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五台山拜佛

   日期:2019-12-07     作者:祖基    浏览:46    评论:0    
核心提示: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在天津郊县打工,给一个不算太大的民营机械制造公司当工程师。在国庆节的前几天,赵总告诉我股东们准

这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在天津郊县打工,给一个不算太大的民营机械制造公司当工程师。

国庆节的前几天,赵告诉我股东们准备出去旅游,让我跟着一起去。开始说跟团去青岛,最后定下来去五台山。

旅游团是晚上九点在市里中心公园发车,我们赶到时已经是傍晚了。赵对我说;张工,市里您了熟,找个饭馆我们先去吃饭。吃过了饭,华灯初上,滨江道上灯火辉煌。股东们高兴的逛商场,拍照合影。

车到五台山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下车后,全车的游客懵懵懂懂地被导游领进一座庙宇,庙不大,里面的人倒是不少。

在院子里***后,导游大声说;来五台山,就是为了拜佛许愿,拜佛就要烧香;烧香只有是经过这里的有道高僧开光的香才灵验,买外头卖的香烧了也没用,你们这么远来一趟岂不是白跑了。我听了心中暗自好笑;拜佛未必烧香,也没听说过要烧开光的香。

进入殿内,里面灯光昏暗,也没有供奉神灵。只见人群中一个老僧人高坐在上,手中捧着一把香,口中念念有词。导游拦住大家说;一会千万不要说买香,要说的是请;等一下前面的人走了,就可以过去了。

这时赵扯扯我的袖子,小声的问道:张工,咱们需要在这里买香吗?”我一听笑了,便说:“不用,要买到处都有,有些寺院是提供香的,原意烧领上几根就行了。来,你和我过去看看就明白了。”我们走上前去,两个年轻的和尚正在给一个老太太请香。老太太问,请这个多少钱?和尚制止道,千万不要说钱,请那个用手指一下就可以,否则就不灵了。我们在后面看明白了;最小的一把一百元,一般的几百元,最大的要上千元。我低声的对赵说:“那个最大的在摊上买也不过一百块。”他听了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我,我笑了,说:“现在佛国没有净土了,神仙也讲究经济效益向钱看了!

导游领着我们向远处山上一座寺院走去,赵问我:“张工,一会进了庙里是不是需要拜佛吧?”我笑道:“这个倒是随便,不过不拜最好就不要进里面了,站在门外看看就行了。我原来也不拜的,认为这是封建迷信;后来我了解到佛教的宗旨是人无贵贱,众生平等,行善慈悲。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就是见到世间百姓受到病患贫困,自然灾害的痛苦,抛弃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舍生取义献身于佛教。佛教的教义从根本上讲,倡导的也是一种拯救民众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敬畏的;现在我旅游时见到寺庙,也是要拜佛的。”赵总听了忙说;一会拜佛的时候,张工先给人们做个示范,被让俺们出笑话。

站在菩萨顶上,我抬眼向四周望去,眼前的情景让我大失所望。没有看到或雄伟,或秀丽的山川,而周围是几个顶部圆乎乎的山头。看来到五台山只有专心拜佛,风景是没啥看得了。

我向下看去,在五台山标志建筑白塔附近的庙宇挤满了人和车,热闹非凡;便问导游是何去处?导游答道;那就是五爷庙,五台山香火最旺的地方,一会我们就去那里。我疑惑的问:“五爷是哪路神灵?”“是财神爷啊!”导游告诉我。我搜索枯肠,记得财神确实不少;赵公明,关公,还有什么五路财神,没记得有位五爷啊!再说财神多是道教供奉的,佛家没听说过有财神爷。可能是自己孤陋寡闻,一会到了就知晓了。

五爷庙果然香火鼎盛,巨大香炉上烟雾弥漫。熙熙攘攘的人群们,挤在香炉前在大把地给财神烧香。看来国人现在最信仰的精神支柱应该是非财神莫属了;佛祖的思想境界太清高了,跟不上潮流了。

