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厂长打工记 第三十二章 偷梁换柱

   日期:2020-02-23     浏览:4    评论:0    
核心提示:第三十二章 偷梁换柱旅游车在一处庙宇前停下了,这是在五台山随处可见的寺院。导游领着大家来到庙里的一排偏殿前;奇怪是殿内的

第三十二章  偷梁换柱

     旅游车在一处庙宇前停下了,这是在五台山随处可见的寺院。导游领着大家来到庙里的一排偏殿前;奇怪是殿内的窗户都在里面遮住了,难道是放在里面的佛祖舍利子怕见阳光?导游把大家分为两组,我和庆东,宝忠和张师傅先被领了进去。

我们走入一个不太大的房间;二十几个人呆在里面显得有些拥挤。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士先负责接待,她开口介绍自己,说是毕业于西域某佛学院的研究生。我定睛望去,只见她个子不高,长的又胖,穿着普通人衣服,样子有几分俗气让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佛家的学子;说是菜市场卖菜的大姐还差不多。

不过她的伶牙俐齿的口才实在让人折服;连着讲了两个佛教的因果报应的故事,有古人的也有近代的。没有多少时间,便成功的给大家洗了脑;屋内的人差不多快变成虔诚的佛教信徒了。接下来她告诉大家,下面开始拜佛舍利子了,见舍利子就如同见佛祖。大家可以为自己或家人许愿,只有你心诚,一定会灵验的。

人们进入供奉佛舍利子的房间,里面香烟缭绕,可是光线很暗。房中间有一尊木雕的如来佛像,佛像前面的一个玻璃罩子里便是佛舍利子了。在周围彩灯的照射下,舍利子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我仔细观察了一番,和在法门寺见到的舍利子不同;法门寺的舍利子是一节圆柱形状的,像是骨头的化石。这个舍利子是圆形状的,好似是一块矿石,看上去应该是一件仿品。舍利子两旁是两尊瓷质的菩萨像,墙上挂着佛教故事的画图。屋里交织着一股神秘色彩的灯光,耳边响着诵经的乐曲。

拜过佛舍利子后,接下来又进入一个房间,房间依旧很暗,里面放满一排排小板凳。这次是听一位‘高僧’讲经说法,身披袈裟的和尚很年轻,三十来岁的样子,面目清秀,用现在的说法是个帅哥吧。和尚一会诵经,一会讲经;人们坐在小板凳上,似懂非懂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这时坐在我旁边的庆东手机响了,他刚慌忙关掉,一会他旁边宝忠的手机又响了,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普及;和尚看了二人一眼。

接下来和尚双手合一,叫了一声‘阿弥陀佛’,口中念道:“我佛慈悲,救世人脱离苦海,为众生免病消灾。下面发给你们每人一个装着圣土的布袋,里面的圣土不是一般的土;是我们不远万里从佛陀成佛的菩提树下取来的。回去供奉在家里,可以消灾免病,保佑你一家平安。”这时旁边走过一个小和尚,双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黄色绸子做的布袋。‘高僧’走到每人面前,亲手将布袋递给每人手中。

走到庆东和宝忠面前却一闪而过;他俩见状满面失色,瞪大眼睛问我:“张工,怎么不给俺们呢?”我笑道:“是看你俩拜佛心不诚吧!”

