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两个小雨点

   日期:2018-05-07     浏览:2105    评论:0    
核心提示:两个小雨点原创2018-05-06管用和管用和两个小雨点叮咚 淅沥有两个小小的雨点,一个叫叮咚,一个叫淅沥。他俩从一个瓦沟落下,又

两个小雨点

原创 2018-05-06 管用和 



两个小雨点



叮咚



                                                               淅沥



有两个小小的雨点,

一个叫叮咚,一个叫淅沥。

他俩从一个瓦沟落下,

又随伙伴滚进小渠。




 

他俩连走带跑,

一路欢欢喜喜,

从小渠跑到小河,

又跳舞又唱歌曲。

 

他俩一会儿跳上浪尖,

一会儿又钻进水底,

一会儿碰碰山坡,

一会儿又撞撞礁石……





 

两人使劲地跑啊,

不知跑了多少公里,

叮咚浑身冒汗,

淅沥直是喘气。

 

河水越涨越高,

伙伴们更加的拥挤,

他俩被挤到河滩,

又从河滩挤到坡地。

 

两人奔波了半天,

实在疲劳至极,

这时,叮咚非常愉快,

淅沥却很不满意。





 

淅沥说:“像这样辛辛苦苦。

日子久了真没意思!”

叮咚说:“辛苦一点也好,

可以磨练我们的意志。”

 

正说着水又涨了,

波浪向上漫溢,

他俩翻过一道土埂,

涌进一个小池。

 

他俩在池中旋转,

不像刚才那么拥挤,

慢慢的安定下来,

于是,两人赶紧休息。

 

淅沥很快睡熟,

叮咚心中有事,

他只稍微打个盹儿,

就赶快揉开了眼皮。

 

这时雨过天晴,

彩虹高高挂起,

刚才淹没了的小桥,

已经现出了背脊。




 

河水渐渐下退,

叮咚忙推醒淅沥。

淅沥打着啊欠,

纠着嘴巴儿生气;





 

“你为什么推我,

我正在做梦哩。”

叮咚说我们快走吧,

等一会就不能出去。”

 

淅沥说那怕什么呀,

出不去就住在这里,

我看这里很好嘛,

倒也自在、安逸。”





 

“嗨!怎么说出这话,

难道你已经泄气?

不到激流中摔打,

怎么增长见识。”

 

“唉!刚才在河中奔波,

实在冒险吃力,

我讨厌那种生活,

想在这里住一辈子。”

 

“过紧张沸腾的生活,

那才真有意义,

快与大家一道前进吧,

莫要留恋小池!

 

“前面风光无限,

大河水深流急,

还有宽广的海洋,

涌动滔天的潮汐……”

 

淅沥摇了摇头:

“要去你一个去,

我不羡慕大河大海,

这儿清静、舒适。”



 

河水越来越浅,

叮咚十分着急,

淅沥坚决不去,

两人只好分离。

 

叮咚跳入小河,

一直奔腾不止,

他同伙伴高歌,

心中无限欢愉。

 

沿途困难重重,

叮咚坚定不移,

他冲过道道关卡,

心中毫无畏惧。

 

小河越来越平,

雨后青山如洗,

两岸花红树绿,

风光分外秀丽。



 

叮咚毫不留恋,

两眼向前注视,

小河越来越宽,

岸上电塔耸立。

 

他进入一座水库,

啊!好个宽广的天地,

前面一道大坝,

把万顷波浪挡住。

 

哦!原来是座水电站,

发电机唱着歌曲:

“欢迎你们来到,

为人民献出电力!”

 

叮咚无比高兴,

浑身充满力气,

他同伙伴一道,

去推动发电机器。

 

为人类发光发热,

叮咚光荣无比,

他过了大坝的水孔,

继续前进不息……





 

再说雨点淅沥,

困在小小的池里,

每日无事可做,

常常懒睡晚起。

 

日子越过越腻,

手足渐渐无力,

他再也无法歌唱,

慢慢地失去了欢愉。

 

小池很窄很窄,

只有野草黄泥,

他看不到什么风光,

心中毫无见识。




 

不久草枯泥烂,

渐渐发出臭气,

成群的蚊子飞来,

在池中产卵繁殖。

 

淅沥感到恶心,

实在难以呼吸,

整天头晕脑胀,

他真后悔莫及。

 

他向太阳呼喊,

喊得气尽声嘶:

“太阳啊,救救我吧!

我马上就会闷死!”




 

太阳严肃地说:

“这完全怪你自已,

你害怕过艰苦的生活,

一心贪图安逸,

 

“毒菌侵入灵魂,

也腐蚀着你的肌体,

你在渐渐腐烂,

你在慢慢变质。

 

“最后你将毁灭,

葬身烂草污泥。

──一个人停止前进哪,

就是死亡的开始!

 

“应该怎能样生活?

你要向叮咚学习;

只要决心改过,

我还可以救你。”

 

淅沥流着眼泪,

认识了自己的过失,

他表示痛改前非,

太阳感到满意。


于是太阳用高温,

把淅沥晒成蒸气,

蒸气集合成云,

云团又变为雨滴。

淅沥重新落下,

跳入一条小溪,

他迈开崭新的步伐,

向前方勇敢地奔驰…… 

 


 








管用和

1937年出生于湖北省孝感县。先后在汉阳县沌口小学汉阳县第一中学任教员,在汉阳县文化馆任美术干部、文艺创作辅导,在汉阳县剧团任编剧20余年。以后在武汉文联工作,直至退休。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北美术家协会会员。著有文集、诗集、画集等35种。美术作品在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学馆、北京、广州、福州、株洲、武汉、澳门等地参展,被举办方收藏。在武汉市、武汉市蔡甸区、孝感市举办过个人画展。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







以上图片选自互联网



投诉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