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厂长打工记 第十八章 机关算尽

   日期:2020-01-14     作者:祖基    浏览:7    评论:0    
核心提示:第十八章 机关算尽中午吃饭的时候,郭金富打来电话说;建华已经给咱们拨了十万元工程预付款,让我马上找戚厂长办理手续。我找到

第十八章  机关算尽

 

中午吃饭的时候,郭金富打来电话说;建华已经给咱们拨了十万元工程预付款,让我马上找戚厂长办理手续。

我找到戚厂长办理好后付款申请单,然后到三建公司马经理那里加盖公章,并告诉他有拾万元近期打到他们在钢厂的临时账户。

两天后,马经理通知我,工程款给打过来了。我马上给金富打了电话,他听后兴奋的说,好!好!我让老王开车过去。

回到迎宝公司后;当我把一捆人民币交到金富手里时,他的脸上立刻笑的像一朵花似得。嘴里不停的大哥长,大哥短的叫着;大哥辛苦了!晚上给大哥接风。我笑了笑说:“别光乐着数钱了,你倒是给我打个收条啊!”他听后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哥啊!这个条可不能打,兄弟我大小是个国家干部,这个条是万万写不得,再说我怎样写,收的什么钱呢?咱哥俩就是亲兄弟,你还信不着我吗?”我想想也是,这个条是不太好写;其实是他信不着我,害怕在我手里落下把柄。

接着金富又说:“兄弟我还有一件为难事,和大哥念叨,念叨就是这个工程咱哥俩干,老王现在挺不满了。你说我同老王合伙开公司,又是同事,这么做也是说不过去,弄得我挺为难了。我想和大哥商量一下;工程算公司的,我们给大哥开工资,多少钱大哥说了算。这样也不错,别管工程以后赔和挣,大哥也不会白干,公司照常给你开工资。工程上出了事公司担着,大哥也不用担风险了。

我听了,心中暗自思量;他们这是觉得虚假预算没问题了,工程也承包出去了,这回可以挣到大钱了,都瞪起眼来了。其实当我知道工程取费标准这样低的时候,已经对承包工程不感兴趣了,因为赚到的利润分为三份,自己也得不到多少了,而且承包出去又少了一部分利润。除非采用不正当手段骗取工程款,但那是我绝对不会干的事情。

想到这里便答道:“你说我可以不用担风险了,这话说的没道理吧?同甲方的协议是我签订的,作为项目负责人,以后出了什么事,首先是我的责任。再说梁军那伙杂牌军,什么也不懂,我天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什么事都得操心;好吧!事情你也别为难了,你说咋办都行。按说是给你帮忙来的,可公司又不是你个人的事,工资多少你们看着给。”他听了高兴的说,还是大哥理解我。

接着他从包里拿出五千块钱递给我,说:“这是以上大哥在公司跑业务两个来月的工资,多少的先拿着,工程上以后看挣钱多少再商量。走,咱们喝酒去!”

回到工地后,我开始投入到忙忙碌碌的施工中。我一天除了看图纸,安排施工,检查质量,领取材料,每天下午还要参加甲方的工程协调会议。

今天戚厂长通知我去公司会议室开会,召开的是全公司施工单位负责人的会议。我去时晚些了,看到李建华坐在会议桌中间正在讲话;赶紧在门口找个椅子坐下。建华讲了整个工程的进度,各个施工单位的工作安排、任务完成情况,处处都显得胸有成竹;而且讲话思维敏捷,语言生动,颇有大将风度,不失一个大公司老总的水准。

我听到过戚厂长这样说过建华,我们李总是工作狂,经常看到他工作到半夜。建华是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分配到钢铁企业,凭自己的能力,四十几岁就成为北方一家国营钢铁公司的炼钢厂厂长。

我以前在县里给工业公司购买钢材,去过他家里许多次,但几乎每次都很难见到他。听金富的妹妹抱怨说,炼钢厂工人是二十四小时轮班,他这个厂长是整天吃住在厂,很少回家。建华还从来不动厂里的一草一木,连一颗螺丝钉也没有往家里拿过。

建华讲完话,接下来是各单位汇报情况。我坐在一边听着,心里在想,如果我把金富搞得虚假工程预算的事告诉他,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但是现在还不是时机,再说这么办是要得罪金富的,还是谨慎为妙。怎么说多预算出来的工程款我不领,金富他们别想得到这笔不义之财。

回到工地,我看见一辆红色小轿车停在工棚前。站在车旁的梁军看到我回来了,眉飞色舞地的对我说:“二哥把钱给我后,我买了一辆二手夏利,以后咱们出门办事就方便了。您老来回上工地也不用坐三轮了,这就是您老的专车。”我听了哈哈的笑了起来。

他又打开车门,取出一部手机,递到我的手中,说:“咱们用的手机太老了,我给二哥咱们三个每人买了部手机。”我接过手机,高兴的说:“你小子还算明事理,我没有白给你忙活。这样吧!这个手机算你给我开的工资。”他听了忙说:“您老说那里去了,这个不能算工资。”我打趣的说:“那就算梁老板给我的奖金吧!”他说道;“张哥别拿我打哈哈了,工程赚了钱,我绝不会亏待您。我准备今天晚上叫着弟兄们出去上饭馆撮一顿,给大伙鼓鼓劲。”我听说:“好啊!梁老板现在财大气粗了,腰板也挺起来了!”他听后高兴的笑了起来。

