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文学评论作家报刊情感小说影视戏曲摄影艺术剧本连载

作品赏析微型小说诗词歌赋头条新闻散文随笔现代诗歌新  散 文军事历史

新手上路充值兑换网站留言违规举报

会员中心作品编辑

古迹 霍冰洁

   日期:2018-08-10     浏览:292    评论:0    
核心提示:《古迹》所谓古迹,就是历史的痕迹,也是现实人生的一份念想。人有两只脚,行万里路,阅览山河。知来路,有念想。所以便成为有情

《古迹》

所谓古迹,就是历史的痕迹,也是现实人生的一份念想。人有两只脚,行万里路,阅览山河。知来路,有念想。所以便成为有情有义的那一个,在不知不觉中就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古迹。

父亲去世后,留给我的古迹,是一只民窑的小瓷瓶。记得那年夏天某一日,父亲坐在轮椅上,我从墙角的藤蔓上摘下一个鲜黄瓜给他吃,同时发现了这个瓶子,它沾满灰尘,从瓶口倒出些许泥土,一翻清洗后给父亲看。父亲露出开心的笑容,告诉我这是清代民窑的东西,爷爷父亲都曾提着它打过油,我问父亲能否给我,他点点头。那次离开故乡,它就成了我的宝贝,而我与父亲竟成了永别!

每次想念父亲,睹物思人。我都会抚摸这个小油瓶,它黑幽幽的,两只耳朵光滑可爱。细小的脖子,饱满圆润的线条。抚摸它,重合着父亲的手迹,我仿佛看到乡村的小路上,一个小男孩提着油瓶快乐的奔跑……

人类都有奢美的天性,每一种美的身上都蕴含着伟大的情感,那就是对自己文化的景仰,对祖先智慧的敬仰,更有对生命本源的探索,而这一切都源于爱。我不由得又想起祖先留给父亲的古迹。

父亲的古迹,是一幅郑板桥的竹画,那是几代人的传承,是祖先从山西迁移,离家时带出的唯一念想,父亲宝贝的要紧,为防不测,特意把它和一些年画混在一起,贴在墙上,烟熏火燎的,无人注意。文革年代,家里被抄,四壁空空,唯一没人发现这画,谁知我的母亲,不知这个秘密,为了吃饭点火,竟扯下画喂进了灶煻,父亲得知后一下老了好几岁,好多年后提起此事,依然懊悔不已。

失去了先人的古迹,对于孝字第一的父亲来说,是人生一等的憾事,每次喝酒,便说自己毁了几代人的传承,对不起先人。现在这油瓶,随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对于我,却是心爱的宝贝了。它装满了父亲的爱,也装满了我的思念,这份念想将伴我一生。

我的母亲,大字不识,自从毁了父亲的古迹,便仿佛一下知悟了很多。父亲去世后,家里的老书她保存的很好。父亲的书信更是她的宝贝,全都装在一只木匣子里。她每次总会说:这是你爷爷的医书;这是你二爷的作文;这是你爸写的书信……另外她特爱养花,拜神庙。每去一个地方,总是虔诚跪拜,念念有词。记得那日于她登卧龙山,拜神庙。坐在苍翠的山顶,我笑着问:你都许了什么愿?母亲神秘的一笑,说:许愿是不能说的,说了就不灵了。你看看这儿的佛像应该有些年头了,真像活的一样呢!

任何古迹,都是有生命的。譬如仰望乐山大佛时的震撼;观游敦煌莫高窟时的惊讶;黄鹤搂上的题词;故宫中的寻觅。这些人类灿烂的遗产,足以涤清尘世的污浊,引起人的顿悟而产生积极向上的拼搏精神。

记得那次送母亲离开,她悄悄对我说:我走了,你就有时间去看书,写东西了。你小时候写的手稿,我还给你收着哩,这次拜神又给你许了愿。喜欢,就坚持写吧!


那几日,我抚摸这小油瓶,想着母亲的话,她没有文化,却始终关注着子女的梦想,还有什么比这种爱更让人奋进的呢!终于,我又一次面对颓废的人生,捡起书本,系统学习我喜欢的文学专业,并坚持练笔。也许有一天我也不在了,当孙子的孙子从布满灰尘的角落翻出一本文稿,他或她同样如此喜悦,珍惜我的古迹,就像这小小的油瓶,能传递一份久远的挚念。

“昔人已乘黄河去…白云千载空悠悠…”父亲已经远去。我唯有用文字表达对尘世的眷恋,对人生的贪痴,才是思念他最好的方式。于是我又想起本杰明拉什的《站在历史的枝头微笑》中的片段:“人生不能像某些鱼类躺着游;人生不能像某些兽类爬着走,而应该向前看,这才是人类应有的生存姿势”。四十多岁的我在人生路上已经错过了很多,为了这份挚念,这份迟到的了悟,我将展翅涅槃,追梦寻爱。抚摸古迹,倾听历史的声音,留下属于自己的古迹。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凤凰作家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作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作家著作权  |  新手上路  |  凤凰征文  |  签约办理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