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凤凰网 文学凤凰网文学凤凰网

补时客场进球(搞定哈兰德 是曼城拿下欧冠的末尾一块拼图吗)

官宣了!哈兰德加盟曼城

哈兰德正式转会曼城。

5月10日晚,此前宣布与哈兰德达成加盟意向的曼城,官宣了挪威中锋的加盟岁月:7月1日,即欧洲夏窗正式开启日。

至此,瓜迪奥拉多年的“寻枪步履”,正式告一段落。现役最强高中锋,将令“蓝月亮”正式离别无锋时代。

2000年起,哈兰德的父亲阿尔夫,曾在曼城效力三个赛季,22年后,父析子荷的埃尔林,加盟的轰动效应显然胜父亲。

但在德甲,这位效率、性情和伤病突出的“天选之子”,会让曼城补上末端短板,捧起那座日思夜梦的大耳杯吗?

情怀加持,各方“赢麻了”2019年冬,当拉伊奥拉全欧洲兜销哈兰德时,只有多特蒙德知足了意大利人激昂的佣钿,以及略有侮辱性质的解约金条款。

尽管上赛季多特蒙德别国在哈兰德违约金尚为一亿欧元时高点套现,但此刻以6000万欧元出手,不亏。

身为上市公司,多特蒙德敏锐地这笔利润计入了下赛季财报,收益仍在3500万欧元以上。

尽管本赛季备受伤病困扰,但哈兰德仍是多特蒙德提前锁定下季欧冠资格的头号元勋,挪威人在两个半赛季里还为球队拿下一尊德国杯,在多特发卖了桑乔等主力后,仍保持了富足竞争力。

其余,在哈兰德确定转会当天,多特蒙德股价大涨7%,球队预付挪威人转会利润,买下两位年轻国脚阿德耶米和施洛特贝克,加上此前自由转会的聚勒,球队前后场均得到补强,并未伤筋动骨。

对于曼城而言,迟日旷久的哈兰德之争由群口变成独角戏,志在必得的他们展示出了赢家风范。

哈兰德 的父亲曾在曼城效力。

尽管遵守英超章程,哈兰德最快六月上旬就能够报到,但他们仍尊重了德甲的财务章程,让本身逃开了本赛季的欧足联财务公正法案审查—,计入下赛季的转会费,至少要在二年后才会被欧足联全面审计,即便在这一过程中曼城支出了额外用度,对于球队近期英超和欧冠征战并无影响。

而对于中人哈兰德转会事宜的拉伊奥拉团队而言,尽管拉伊奥拉本人在生意正式达成前不幸去世,但 转会 自己并未受此影响。

虽然佣钱+签字费并未如西班牙媒体所说合计一亿欧元之巨,但曼城仍支出了哈兰德本人和拉伊奥拉团队3450万英镑,不容置疑,这远超了昔日博格巴转会曼联时,拉伊奥拉拿到的2000万欧元。

进退皆宜至于哈兰德本人,曼城是综合权衡下的解。

撇开子承父业的情怀光环不提,皇马虽然意图招徕新旷世双骄,但弗洛伦蒂诺严厉的成本和薪水控制,不光让拉伊奥拉们不爽,连争持“儿皇梦”许久的姆巴佩,近期流露出了震动情感。

忙着跟球员画饼的巴萨,眼下仍未走出严重的财务危机—在西甲严格的工资帽下,只能通过多种非薪资渠道“找补”,加入竞争更多是俱乐部形象的宣示。

至于拜仁和巴黎,在他国解决各自锋线头牌去留问题前,引入新矛显然不明智。至于曼联,留在多特也有欧冠可踢,去欧联欧会杯扶贫?

而曼城勾销提供了哈兰德靠近德布劳内的第一档薪资,主力中锋地点更是虚左以待。

比起西甲双雄,哈兰德在 曼城 并不需要事必躬亲,需在关键场合呈现射术,竞技压力和竞争负荷来得更轻。

重要的是,曼城允许哈兰德在合同中插足违约金条款,当双方第一份合同到期时,球员和俱乐部治理未来变通。

对于才21岁、巅峰期仍相当漫长的哈兰德而言,这是一份“进退皆宜”的双向选择。

哈兰德可否适应英超的匹敌?