布袋发完了,和尚告诉大家可以走了。然后招呼庆东他们几个没有发到布袋的跟他走;几个人立刻听话的跟他去了后面的房间。一群人喜悦的拿着可以保佑平安的宝物,走出房间。

外面是一个狭长的过道,一张长桌挡在门口,一个胖和尚站在桌子后面,高声喝道:“各位施主,请留下功德钱!”人们一下子愣住了;“多少都可以吗?”有人在问,“最少也要一百!”和尚答道。这时有人掏出钱放在功德箱里,有人在小声嘟囔,怎么又收钱了!这时和尚又说道:“诸位都看过西游记吧?唐僧去西天取经,佛祖还要收下紫金钵盂作为‘人事’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听了举起手中的布袋说道:“这个我不要那该可以了吧?”胖和尚恶狠狠的答道:“不要会给你家人带来灾难的。”这不是在咒骂人吗?我听了气得正要发作;但看到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壮汉。张师傅在一旁小声说道,张工,不就一百,给他们算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从后面走过一人,生的英姿勃勃,身上透着军人的风度;我记起他们是夫妻俩带一个女孩和一个老太太一家四口。他走到胖和尚面前,将手中几个布袋放在桌子上,开口说道:“我是天津市公安局的!”说着拿出警官证在和尚眼前晃了晃,大声说道:“大家不想要的,把东西给他们放下,就可以走了。”胖和尚听了一时呆若木鸡。人们见状纷纷扔下布袋,向门口涌去。我往门口望去,两个壮汉早已不知去向。

我和张师傅在门口外面等了一会,只见庆东他两个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庆东问到:“找你们要钱了吗?”张师傅答道:“要了,俺们没给。”这时宝忠伸出手掌冲着我说道:“张工!我俩一人要了一巴掌,这还是最少的。”庆东说:“和尚把我们几个叫后头去了,给我们每人点了个莲花灯,又把名字写了上去,让我们许愿,每人交了五百块。张工,这个管用吗?”我笑着答道:“心诚则灵,花钱消灾吧!”

回到车上呆了一会,后面的几个人也回来了,结果是无一幸免。数陈会计花的最多,一千多块。

骗子骗钱的路数真是五花八门,现在居然打着佛祖的旗号骗人;真是为了钱什么办法都想出来了。这是一伙行骗的和尚,不知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让我们落入精心设计好的骗局;想必是和导游串通一气了。我想佛祖如果在天有灵,应该将骗子们统统打入十八层地狱。

公司开始陆续接到几个购买钢丝缠绕机的订单,厂里的生产基本上维持正常运转了。公司的经营效益开始好转,于是又购进几台新设备,盖了一座新车间。

一晃我已经来公司快两年了,我发现东升公司难以得到发展的原因是没有优秀的领军人物。赵连国的人品很好,但不是经营企业的人才。公司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日常管理工厂的陈庆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他没有什么文化,更不懂得企业管理,也没有正规学习过机械技术,可是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夜郎自大。

公司买来的新车床,陈庆东居然让不做基础固定,随便放在地上就开始用。我找到他,告诉他这样做不妥;他听了固执地对我说,张工,用不着固定,没事。我告诉他,确实不会出什么事,可是要影响设备的精度和寿命的。后来还是庆东的弟弟庆凯见我说有道理,便领着两个人用螺栓做了简单的固定。庆东对于公司的产品和给用户加工的设备零件,也都是马马虎虎,得过且过,既不要求内在的质量,更不在意产品外观。

小型民营企业经营的好坏,主要靠老板,也就是看老板自己的本事了。我接触过的机械行业的小型民营企业;多是靠关系依附一两个大型企业,为其做配套加工,也就是从大企业中分一杯羹,极少有自己出产品的

眼下的东升公司,不仅没有优秀的管理人员,重要的是缺少优秀的营销人才,因此产品很难打开市场。加上企业规模和设备技术上都没有优势,公司也只是维持生存。

这几天街上比往常热闹起来了;东泊村开始选举村委会了。竞选人挨户登门拜访拉选票;街上不时地有小面包车忙碌着,挨户的请村民去饭店吃饭,还有就是一家一户的送米面油人们高兴的像是在过节我听到股东们和车间的工人在议论;某某给了每个选民多少钱,某某给每户发了多少东西。

这就是呈现在我面前的***选举。我原来认为***选举村官可以选出优秀的当家人,但现在变成了一场闹剧;细想起来,也是必然的。原来村里是集体经济,村里搞得好坏,关系的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村民必须有一个优秀的带头人,才能过上好日子,因此村民对选谁当村官还是很认真的。

