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凤凰网 文学凤凰网文学凤凰网

2022世界杯(卡塔尔接办2023亚洲杯?多个难题亚足联头疼不已)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亚足联5月14日的一纸公函,宣布2023年亚洲杯易地。这不仅仅对中国足球产生巨大的影响,同样也将影响整个亚洲足坛。谁来接替中国承办赛事,显然是一项技术活,也是令亚足联与各方都感到头疼的事情。

AFC希望有足够的筹备时间亚足联在2019年6月份于巴黎召开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上,确定了2023年亚洲杯由中国主办,很重要一点就是希望主办国或地区有四年左右的时间来进行全方位的筹备,毕竟作为亚洲足坛最高水准的赛事,各项要求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场地等硬件设施。中国在拿到了主办权之后,随即于2019年7月下旬就召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开展各项工作。2023年亚洲杯中国组委会已经运营了两年多的时间,而且承诺新建的球场也已经有部分正式完工。

虽然距离原定的2023年6月16日至7月16日进行的 亚洲杯 还有一年的时间,但亚足联之所以迫不及待地宣布易地,恐怕目的就是让接办地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来完成相关的筹备工作。如果再晚的话,很有可能将直接影响到赛事的主办。因为亚洲杯自2019年实施扩军之后,参加决赛阶段的队伍多达24支,承办所需的场地数量、要求都超过以往。

在亚洲杯的历史上,易地举办并非首次。早在1972年的第五届比赛时,比赛地点从以色列变成了泰国。但当时易地出于政治方面的原因,而且当时参加决赛阶段的队伍只有6支,筹备工作相对简单得多。如今在24队规模下,没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很难完成各项筹备工作。

东西亚轮办原则受考验亚足联在宣布易地的同时表示,未来的接办地将在稍后时间公布。不过,这确实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首先,按照亚足联的惯例,亚洲杯采用的是东西亚轮办的原则。最近几届赛事中,2011年在卡塔尔进行,属于西亚大区;2015年在澳大利亚进行,属于东亚大区;2019年在阿联酋进行,回到了西亚大区。因此,2023年亚洲杯就应该再轮到东亚大区,最终中国拿到了主办权。而且当初申办2023年亚洲杯的会员协会,也基本都是来自东亚大区,包括先后宣布退出的印尼、泰国和韩国。

之前曾有消息显示,在亚足联正式宣布易地之前,韩国、日本等东亚大区的会员协会有些已经得到了消息,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韩日接办的可能性似乎不大。即便是今年7月份的东亚杯,在中国足协表示无法主办之后,日本足协选择了接办,但毕竟参赛队数量较少,承办还是要容易不少。

在韩日等会员协会不承办的情况下,泰国、印尼、澳大利亚等东南亚会员协会会成为重点考虑对象,但印尼将在2023年5月份主办国际足联U20世青赛,再承办亚洲杯的可能性不大;而澳大利亚将在2023年7月份与新西兰一起联合主办2023年女足世界杯,赛程方面还存在着重合,恐怕也不可能接办亚洲杯。更何况,澳大利亚在2015年刚刚主办过亚洲杯赛,不可能时隔8年之后再一次承办。于是,泰国也就成为了东亚大区中仅有的希望。泰国在今年已经承办了亚冠联赛三个小组的比赛,不过他们的问题在于硬件,像2020年1月份主办第四届U23亚洲杯之前,因为场地不合格的问题,曾被传言很有可能被剥夺主办权。更何况距离亚洲杯就只有一年的时间,再新建球场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大。

卡塔尔或是理想接办地在东亚大区没有会员协会接办的情况下,亚足联就不得不打破东西亚轮办原则。但在只有一年左右时间的情况下,接办的会员协会恐怕很难再在基础硬件设施方面大兴土木,只能利用现有的场地。

在这种情况下,或许卡塔尔是一个理想的接办地,毕竟他们将在今年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主办世界杯。卡塔尔在2010年拿到世界杯主办权之后大兴土木,目前为世界杯新建的球场也已经全部启用,在时隔半年之后接办亚洲杯赛,理论上存在着可能性,各个球场完全可以再次利用。而且不光是比赛场地,像训练场地、住宿酒店等其他硬件设施,也是完全符合世界杯标准的。

更为重要的是,卡塔尔世界杯的球场全部都是空调球场,即便是在6、7月份进行比赛,球员也丝毫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比赛的质量和精彩程度也完全可以得到保障。用世界杯的标准来办亚洲杯,完全是超标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亚足联已经展开2027年亚洲杯的申办,卡塔尔与沙特、伊朗、印度等都提出了申办,这其中卡塔尔与沙特被认为是最具竞争力的国家。沙特为申办2027年亚洲杯赛,从政府到足协都在做着各种准备,并承诺将新建三个专业球场。今年4月份,沙特也已经成功主办了亚冠西亚大区五个小组的比赛,20支球队参赛算是为主办亚洲杯“试水”。沙特与卡塔尔两个申办国家的条件都相当优厚,亚足联考察团恐怕也很难从中做出取舍。假设卡塔尔能接办2023年亚洲杯的话,则2027年亚洲杯就可以直接“给”沙特,这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亚足联的压力。

球迷盛夏观赛成大问题假设真的由卡塔尔接办2023亚洲杯的话,又将带来一个全新的问题。虽然球队可以在6、7月的盛夏期间在空调球场内进行比赛,但参赛队的球迷如果前往卡塔尔观赛的话,在白天气温超过50摄氏度的情况下,如何去带动卡塔尔当地的旅游、消费?不管是亚足联还是卡塔尔,如果能够主办亚洲杯的话,当然希望各参赛队的球迷越多越好,在营造出良好氛围的同时,也可以在组织者带来更多的收益。但如此高温下,球迷们除了去球场看球,其他时间又如何展开“自由行”?

如果将亚洲杯原定的2023年6、7月份期间进行,推迟到2024年1月份即卡塔尔的冬天进行,如同卡塔尔承办2011年亚洲杯时那样,又会随之引发新的课题。2023年6、7月份举办亚洲杯的时间早已经上报了国际足联,FIFA也已经纳入了赛历之中,一旦更改时间需要重新拟定赛历,涉及到亚洲诸强海外球员征调的问题,需要各俱乐部无条件放人。

而且如果延后到2024年1月份的话,按照亚足联的赛历,这个时段将进行第六届U23亚洲杯决赛,同时也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男足亚洲区预选赛决赛阶段的比赛,亚足联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段安排两项赛事。也就是说,2023年亚洲杯延后进行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如果提前,则同样涉及到需要国际足联修改赛历、让欧美俱乐部放人的问题,延期或提前所产生的连锁反应更多。

不管如何,2023年亚洲杯赛易地,不仅令中国蒙受巨大的损失,也让亚足联面临更大的挑战。