踢法、伤病是隐患牵手是既成事实,新问题而来,瓜迪奥拉是让哈兰德融入曼城现有传控系统,还是环绕哈兰德开垦B筹划?

而今来看,前一种可能性显然大。自2017年夏天开启了“四亿妄为”的买买买模式以来,各个地点上鸟枪换炮的曼城,基本完成了瓜帅的传控改造,球队多位主力现在处于23-29岁的全盛期,且默契和自傲是英超甚至全欧第一档的存在。

独一的缺憾,也只是阿圭罗离队后,缺少一位效率可靠的真9号。其间,无论是边锋群斯特林、福登、马赫雷斯和热苏斯,还是本职中场的德布劳内和京多安,曾频繁客串,虽然球队产量高企,但射门转化率却不可观。

截至周三,曼城和利物浦虽然在英超同进89球,但曼城的进球效率不及对手,在每场创造绝对机会才能略逊于对手,白费机缘能力高。

而与此同时,利物浦本赛季已有萨拉赫、若塔和马内联赛进球超越15个,而曼城一个他国。

多点着花当然让对手更加防备,但关键时刻缺少一锤定音的主攻点,是不争事实。在对垒皇马两战,总能把机遇转化为进球的本泽马,以一己之力摧垮了瓜迪奥拉的理想神殿。

但一个被人疏漏的事实是,尽管有着令人艳羡的中锋身板,哈兰德不是传统中锋踢法。

挪威人嗜好在反攻中风驰电掣突破后完成爆射,本赛季小禁区内得分是头球破门比例,逐渐达到寻常中锋占比。

但显然,空间对于秉持传控的曼城,是奢侈品。哈兰德首先要做的,是在小禁区内顶、接应,拉出禁区进行策应和传导,而这些均非哈兰德的长板。

这意味着,此前两个完整赛季各条战线进球逾越四十个的挪威人,面临出道以来的节奏,和频繁的肉体接触。

而英超的匹敌尺度,绝非德甲可比—在 多特蒙德 两年半时间里,哈兰德大伤小病多达10次,累计缺勤高出100天。

这也就意味着,不管瓜帅甘愿或者不乐意,只有别名九号的曼城,需要一位可靠的后备。

欧冠 大结局?言之过早在最薄弱的位置上,补上另日足坛最顶尖的两人之一。曼城的操作在何时何地,能够打出满分。然而,曼苏尔家族和瓜迪奥拉心心念念的欧冠,果真轻而易举?

谜底显然是否定的。

即便记性再差的球迷,也不该忘记去年八月梅西加盟巴黎圣日耳曼时,坊间一片大巴黎结束欧冠悬念的烦躁。

但一年下来,不进反退的巴黎事与愿违,欧冠被皇马教做人,联赛也踢得磕磕绊绊。全部春天,“MMN”在忤耳的嘘声中度过。

同样,曼城看似最缺的是中锋,但球队深度问题显然不是职员,而是思维和心态。

这支以传控为圭臬的新贵,自然予以球迷完美观感,无法在攻守中取得平衡。上赛季,滴水不漏的迪亚斯和斯通斯,护航曼城在英超后发,在欧冠闷死一众进攻强队初次触及决赛。

然而,沉醉于整活的瓜迪奥拉,无后腰的433被图赫尔揪住狠打,着实咎由自取。

哈兰德此前和京多安交换球衣。

而上周的欧冠半决赛,说明这支曼城的短板不是进攻,而是防守。

这不是球员个人本领的问题,是全队心态的问题。德布劳内“我们只能踢比敌手多进一球的足球”,实在过于天真,若是主客场进球规则在,曼城连加时赛等不到。

6分钟被连下三城的曼城,缺的是一位能在逆境时骂醒队友、不屈不挠的领袖,而不是前场巨星的一味堆积。

此刻,善打硬仗的宿将费尔南迪尼奥离队已进入倒计时,身为曼城队长之一,巴西人的离别又意味着又少了一个能团结队友的人。

搞定哈兰德自然好,但曼城离欧冠,从来不只是一个哈兰德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