当初我在农村插队的时候,那时叫做社员的村民是很重视生产队长的选举。当时是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因此队长这个当家人,决定每个人一年的收入。而当队长不仅操心受累,以身作则,还没有额外收入;更不要说吃吃喝喝,占公家的便宜了,那时是没人愿意当这个官的。

记得当时生产队有两间低矮土坯房,叫记工处,实际也是生产队的办公室兼会议室。村民每晚来记工,然后是以队长为首开始议论队里的事情,按现在的说法是每天的生产调度会吧!内容无非是哪块的地该耕了,哪块地该种什么。有时会争论的面红耳赤,当然最后做决定的是队长。不管春夏秋冬,酷暑严寒,天天如此。每晚社员们陆续走了,最后只剩下三个队长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

当队长的经常会撂挑子,不过通常是有原因的;比如某某顶撞队长了,或者有不听指挥消极怠工的。每当早上没人敲钟了,就是队长开始撂挑子了。先是队长说明自己辞职的原因,情绪激昂的讲自己再也不干了。下面就会有队里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出面来说说道道;接下来相关的人出来,或承认错误,或赔礼道歉。人们也开始说好话,央求队长继续干接下来副队长先把活安排下去,多数情况下队长第二天又照常敲钟了。

现在的村只是一级行政单位,一切都私有化了,谁来当这个官,对村民无所谓。什么能力大小,品德如何,好像也不太重要了。想当这个官的,大多为了自己捞一把。老百姓倒不如谁给的好处多,和谁的关系近就选谁。变成了竞选人需要村民给他投票,便对村民请客送礼;村民需要村干部办事时,也要请客送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都变成***裸的金钱交易了!

后来我和连国谈起村里选举的事;他告诉我,这次选举,最多的投入几十万,少的也要几万。不过他们这里不算回事,听说靠近市区的一个村,有投入上百万还没有选上村主任的。不知道这样选出了的村官,能否还会为人民服务?让我想起了五台山的骗子;说来也是大同小异,后者更是在明目张胆的在偷梁换柱。

一天早上,我吃早点回来,发现大狗被拴在厂门口。大狗望见我,吱吱地叫着,没有了每次见到我欢快的样子;眼神似乎是在求救,我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我从大狗身边走过去,又回头望了它一眼;大狗见我走开了,睁大眼睛望着我,目光中露出绝望。

我回到办公室,看到庆东坐在那里,便问道,谁把大狗拴在门口干什么?他吞吞吐吐的答道,这两天厂里太乱,我拴它在那看着大门,说着神情露出一丝慌乱。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听到收狗的喇叭声从窗口闪过,心中冒出一个念头;庆东是不是要把狗卖掉。我正想出去看看大狗还在吗;这时庆东走了进来,呲了呲牙,对我说:“张工,大狗让我送给来收废铁的老王了,他那缺个狗看家。”我听了说道:“你是不是卖给收狗的了!”庆东忙辩解道:“真的给收废品的了,不信哪天我带您了去看看。”

   几天后,孙师傅来了,到了晚上没有见到大狗,问我:“张工,怎么没有见到大狗呢?”我答道:“让庆东给收废品的了,我估计是给卖了。”老孙听了,急乎乎的说:“张工您了怎么让他们卖了呢?他要卖咱们买下,多少钱我出。”我笑着答道:“别看狗是咱们在喂,但是属于公司的,狗的主人想怎样处理,用不着和咱们商量的;这不是还有一只小狗吗!”孙师傅听了摇摇头说:“这个傻乎乎的,大狗多仁义。”说来这只小狗也是很灵通的,可是只认我一个主人。每次孙师傅来了,从来不理睬的;只是大狗每次都扑过去欢迎他。

   从那以后,大狗最后绝望的眼神,经常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