听导游讲解,五爷原来是龙王的五太子,被文殊菩萨收服后封为掌管地方降雨的神仙。大概是民间的需求吧!龙太子又兼职主管民间财源,成了佛国里为数不多的财神。

据说五爷最灵验,因此香火最旺,远远超过主人文殊菩萨。看来人世间更需要的是实惠,黑猫白猫能捉耗子的才是好猫。可是据我所知,财神和佛祖有所不同;不会普渡众生的,只是惠顾有钱人。因此有一个说法,富人拜财神灵验,穷人一般就是白忙活了。

财神嘛,现代说法应该属于金融投资方面的专家,必定是懂得经济规律的。有钱才能赚钱,有鸡才能生蛋,富人必定会越来越富。所以无论是哪路财神,因此都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财富只能施舍给有钱人。于是富人拜财神越发心切,越发舍得大把烧香,财神爷也越发让富人更有钱了。

我笑着对身边的赵说:“赵老板,财神你们一定要拜的,倘若五爷发发慈悲,你们此次旅游可谓不虚此行,算是见到经济效益了;你们给五爷多多上香,心诚则灵嘛!”这时郑宝忠在一旁举起手中两大把香,笑嘻嘻地说:“张工,看看够吗?我刚在摊上买的,才三十块一把。”我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道:“够便宜的,不过你们在财神爷身上精打细算,看来各位注定是难发大财了。”

第二天一早开始登黛螺顶,此处的风景还算不错。这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峰;一千多级台阶,还是我这个岁数最大的第一个登顶。

在山顶放眼望去,周围是五个光秃秃的山头,下面的众多寺庙尽收眼底。接下来又去了两个庙宇,到了下午,此行快要结束了。导游告诉大家,下面是最后去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地方;去拜佛祖的舍利子,见舍利子如同见到佛祖。

我听了有些疑惑,记得五台山好像没有发现过舍利子。我去过法门寺,见过舍利子;但在地宫里供奉的是舍利子的影骨,也就是一同出土的用玉仿制的舍利子。其实我也没有见到真的,真的叫灵骨,据说是保存在银行的保险柜里。

但是导游信誓旦旦告诉我,去看得是真的佛祖舍利子。接下来,真的佛祖舍利子没有见到,倒是领教到佛门‘新弟子’们高超的敛财技艺。     

旅游车在一处庙宇前停下了,这是在五台山随处可见的寺院。导游领着大家来到庙里的一排偏殿前;奇怪是殿内的窗户都在里面遮住了,难道是放在里面的佛祖舍利子怕见阳光?导游把大家分为两组,我和庆东,宝忠和主管后勤的老赵先被领了进去。

我们走入一个不太大的房间;二十来人呆在里面显得有些拥挤。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士先负责接待,她开口介绍自己,说是毕业于西域某佛学院的研究生。我定睛望去,只见她黑胖的身材,穿着普通人衣服,样子有些俗气,让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佛家的学子;说是菜市场卖菜的大姐还差不多。

不过她的伶牙俐齿的口才实在让人折服;连着讲了两个佛教的因果报应的故事,有古人的也有近代的。没有多少时间,便成功的给大家洗了脑;屋内的人差不多快变成虔诚的佛教信徒了。接下来她告诉大家,下面开始拜佛舍利子了,见舍利子就如同见佛祖。大家可以为自己或家人许愿,只有你心诚,一定会灵验的。

人们进入供奉佛舍利子的房间,里面香烟缭绕,可是光线很暗。房中间有一尊木雕的如来佛像,佛像前面的一个玻璃罩子里便是佛舍利子了。在周围彩灯的照射下,舍利子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我仔细观察了一番,和在法门寺见到的舍利子不同;法门寺的舍利子是一节圆柱形状的,像是骨头的化石。这个舍利子是圆形状的,好似是一块矿石,看上去应该是一件仿品。舍利子两旁是两尊瓷质的菩萨像,墙上挂着佛教故事的画图。屋里交织着一股神秘色彩的灯光,耳边响着诵经的乐曲。

