了,阿红吃的又香又快。但是碗里面多是面条,却见不到多少汤,她被噎着了。

“阿姨,面里怎么没汤呢?我去打些汤来”。

“别去,水壶有开水,阿姨帮你倒点儿”。

喝着水,阿红心情很好。“叔叔,给我讲讲你们祖先的事儿,他们为什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生活呢?这里一定有个好听的故事吧”。

“嗯,我们这里的人都姓梁,祖上是一位清朝的官员,退休后厌恶官场,不让子孙再继续为官。全家从古城兰州迁移到这大山里,从此世代耕种,远离俗世。你别小看这不大的村庄,大家都亲着呢!平常相互帮衬,过年过节更是亲如一家。就是地里的东西变不成钱,穷了点儿,要不真像你说的,是天堂呢”!

梁燕的父亲是有点学问的,说话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怪不得呢,可是这么好的地儿,什么时候才能像我们那里一样,架上电杆,拉上电线,晚上就亮堂多了。阿红指着屋里暗淡的煤油灯大发感慨。”

“会的!肯定会的!前一阵子村里管事儿的去开会,说是有文件下来,就是要弄这事儿。这可是好事儿,我想不是年底就是开春,到时候晚上出去串个门儿,回来路上也是亮堂堂的”。

吃完饭,阿红帮着梁燕洗碗,收拾停当后,就坐在她家的土炕上,就着煤油灯拉家常。山里的月儿非常明亮,它离你仿佛那么近,近的你都可以听见它的心跳;它离你又是那么的远,远的让你思绪纷燃,联想翩翩。

阿红第一次感到呼吸通畅,四肢慵懒。在这样的地方睡他个三天三夜,该多好啊!一想到中考即将来临,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翠红,你学习也不差,努力一下定可上高中,有什么可叹气的。不像我,只处在中游,考上考不上的都将回来嫁人,没什么地方说理去哟”!

“什么!你嫁人?你才16岁不到,嫁什么人”!阿红吃惊的一脸问号。

“没什么可奇怪的!我能念这么多书,就很知足了。村长和我父亲一起定的亲事,他那儿子在外打工呢,说是结婚后让我教村里的娃娃们”。

听着梁燕的话,阿红心里一片茫然。“她的路”!父母已经给她安排好了。而自己的路又在哪里呢?

外边忽地响起了几声清晰的狗叫,接着马上又怀复了宁静,阿红有点想哭的感觉。

“梁燕,那毕业后咱们就很难再见面了。不知道将来我还会不会上你家来玩?你可不能把我这个同学给忘了啊”!

“不会!我们同学三年,只要你记得我,我就不会忘了你。快睡吧,明早天不亮还要去挑水呢!

梁燕睡着了,阿红翻了个身,却怎么也难以入睡。十多年过去后,那个夜晚深深的印在阿红的记忆中。真的没有机会再和梁燕见面了,但是那份情谊却永远温暖,且刻骨铭心。

早上五点多,梁燕就起床了。她挑着两只空木桶,阿红跟在后面,天空还挂着几颗半明半昧的星子,照着她们在羊肠小道走上拐下的,最后在一座斜峰的低洼处,有一眼泉水,可是那里已有好多人在排队了。泉水渗出很慢,刚刚积了一点儿水,就有人用瓢子把它们盛起,因此不是很清澈,而且是泛着混浊的泥色。

“梁燕,你们这里没别的泉眼了吗?几十口人靠着这一眼泉吃水,可真够紧张的啊”!

“谁说不是呢!从我记事起,就靠着它吃水。有时天旱,半夜也要来排队等水。水在我们这里金贵着呢!昨晚你还说面里没汤,我们做饭都不敢放太多的水,节省得很”。梁燕说话有点儿伤感。

过了一个多钟头,天大亮了,才等到梁燕取水,那水映着山石的浅红色,十分的混浊。阿红不由得一阵哆嗦,这样的水可怎么吃啊?!

挑好水,梁燕把水放在院子的台阶上沉淀。就开始收拾屋子,她父母一早都去地里干活了。“翠红,我这里有盆儿,你拿去房后面摘樱桃吃吧。我上次回来时它们都快红了,只怕熟透了呢!

来到梁燕家的院墙外面,靠西边长着几棵樱桃树,榆钱树样的叶子,托着一颗颗红的像玛瑙似的果实,煞是可爱。阿红扬土赶走了正在树上偷吃的几只麻雀,拽着树枝儿,一会儿功夫就摘得大半盆。酸酸甜甜的,吃着高兴,竟哼起了歌儿。

“李翠红,看把你美的。喜欢吃的话走时我挖一棵给你家种去。”出来摘菜的梁燕,低头看着墙边上几颗拳头大的包菜和几株辣椒、葱苗,大声的跟阿红喊话。

“好啊,在你家这儿没水,它只能长成小树,到了我家给它喝个够,它就能长成大树了。瞧瞧你们家这菜,长的跟个小娃娃似的,你看那香菜,还没我家门前的麦苗长呢”!

“有菜吃就很好了。下大雨时,我们就会接满水缸,留着浇灌它们,菜就能长的更好一些。来!我也尝尝,甜吧!我妈都没时间摘,都给麻雀偷吃去了”。

阿红那天从梁燕家挖走的樱桃树,一直长在她家的后院子里。可是樱桃红了多少个季节,阿红总在异乡奔忙,樱桃在风里落下,母亲在树下黯然伤神。现在,风里,有樱桃的味道,更有思念的气息。

在梁燕家的一天半时间里,阿红见证了世间最朴素的真情。尽管那里的人缺水穷困,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干净的笑容;尽管那里的孩子个个衣衫褴褛,但是快乐的如同天使;尽管年轻的小媳妇们,偶尔会在大门口远眺,可明亮的眼睛里满是对好日子的憧憬。这些朴素的美是任何艰难困苦也***不了的,现在,将来,那里都是人间的天堂。

从梁燕家归来,阿红不在为生活的各种烦恼而忧伤。真正该忧伤的是梁燕啊!然而她却是那样的安之若饴,幸福满足。

多年后,阿红才明白,青春的季风有时会迷了眼睛,那灿烂的花瓣总是盼着有人会停下来……停下来…!发现它久违的香。然而逆风过后,每一缕香气都会扩散,在日记里、在梦里、在风风火火的旅途中;甚至,回忆里都是满满的香气……(未完待续,敬请期待第六章(逆光))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