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心心念念“晓明哥”

   日期:2019-09-06     作者:肖治    浏览:57    评论:0    
核心提示:肖治,重庆业余诗人,巫溪本土业余作家。作品编入《当代实力派作家文选》《2019年全国诗歌散文精品集》和当代作家丛书《时光的记忆》多次参加全国诗歌散文赛获金奖、一等奖、二等奖等奖项。




01


    儿时,我家住在大巴山东端南麓、大宁河边一栋古色古香的木屋里。

    那是一个酷似传统四合院的两层小楼,木楼曲径回廊,有雕梁有画窗;建筑用材系深山砍伐的上好林木,看上去:连板壁都刷过赤色的油漆。因为年深月久日益风化,一遇降雨,油漆便顺着木板生出许多露珠似的水滴,给儿时的我平添了难以理解的情绪。

  

   木楼是解放前盐业资本家生产食盐的灶房,残存的一口幽深的“盐水井”便是证明。有人说,木楼是资本家雇佣工头,看管一线制盐工人的临时住所。历经风雨的木楼,将大宁河边国营盐厂工作的五户人家,恰到好处地安置在它的各个部位,我童年和少年的许多时光便在木楼里度过。


02


    这幢建设考究的木楼,位于大青山下。

    楼的东面,有一排石木结构的建筑,那是国营盐厂供管股的办公重地和物资仓库。木楼西边,有一块闲置土地与大青山相连。木楼里的人家,将空地分成五个规则的小块形成菜园,各家各户分得一块,种上喜欢的蔬菜;用以改善当时较为清贫的生活。


   我们木楼后面的菜地中间,有一条碗口粗、100米长的楠竹水管,架设在离地2米左右的空中。

   那时的国营盐厂,用井岗山生长的毛竹(楠竹)引水至盐灶(生产车间),一只只楠竹穿越沟壑,凌空飞架,形成一道将吴王庙板壁岩瀑布流下的清泉,引向24个灶房的空中水渠。菜地中悬挂的水管,便是由井岗山毛竹构建的运水线路。


   居住在木楼里的人们,异想天开地在楠竹水管上钻出一个方圆食指大的小孔,他们将一截钢笔一样长的小木棍缠上棉布,然后一头扎上绳子与竹管相联,一头插入小孔作为木塞。当需要生活用水的时候,人们踮起脚尖或双脚踩上一个固定的石头,举手抽开木棍,一股清泉,便从楠竹飞流而出;清清亮亮的泉水浇灌着人们的菜园,养育着人们天天向上的身体,也滋润了我少年的心田和美丽的歌喉。


03


   五户人家的小院,生活着何鸿燕、陈晓敏、吴剑、松梅等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清一色的女孩儿,她们便成了我足不出户的好友。但是,记忆中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邻家那位比我们大很多的陈晓明哥哥。

   陈晓明排行老三,是陈晓敏的亲哥;也是我们十分崇敬的人物。他中等身材、乌黑平顶的头发加上轮廓分明的五官,体现出那时英俊少年特有的蓬勃和生气。

   他时常给我们讲远古神话和英雄故事,带我们做各种游戏,给我们看他的书法和绘画作品。有时他还给我们现场诵读革命诗词,讲当年流行的《平原游击队》、《渡江侦察记》、《南征北战》、《智取威虎山》等儿童钟爱的英雄故事。


   一个朝霞满天的黄昏,在凉风幽幽地河畔,陈晓明给我们讲起了他的哥哥和姐姐。

   他绘声绘色地告诉我们:他的哥哥、姐姐,曾经作为红卫兵代表到过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见过伟大领袖毛主席接见百万红卫兵的情景。

   后来,当我懂得一些事理的时候,他的哥哥、姐姐在江西农村插队去了广阔天地(当上了知青),后来又听说晓明的哥哥,到了江西省一家文工团做美术编辑,他的姐姐也调到了江西省清江县博物馆工作。然而,他的小妹陈晓敏说话口吃、语言不清,且患有先天性心脏疾病;是他们家需要特别关爱的“宝贝级”成员。


04


    晓明的父母和我的父亲一样,是国营盐厂的行政干部;那时候,晓明哥上高中,我们刚上小学。

    晓明哥有一手好字,他的人物绘画、他手书的毛主席诗词飘逸潇洒;他演绎的浸人心田的《二泉映月》和他悠扬的木笛《扬鞭催马运粮忙》不止一次地启迪了我对音乐的兴趣;他在篮球场上的潇洒、穿上白色运动鞋的帅气,他《挑担茶叶上北京》、《美丽草原我的家》的旋律,装饰着我们的木楼,让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周末收获了知识和开心。


   儿时,我对文学的喜好,对美术、音乐的欣赏,还有生活中的礼让和谦和,很大程度缘于晓明哥的影响和诱导。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最好的例证。为此,我对晓明哥的欣赏,几乎达到了与对学校老师尊重和欣赏的同等程度。我决心等我长大一些的时候,跟晓明哥学画画、学书法、学笛子,练二胡......


  “昔梦母、择邻楚,子不学、断机杼”的名言警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晓明哥给我父母的信中读到的。晓明在信中表达了对家乡的思念、对邻居老幼尊辈地关爱和对儿时生活的挂牵。当我细读晓明哥这份书信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故土、回祖籍所在地江西去了。此时,他的父母也告老还乡,其母在回江西后不久便病逝了。


   儿时,我第一幅人物肖像画《英雄杨子荣》,第一幅风景素描《延安宝塔山》的创作,工作后自费订阅《收获》、《青年文学》、《美术》、《人民摄影》等报刊杂志,世纪之交赴杭州参加中国国际摄影博览会;工作之余,坚持散文、诗歌、小说创作并多次获奖,缘于心灵深处对晓明哥的不断学习、缘于儿时的那份景仰和始终不渝的初心。


   晓明哥是那个年代品学兼优、又红又专的青年,也是小镇木楼里知礼仪、明得失的学子。母亲曾经把晓明哥,作为活生生的教材对我进行教育;希望若干年后的我 ,成为晓明哥那样厚德博学的有为青年。


 
打赏
【编者按】:晓明哥有一手好字,他的人物绘画、他手书的毛主席诗词飘逸潇洒;他演绎的浸人心田的《二泉映月》和悠扬的竹笛《扬鞭催马运粮忙》不止一次地启迪了我对音乐文化的兴趣;他在盐厂篮球场上的潇洒、他穿上白色运动鞋的帅气,他《挑担茶叶上北京》、《美丽草原我的家》的二胡旋律,装饰着我们的木楼,让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周末收获了知识和开心。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