但不妙的是;这小子有了两个钱,就露出了原来的本色,每天出去吃喝挥霍,找小姐。后来居然还包了一个小姐,领到工地来住。

一天,戚厂长跑到工棚来找我。我见了忙笑着说:“有什么要事,敢麻烦戚厂长亲自大驾光临。”他听后,板起面孔对我说:“听工地上传闻张经理这里找了一个专职的小姐来,我这不是过来开开眼,不知是真的吗?”我听了,笑嘻嘻的答道:“是有这么回事,是我手下的人找来的,本打算是去戚大厂长那里公关用的,但我一看,太不够档次,没敢拿出手,可又退不回去了,只好让她在伙房帮忙了。”说完后我们俩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开口说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今天找你真有重要事;风机房原来承包的单位干完土建工程,设备安装不想干了。我准备让你们干,我和李总说了,他也同意。”我听了,暗想没人干的活来找我来了。 对于风机我还是了解一二的,钢厂用的风机不仅体积大,精度要求还很高。要命的是;它是用来排出炼钢产生的烟雾,里面含有大量的煤气,遇到明火会发生爆炸,因此担的风险责任也很大。 于是,我面露难色的说:“这活我可干不了,再说你这里取费这样低,不好找人。”他听后,忙说:“老张,你就算帮帮我吧!工程费用我可以想办法长长。”我听了后说:“好吧,我马上找人。”其实我不过是敷衍一下算了。

可是戚厂长刚走了一会,新换的手机‘当啷当啷’的响了起来金富打来电话,兴奋的说,建华来电话了说是风机房的活也让咱们干,你马上去找戚厂长。

我只好找到梁军,介绍了风机房工程的情况,告诉他这活很难干问他能找到人吗?没想到他告诉我:“没问题,我可以去化建公司找人。”我又说:“一定要找到安装过风机的人和优秀的电焊工,还必须先把人带过来,戚厂长要亲自考核,通过后才把工程交给咱们。”他答道:“好!我马上回市里。”

梁军的行动倒是挺快,第二天就带着三个人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为首的一位年龄六十岁上下,高个子,长着一双丹凤眼,脸上常带着微笑,体态有些发福,看上去像是当过领导的人物。梁军给我介绍说,这位姓肖,肖工。我和他们一一握手后,问了问各自的情况。我简单的介绍了工程的情况后,便带他们去见戚厂长。

戚厂长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把人找到了,还有些惊喜。我给他介绍说,这几位都是化建公司的;这位肖工,年轻时当过项目经理;这位王师傅,八级钳工,负责风机安装调试。戚厂长询问王师傅安装风机的情况;王师傅介绍了自己安装过的风机型号,和关键的技术要求,讲的头头是道。戚厂长听了,满意的点点头。我又指着年轻的一位对戚厂长说:“这位小师傅是高级电焊工。”戚厂长听后说道:“好啊!高级焊工,现在挺吃香了,工资挣得可高了。张经理!风机房交给你们我就放心了!你马上做出预算,行动越快越好,别误了工期。”我于是让梁军带着图纸返回沧海市,交给金富去做预算。

两天后,梁军带着肖工他们回来了。我接过他带回来的预算一看,二十八万多。我马上去找戚厂长,事情和上次一样顺利地签了协议。

我问肖工,梁军是让你们承包,还是雇的你们?他答道:“我还没有拿定主意;张经理你们提四成也太高些了,梁军说按从你们给他的实际收入;再按百分六十提成包给我。只是我们这些人工资比较高,而且一天只干八小时;我心里没有底,还没有和他说准。”我告诉他:“您最好让梁军开工资,不要承包。”他问我为什么?我把工程协议递给他看,说:“您是内行,您看好取费标准,最后要按此结算,就是说不一定是二十八万。”他听了一愣。

一天,肖工找到我,说他家里有事要回市里,让我替他照看一下。还想把我手中的那份图纸捎回去找人核算一下;我说,可以,但核算结果不要对别人说。其实我也正想证实一下,里面究竟有多大悬殊。

两天后,肖工从家回来了,见到我就满脸疑惑的问我,怎么这个活算来算去也只有捌万多啊?我听后心想;这个预算和以上同出一辙,多出了两倍。便告诉他说,要不我不让你们包啊!就是说最后甲方有可能按这个钱数结算,梁军也会按实际核算结果付给你钱,你们就有赔钱的可能。你们如果领工资,我保证你们走时一分钱也不欠你的。我们所以预算做的高,怕的是后期讨债难,这样工程的先期预付款就差不多了。您没少干过工程,不说您心里也明白。他听后,连连点头说,好,张经理,我听您的。

说真的,肖工这伙人真不愧是大国企里面出来的;只见他们一个个身穿褪了色的工作服,干起活来有板有眼,看似不紧不慢,但效率并不低。工程的质量更是没的说,技术上的事根本不用我操心。

甲方负责监管工程的严工对我说过,张经理,你们干风机房这只队伍,我敢说是全工地最棒的,连冶金安装公司的人都不行。但是一提起王凯他们施工的水泵房,头就摇的和‘波浪鼓’一样说,您找的这两只队伍差距也太大了。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