拜过佛舍利子后,接下来又进入一个房间,房间依旧很暗,里面放满一排排小板凳。这次是听一位‘高僧’讲经,身披袈裟的和尚很年轻,三十来岁的样子,面目清秀,用现在的说法是个帅哥吧。和尚一会诵经,一会讲经;人们坐在小板凳上,似懂非懂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庆东手机响了,他刚慌忙关掉,一会他旁边宝忠的手机又响了;他俩分别管着厂里的生产和销售。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普及;和尚看了二人一眼。

接下来和尚双手合一,叫了一声‘阿弥陀佛’,口中念道:“我佛慈悲,救世人脱离苦海,为众生免病消灾。下面发给你们每人一个装着圣土的布袋,里面的圣土不是一般的土;是我们不远万里从佛陀成佛的菩提树下取来的。回去供奉在家里,可以消灾免病,保佑你一家平安。”这时旁边走过一个小和尚,双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黄色绸子做的布袋。‘高僧’走到每人面前,亲手将布袋递给每人手中。走到庆东和宝忠面前却一闪而过;他俩见状满面失色,瞪大眼睛问我:“张工,怎么不给俺们呢?”我笑道:“是看你俩拜佛心不诚吧!”

布袋发完了,和尚告诉大家可以走了。然后招呼庆东他们几个没有发到布袋的跟他走;几个人立刻听话的跟他去了后面的房间。一群人喜悦的拿着可以保佑平安的宝物,走出房间。

外面是一个狭长的过道,一张长桌挡在门口,一个胖和尚站在桌子后面,高声喝道:“各位施主,请留下功德钱!”人们一下子愣住了;“多少都可以吗?”有人在问,“最少也要一百!”和尚答道。这时有人掏出钱放在功德箱里,有人在小声嘟囔,怎么又收钱了!这时和尚又说道:“诸位都看过西游记吧?唐僧去西天取经,佛祖还要收下紫金钵盂作为‘人事’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听了举起手中的布袋说道:“这个我不要那该可以了吧?”胖和尚恶狠狠的答道:“不要会给你家人带来灾难的。”这不是在咒骂人吗?我听了气得正要发作;但看到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老赵在一旁小声说道,张工,不就一百,给他们算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从后面走过一人,生的英姿勃勃,身上透着军人的风度;我记起他们是夫妻俩带一个女孩和一个老太太一家四口。他走到胖和尚面前,将手中几个布袋放在桌子上,开口说道:“我是天津市公安局的!”说着拿出警官证在和尚眼前晃了晃,大声说道:“大家不想要的,把东西给他们放下,就可以走了。”胖和尚听了一时呆若木鸡。人们见状纷纷扔下布袋,向门口涌去。我往门口望去,两个壮汉早已不知去向。

我和老赵在门口外面等了一会,只见庆东他两个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庆东问到:“找你们要钱了吗?”老赵答道:“要了,俺们没给。”这时宝忠伸出手掌冲着我说道:“张工!我俩一人要了一巴掌,这还是最少的。”庆东说:“和尚把我们几个叫后头去了,给我们每人点了个莲花灯,又把名字写了上去,让我们许愿,每人交了五百块。张工,这个管用吗?”我笑着答道:“心诚则灵,花钱消灾吧!”

回到车上呆了一会,后面个人也回来了,结果是无一幸免。

骗子骗钱的路数真是五花八门,现在居然打着佛祖的旗号骗人;真是为了钱什么办法都想出来了。

这是一伙行骗的和尚,不知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让我们落入精心设计好的骗局;想必是和导游串通一气了。

我想佛祖如果在天有灵,应该将骗子们统统打入十八层地狱。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